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40章 不是秀才

正文 第0340章 不是秀才

    一篇文章,引起冯晨先同季云卿门下的明斗,又同张啸林手下的暗斗,这些情况都没有逃脱杜月笙的眼睛,杜月笙在心里暗暗佩服起冯晨来。

    冯晨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

    杜月笙在心里暗叹着。

    “墨林,这个冯晨很是不简单啊!我之前总认为他就是个白面书生,可是没想到他还真有几下子。”杜公馆里,万墨林陪着杜月笙在院子里散着步。

    “表哥,你说这个冯晨究竟是什么人?我怎么看不懂他?”万墨林问道。

    “什么人?我还想问你呢,你最近暗中调查的怎么样?可有结果?”杜月笙偏过头,瞟了眼万墨林反问道。

    “他留学日本前,在干社任情报股长,深受吴文雄的重用,无奈那个吴文雄去世得早,否则的话,他早就又升起来了。”万墨林把自己掌握的情况,汇报给了杜月笙。

    “我是问你,他同共党那边现在还有联系吗?”杜月笙问。

    “这个绝对没有,听我们手下的人说,共党那边好多人,一直认为他是个叛徒,谈其他都摇头,没人相信他。”万墨林说。

    “呵呵,其实他即便是共党又有什么了?现在不是已经国共合作了嘛?况且,咱们青帮历来不问出处。”杜月笙摇了摇头,笑了笑。

    “表哥,但是冯晨同日本人之间的关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啊,这点不得不防。”万墨林提醒着杜月笙。

    “哈哈,现在已经明白了!”杜月笙大笑了两声,弄得万默林莫名其妙。

    “噢?表哥,他同领事馆的平冈龙一可是师生关系呀!”万墨林提醒说。

    “这次我让他在《时事周刊》杂志上发表那篇文章,一是用来敲打敲打季云卿和张啸林两人,少和日本人勾结;二是想试探一下这个冯晨究竟在心里对日本人是个什么看法,现在看来他是不会做汉奸的。”

    杜月笙已经在考虑着自己的退路,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青帮头目,目光还是独到长远的,他考虑着中日一旦开战,上海有着自己这么大的家产,一定要找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给罩着。

    “表哥,人是会变的,我认为你每次对待这个姓冯的太客气了。”万默林说。

    “哈哈,墨林,说你聪明,你其实有时候很笨,尊称冯晨一声师叔有什么了?我杜月笙是少胳膊少腿了?况且冯晨是咱们的师叔不假。”杜月笙大笑着,点拨着万默林。

    “表哥,我记住了!”万默林领会了杜月笙的意思。

    “在这个世界上,你永远不要小看一人,即便他是个乞丐;同样,在这个世界上,你永远不要害怕任何一个人,即便他是日本天皇!”

    杜月笙说了一句非常耐人寻味的话。

    “我明白了,表哥。”万默林说。

    “墨林,其实你还没明白,我常常告诫你,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花出去了咱再赚,人心是什么?千金难买死士心啊!”杜月笙只有在自己这个亲亲的表弟面前,才会表露一下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表哥,你说这个冯晨,他怎么就不声不响地把张啸林的几个手下给干掉,把那个胡小姐给救出来了?我当初还在想,他肯定要来求救你的,可他……?”万默林一脑子的疑问。

    “你没听铁胆说,咱们派去的人,只在外围放哨,铁胆还在安排人警戒时,他那里已经把事情办完了。”想着冯晨做事利索果断,杜月笙不由不在心里暗暗佩服。

    “表哥,你说张啸林会不会吃这个哑巴亏?”万默林问道。

    “呵呵,我认为嘛,就是张啸林想放下这事,恐怕冯晨也不会轻易放下的。”杜月笙微微笑着说。

    “那我们等着看好戏?”万默林偏过头看了眼杜月笙。

    “我有种预感,季云卿和张啸林,将来都有可能会栽在这个冯晨面前。”杜月笙瞅了瞅万默林说。

    “可能吗?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万默林很不赞同杜月笙的看法。

    “墨林,可惜这个冯晨他不是秀才!”杜月笙又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

    正在两人聊着时,黄金荣走进了杜公馆。

    “金荣哥,你今天怎么有闲功夫光顾小弟这里来了?”杜月笙忙迎上前去。

    “月笙老弟啊,我是来向你求教来了。”黄金荣说道。

    “金荣哥客气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好了。”

