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41章 施加压力

正文 第0341章 施加压力

    法租界里的各大报纸,像是商量好了一般,突然爆出一则新闻:

    “《时事周刊》杂志社编辑、女作家胡梅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各报社记者们,借机八卦,用不同的写作手法,分析着、猜测着,矛头均指向了青帮大佬季云卿和张啸林。

    法捕房华人总探长黄金荣更是没有闲着,一夜间,在法租界拘捕了30多名张啸林和季云卿的门人。

    在这30多名被黄金荣拘捕的人里面,真还有张啸林的两名门下参与了绑架,在巡捕房的刑讯之下,什么都说了。

    这两名参与绑架的张啸林门人,一个当时负责在中汇银行大楼附近盯梢,一个当时绑架的时候负责开车。

    当法捕房得知,胡梅被绑架后,秘密藏匿在虹口日本人聚居区时,立即同公共租界巡捕房交涉,公共租界巡捕房马上派人到青木三水家里搜查。

    可是当巡捕到达时,发现青木三水也失踪了,案子到这里,线索断了。

    法国总巡捕巴斯特在黄金荣的建议下,亲自带着张啸林的两个门人的口供,来到了华格臬路的张啸林公馆。

    “巴斯特先生,欢迎,欢迎!”张啸林亲自来到公馆大门口,迎接着总巡捕巴斯特。

    “张先生,实在抱歉,今天找你是有件案子牵扯到你,我们需要询问核实一下。”巴斯特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冷冰冰地说道。

    “噢?什么案子?”张啸林明知故问。

    “张先生这两天不会没看报纸吧?”巴斯特审视着张啸林反问道。

    “哦?巴斯特先生,我看不看报纸跟你的案子有关系吗?”张啸林对巴斯特亲自找上门来,窝了一肚子火。

    这明显是打脸行为,有损自己的声誉啊!

    “张先生,你看看这个,你怎么解释?”巴斯特把一叠口供材料,摔倒张啸林的面前。

    张啸林拿起材料,胡乱地翻看了一阵,越看脸色越是铁青,材料看完,张啸林又把材料摔给了巴斯特说。

    “巴斯特先生,这两个人我不认识,他们不是我的门人,这完全是污蔑!”张啸林矢口否认着认识那两个人。

    “哈哈,张先生,你的门人敢污蔑你吗?请你尽快把胡梅小姐交出来,交出人,或许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否则嘛……”巴斯特语气严厉,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胁。

    “我不认识什么胡梅!”张啸林大声说道。

    “张先生,我今天来不是同你争辩的,我是来通知你,24小时内,如果你不交出被绑架的胡梅小姐,我将带人来搜查张公馆!”

    巴斯特站起,郑重其事地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了。

    张啸林的公馆所在的华格臬路,属于法租界,为求关照,张啸林私下没少给这个总巡捕巴斯特好处,可是今天这个法国佬,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真要是24小时过后,巴斯特带人来搜查张公馆,那自己的面子掉的就大了。

    巴斯特走后,张啸林在公馆里渡着步子,想着对策。

    这案子不是黄金荣在查吗?怎么没见他给自己通一下气?

    突然间总巡捕巴斯特就直接找上门来,这里面透着些邪气!

    杜月笙怎么这几天也不到张公馆来了?

    张啸林感觉到这个案子里面透着玄机,他有点后悔贸然绑架胡梅了。

    他妈滴,当初老子怎么没直接把姓冯的那小子给绑架了,把他秘密沉进黄浦江中,看他还在背后给老子使坏?

    张啸林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冯晨不能小看,站着想了想,他走到电话机旁,拿起电话听筒,给黄金荣打了一个电话。

    “黄大哥,我是啸林啊。”电话通后,张啸林客气地说道。

    “哦,啸林老弟呀,有事吗?”黄金荣在电话中打着官腔。

    “今天法捕房总巡捕巴斯特到我公馆来了,他限令我24小时内交出《时事周刊》杂志社的编辑胡梅,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哪儿去找那个胡梅?”

    张啸林确实不知道现在胡梅在哪儿。

    “啸林老弟,《时事周刊》杂志社的冯先生,一天几趟,跑到法国领事馆里要人,法国人很恼火呀!你要好好管管你的手下,尽快把胡梅送回去好了。”

    张啸林没想到,黄金荣竟然也同他打起太极拳来。

    “黄大哥,我真不知道胡梅在哪儿!”张啸林有点生气了。

    “真不知道?不会吧,可是你的两个门人招供说,是你亲自下令把人绑架到虹口的。”黄金荣在电话里平淡地说道。

    “放屁!”张啸林终于忍不住,发起火来。

    “什么?!”电话里的黄金荣明显生气了。

    “对不起,黄大哥,我是说我那两个门人是放屁。”张啸林连忙给黄金荣道歉。

    “是放屁,还是不放屁,老弟,你就好自为之吧,法国领事为这件事情非常震怒!天天催逼巡捕房尽快破案。”黄金荣的话语变得冷冰冰的。

    “黄大哥,你要帮帮小弟呀!”张啸林的口气变软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你去找找月笙吧,他同那个冯晨交情不错,他只要撤案,这事兴许还有得商量。”黄金荣说完,把电话给挂了。

    张啸林气愤地把电话听筒摔了,骂了句粗话:“妈拉个巴子,老子觉得就是他黄金荣在后面烧火,想把老子的势力赶出法租界,没那么容易!”

    无奈,张啸林又捡起电话听筒,给杜月笙打了过去。

    “月笙啊,是我,张啸林。”电话通后,张啸林客气地说道。

    “噢,是张叔啊,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刚好,你的电话就过来了。”杜月笙在电话里客气道。

    “你都知道了?”张啸林问。

    “知道了,你说张叔,你手下人惹的事情,巡捕房干嘛盯着你不放?法捕房也太不像话了。”杜月笙在电话里宽慰着张啸林。

    “就是呀,就连金荣现在也不帮我说话呀。”黄金荣的态度,让张啸林的心里非常不痛快。

    “唉呀,张叔,你要理解,金荣也有他的难处,他毕竟端的是法国人的饭碗,胡梅被绑架的事情,又炒作得满上海人人皆知,他就是想帮忙,恐怕也帮不上。”杜月笙替黄金荣开脱着。

    “月笙,你说我该怎么办?要真让法国巡捕来张公馆搜查,我张啸林以后还怎么在上海滩混下去?”张啸林道出了心中的为难。

    “张叔,这事我觉得还是冯先生出面才好,如果他出面把案子扯下来,我们再周旋就有余地了。”杜月笙出的主意通黄金荣的一样。

    “可是,月笙,你是清楚的,我同那个姓冯的根本没什么交情,想让他撤诉,恐怕很难呀!”张啸林说道。

    “哈哈,张叔,就看你舍得下面子吗,你要能舍得下面子,这个中间人我来做。”电话中的杜月笙大笑着说。

    “唉,在姓冯的面前丢面子,总比在全上海人面前丢面子要强,再说了,冯先生毕竟是咱们青帮的弟子,同我又是平辈,在他面前低下头,不算丢人!”张啸林权衡了一下利害关系,同意了杜月笙的建议。

    “行!张叔,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先找冯先生探探口气,不过,张叔,在这件事情上,你可能还要破费点钱财呀。”杜月笙趁机敲起了张啸林的竹竿。

    “花费点钱财无所谓,只要能把事情办好,这事我就拜托你了。”张啸林在钱财方面,比较起黄金荣来,要大方一些。

    “那行,我马上就去找冯先生沟通。”杜月笙双快地答应着。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