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34章 明枪易躲

正文 第0334章 明枪易躲

    说起这个佘爱珍来,名气比吴四宝大的多,她是青帮中有少有的女混混。

    佘爱珍的祖籍是广东,自小在上海长大,由于耳熏目染,她对上海的门派和黑帮比较了解,也算是老上海了。

    她的父亲叫佘铭三,是一位茶叶商人,也经营一些火腿鸡翅等小商品,虽说是小本小利的生意,可是由于佘铭三头脑灵活,很会照顾黑道白道上的人物,所以,到了佘爱珍出生的时候,家境已经非常富裕。

    佘爱珍是佘铭三最宠爱的三姨太所生,这个三姨太,年轻貌美,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佘爱珍降生后,虽说是个女孩子,可是生得眉清目秀,眉目之间既有母亲的美貌,又带着一股男孩子才有的清爽气质。

    由于自小父母娇生惯养,让佘爱珍的性格变得很是果敢跋扈,说起话来,快言快语,非常的爽利。

    本来,佘铭三对女孩不是很看重,在大家族里,能够振兴家业的,还是儿子,可是,佘爱珍却比男孩还要泼辣勇猛,爬墙上树,打架斗殴,无所不做,还经常把欺负她的邻居小孩子打得头破血流。

    佘铭三觉得这个女儿将来不是等闲之人,于是对这个女儿格外的看重,他把佘爱珍送进了上海启秀女中读书。

    可是,佘爱珍在学校里,并不喜欢读书,已经步入青春期的她,出落得越发秀美,她已经不满足于在学校里过死板读书的日子了,对于她来说,还有更广阔的视野在等着她。

    作为一位出众的美人儿,虽说女中里没有男同学,可是,每一次上学放学,她都会遇到一些社会上的混混。

    开始的时候,这些混混就是挑衅滋事,后来见佘爱珍也并不反感他们,他们就开始对她前呼后拥起来,有的还跃跃欲试,打算把她追到手。

    佘爱珍的心活泛起来,她觉得被这些混混们追求,是一件满足虚荣心的事情,她接受了混混们的邀请,去看电影,或者去舞厅跳舞,要不就去西餐厅里吃喝。

    佘爱珍第一次觉得上海还是这么一个奇妙的地方,以前,由于父亲管教严格,很难去舞厅,同混混们接触以后,她见识到了这个社会上另一种光怪陆离的生活,她渐渐沉溺于此,把父亲对她的希望置之脑后。

    那个时候,有一个姓吴的富家子弟,他对于风流俊俏的佘爱珍很是喜欢,佘爱珍对他也算是有意。

    可是,追求佘爱珍的男子太多了,她是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引来了很多的蜂蝶,佘爱珍喜欢被这些男子包围在中心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就像皇后一样,指使着这些男子为自己服务,是一件很得意的事。

    吴姓男子对佘爱珍很是迷恋,对于佘爱珍的引蜂招蝶,心里就跟猫爪似的,恨不得马上就得到这个女人,于是,吴姓男子在一次舞会之后,把佘爱珍请到了一家酒店,说是请佘爱珍吃饭。

    佘爱珍虽说和好几个男子关系暧昧,但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毕竟她年纪尚小,母亲为了让女儿以后嫁个好丈夫,也经常告诫她,不要和一些男人单独在一起,以免玷污名声。

    佘爱珍毕竟还是忌惮一些男女单独相处的,可是,那天她有点儿饿了,又经不住吴姓男子的甜言蜜语,她也就没有戒心,跟着他去吃饭。

    结果,这个姓吴的混混,趁机把佘爱珍灌醉后,把她搀扶着进了一家宾馆,那一夜,佘爱珍失去了贞操。

    佘爱珍从此以后就成为了不良少女,无心再到学校读书,她几乎天天和吴姓男子厮混在一起,不久,就怀了孕。

    佘铭三本来对这个女儿抱着很大的希望,希望她进学校,受到教育后,成为一个知书达理、体面生活的人,毕竟佘家的祖先曾经是清朝的官员,自己做了商业这行,觉得很是辱没祖先的遗风。