    其实杜月笙对黄金荣的称呼有个演变过程,以前杜月笙跟着黄金荣的太太林桂生的时候,称呼黄金荣为“老阿爸”,也就是干爹的意思,后来杜月笙混出名堂了,就慢慢称呼黄金荣为金荣哥了。

    杜月笙让着黄金荣在客厅里的太师椅上坐下,万默林给黄金荣倒了杯大红袍茶,放在黄金荣的面前。

    “月笙老弟,你扶持的那个《时事周刊》杂志社的冯晨,今天到我那里报案,说是杂志社的编辑胡梅胡小姐失踪了,他怀疑胡小姐是遭人绑架了。”黄金荣道出了过来找杜月笙的原委。

    “金荣哥,你好好查呀!《时事周刊》杂志社在法租界,冯晨冯先生找你报案这是应该的嘛,你辖区出的事,难道你不管?”杜月笙装聋卖傻。

    “月笙老弟,我查了一下,发现这事很棘手,所以我才来找你。”黄金荣端起茶碗喝了口,显出很为难的神态。

    “胡梅小姐找到了?”杜月笙继续装着糊涂。

    “哪有那么容易啊!”黄金荣放下茶碗说。

    “那有什么棘手的?金荣哥这么多年来,办了那么多的复杂案子,我可从来没听你叫过苦呀!”杜月笙说的的确是真话。

    “老弟,这事是啸林兄弟手下人干的,你说我该怎么查?!查不查?!”黄金荣不再绕弯子,直接把张啸林的名字点了出来。

    “查呀!为什么不查!金荣哥,你不仅要查,还要大张旗鼓地查!动静闹得越大越好!”杜月笙望着黄金荣说道。

    “噢?月笙老弟,啸林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我这样查下去……”黄金荣终于说出了心中感到棘手的原因。

    “金荣哥,日本人不仅想要我们的命,他们还想要我们的地盘,想要我们的钱财,想要我们的女人!”杜月笙没有正面回答黄金荣的话。

    “奶奶的!听老弟的,我这回去就把所有的巡捕和门人们放出去,好好的查,查他个底朝天!”黄金荣咬牙切齿地说道。

    杜月笙把黄金荣的脉搏号的很准,黄金荣贪财,他最怕日本人要是占领了上海,他搜刮来的钱财将会一无所有,所以,他骨子里非常痛恨日本人。

    “金荣哥,我可什么都没说,查案是你们巡捕房的事情。”杜月笙一句话,把自己推得干干净净。

    “月笙老弟,有你这句话,大哥我就放心了,你是了解我的,谁他妈滴勾结小日本,谁就是咱的敌人!”黄金荣探到了杜月笙的底细,心里似乎踏实多了。

    “金荣大哥,要是那个胡小姐有个三长两短,或者是你根本就找不到胡小姐在什么地方,你该怎么办?”杜月笙将了黄金荣一军。

    “嘿嘿,那是他张啸林的事情,我只负责把绑架人的证据搞到手就行。”黄金荣望了眼杜月笙,坏笑了一下。

    “哈哈,金荣哥不愧是当了多年的探长啊!”杜月笙明白了黄金荣的意思。

    “月笙老弟,那我不打扰你了,我这就回巡捕房去,立即传唤证人,拘捕嫌疑人,我要给《时事周刊》杂志社的冯先生一个交待啊!”

    黄金荣起身,离开了杜公馆。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