    见到女儿怀了孕,佘铭三就对佘爱珍说,你去香港把孩子处理了吧,我还供你读书,让你去国外留学。

    佘爱珍拒绝了父亲的好意,孩子倒是处理掉了,但书是不再读了,她私偷偷下加入了青帮,青帮大佬季云卿,见她精明强悍,容貌甚佳,善于交际,又精于射击,就特意收她做了干女儿。

    吴四宝这对夫妇,对季云卿,可以说是死心塌地。

    张铁胆不卑不亢,软中带硬的顶撞着吴四宝,冯晨三个人始终坐在那里没动,就当吴四宝夫妇跟空气一样不存在。

    见这情景,吴四宝不由得大怒道:“张铁胆,你算老几?没听说从哪个石头缝里又冒出个冯师叔来?!老子是要人来的!”

    “大胆!吴四宝,你个没规矩的东西!想欺师灭祖吗?!”冯晨把桌子一拍,呼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吴四宝的鼻子,一顶欺师灭祖的“大帽子”就扣了过去。

    “你……,你又算老几?!”吴四宝一愣,指着冯晨质问道。

    “我是老几?你回去问问季云卿!总归一条,这里不是你吴四宝撒野的地方!”冯晨的话语掷地有声。

    此时,中汇大楼外面负责保护杂志社安全的青帮弟子们,陆续上三楼来了,这些人,把吴四宝等人堵在了编辑部中。

    “吴四宝,你知道帮规吗?!”

    “不尊长辈,家法伺候!”

    “冯师叔,你发句话,我们来收拾这个不懂规矩的混蛋!”

    “我们青帮中没有这样的人!”

    “欺师灭祖,罪该杀头!”

    人群中你一句,我一句,吵吵闹闹叫喊着,指责着吴四宝。

    见情况不妙,佘爱珍伸手把吴四宝拨拉到身后,双手抱拳,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先给冯晨施了一礼。

    施礼完毕,佘爱珍口齿伶俐地说道:“冯师叔,之前我们确实不认您老,四宝他没文化,是个大老粗,望你老别跟他这个粗人一般见识,改天我让干爹亲自给冯师叔陪不是。”

    “不敢劳驾季师兄!”冯晨双手抱拳,给佘爱珍回了一礼。

    “冯师叔,只是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贵杂志上刊登的一篇文章,有损于干爹他老人家的声誉,冯师叔能否再发篇文章挽回一下影响?”佘爱珍果然不简单,思维敏捷,轻易就将了冯晨一军。

    “佘侄女,我奉劝你一句,季大哥,还有在大连的那个常二哥,加上我,我们这些长辈之间的事情,你们做晚辈的就不要掺和进来了!”冯晨把佘爱珍的请求挡了回去。

    “那好,我们就不打扰冯师叔了,请您老多保重!”佘爱珍再次双手抱拳,给冯晨施了一礼,言语中透出些威胁味来。

    “佘侄女,回去后告诉你干爹,我那季大哥,寒梅就是我,是我的笔名,有得罪他的地方,改天我亲自登门给他赔罪。”冯晨不软不硬地回敬了一句。

    “走,四宝,我们回家!”佘爱珍拉起吴四宝,灰溜溜地离开了编辑部。

    “都去忙你们的吧。”

    吴四宝夫妇离开后,冯晨挥了挥手,吩咐里里外外,站着的那些来保护自己的青帮弟子们下楼。

    一场来势汹汹的风波,算是暂时化解了。

    冯晨清楚,从今天开始,自己同季云卿之间,只剩下是同门了,情谊算是彻底没有了。

    还有个担心,平时比季云卿张扬得多的张啸林怎么没有动静?

    难道他没看到杂志?

    不可能,即便他没有看到杂志,季云卿大概也会告诉他的。

    是不是季云卿和张啸林商量好了,先让吴四宝带着人来探探虚实?

    冯晨清楚,越是不来闹腾,就越是透着些邪门,就越发危险。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