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25章 很有条理

正文 第0325章 很有条理

    洗漱完,躺在床上,冯晨想着妹妹冯晚刚才告诉他的事情,安志达在复旦大学演讲,他来上海了?可他为什么不见自己呢?

    难道安志达同志不知道自己从日本已经回来了?

    不可能,马春水一定会告诉他的。

    他不会到上海来了,连马春水同志也没见面?

    或者安志达同志很忙,没机会见自己?

    明天见到马春水同志一定好好问问。

    想着,冯晨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冯晨起来的很早,把自己打扮得精精神神,走下楼来。

    景淑洁同妹妹冯晚,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冯晚给冯晨陶了一碗稀饭,递给冯晨问道。

    “杂志社开业前好多事情要处理,今天早点过去。”冯晨接过饭碗说。

    “嫂子最近放假,想回南京去。”冯晚说。

    “哦,是不是医校的学生要提前毕业?”冯晨瞟了眼没有说话,慢慢喝着稀粥的景淑洁问了句。

    “嗯,听说一部分毕业生还要充实到部队去。”景淑洁点了点头说。

    “淑洁,那你是什么打算?”冯晨问。

    “我想陪在母亲们的身边,也好有个照应。”景淑洁回答道。

    景淑洁的母亲和自己的母亲都住在南京,景淑洁的母亲是她父亲的二房太太,父亲去世后母女两人就搬出来另住,景淑洁同冯晨定亲以后,大多时间就和冯晨的妈妈住在一起。

    “嗯,这样也好,你先回南京去,我最近找下人,在南京给你安排一家医院上班,这样你可以就近照顾妈妈们。”冯晨也很赞同景淑洁的想法。

    “我听你的。”景淑洁点了点头。

    “打算什么时间走?“冯晨问。

    “明天。”景淑洁说。

    “好,那我今天抽时间把火车票给你买好。”冯晨觉得自己关心景淑洁的太少。

    “你忙,不用了,我下午让妹妹陪我去买就行。”景淑洁眼睛亮晶晶地望了眼冯晨。

    “冯晚,楼上抽屉里放有两万元美金,下午陪你嫂子去给妈妈们买点东西,剩下的钱带回南京用。”冯晨吩咐着冯晚。

    “好的。”冯晚答应着。

    吃完早餐,冯晨离开家,出了仁爱弄堂,叫了辆黄包车,直接朝着爱多亚路中汇银行大楼《时事周刊》编辑部而去。

    来到三楼编辑部,王铁民已经在收拾着房间里的卫生。

    “冯先生,今天这么早?我来给你倒茶。”王铁民同冯晨打着招呼。

    “我自己来,这杂志社以后就我们三人,相互之间不必客气。”冯晨亲自拎起开水瓶,拿过被子,倒着茶水。

    “铁民,以前读过书吗?”倒好茶水,冯晨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问道。

    “读过三字经,能识几个字,我自己的名字也会写。”王铁民回答说。

    “不错,在这里以后没事的时候,我可以教你认字,你也可以向胡小姐请教。”几天来的接触,冯晨现,这个王铁民除了没文化,其他方面都相当不错。

    两人正说着话,胡梅挎着个包包进来了。

    “欢迎胡大作家,听说你要到我们这座小庙来,我激动的一夜没睡好觉。”冯晨同胡梅开着玩笑。

    “呵呵,能在你冯大才子下面做事,这是胡某人的荣幸。”胡梅微微笑着,来到冯晨身边坐下。

    “这位是王铁民王先生,他负责杂志社的外勤、打杂。”冯晨指着正在给胡梅倒茶的王铁民介绍说。

    “嗯,昨天已经见过。”胡梅伸手接过王铁民递来的茶水。

    “目前杂志社就我们三人,现在我们商量一下,这本《时事周刊》杂志究竟怎么样办才有特色?应该面向哪些读者人群?”冯晨开始征求着胡梅的意见。

    “这里是租界,我觉得杂志还是要登载一些大众比较关心的话题,时不时再透露点有轰动性的消息,应该会吸引人的。”胡梅建议说。

    “我也是这样想,不过现在大众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中日局势,但是我们要在刊物上公开谈论中日局势,恐怕不太好吧。”冯晨担忧着。

    “那要看文章怎么样写了,你比如,昨晚我在百乐门舞厅跳舞,竟然现有国民政府要员在场,似乎还有两名日本人也在,这种新闻不就是个切入点?”

    胡梅确实很聪明,一下子就把思路捋得很清晰。

    “哦?胡小姐昨晚是不是看到了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了?”冯晨问。

    “你怎么知道?”胡梅瞪着眼望着冯晨问道。

    “我昨晚也看到他了。”冯晨说。

    “你昨晚也在百乐门?”胡梅问。

    “没有,我从百乐门路过,刚好看到这个人。”冯晓晨回答说。

    “那我们第一期就把这件事情作为猛料爆料出来怎么样?”胡梅提着建议。

    “可以是可以,但我觉得应该隐去黄浚的名字比较好。”冯晨说。

    “那就写国民政府行政院某个要人,这样总可以吧,让读者们去猜想是谁。”胡梅立即理解了冯晨的意思。

    “嗯,就这样。”冯晨点了点头。

    “我们每期报一遍我们《时事周刊》独有的重磅消息,其他就好办了,我们可以摘录一些其他报刊杂志上的内容,这样一充实,一期周刊就算完成。”胡梅的思路很有条理。

    “赞同你的想法。”冯晨觉得胡梅的思路同自己完全一致。

    “哎呀!聊了半天,你冯大才子还没说每个月给我开多少钱的工资呢?”胡梅娇叫了一声,把冯晨吓了一跳。

    “哈哈,这个好说,铁民我给他开的是5o大洋,你是编辑兼记者,按两个人的工资开,每月1oo大洋怎么样?”冯晨说。

    “呵呵,有点多了吧,我跟王先生拿一样的就行。”胡梅推辞着。

    “我还觉得少了呢,你要知道,杂志社以后可全靠你,写不出东西来,怎么办得下去?再说了,我们这个刊物,还要借助你的名声行呢。”冯晨坚持着。

    “好,那就每月给我开1oo大洋,我一定让你物有所值。”胡梅不再推让了。

    正在冯晨同胡梅聊着时,王新衡身后跟着沈醉进来了。

    见到这两个人,胡梅的脸色不易觉察的微微变了下,似乎对这个两个人的到来感到非常吃惊和不解,又带着些惧怕。

    “王大哥,沈老弟,快快请进,我这地方小,你们不要嫌弃进来了感到憋屈,要不你们两位今天给我上个大红包,我再租一间接待室用。”冯晨忙起身,把王新衡和沈醉让进了编辑部里。

    胡梅起身帮着王铁民,给王新衡、沈醉倒着茶水。

    “这不是胡梅小姐吗?怎么?不在《新诗歌周刊》任编辑了?”王新衡接过胡梅递过来的茶水,望了眼胡梅问道。

    “呵呵,冯先生这里开的工资高呀,我是哪儿给的工资多,就到哪儿去。”胡梅微微笑着,回答说。

    冯晨暗暗想着,王新衡、沈醉果然认识胡梅,看来胡梅身份很可疑,也许她早就是自己的同志了,只是地下工作的特殊性,大家都不清楚而已。

    猜测归猜测,在复杂的环境条件下,不能靠猜测来判断一个人的信仰。

    “我最喜欢胡小姐的诗歌了。”一旁的沈醉说道。

    “呵呵,不知沈先生喜欢我哪诗歌?”胡梅微笑着问道。

    “我们带着太阳去墓地,带着星光回来……”沈醉果然朗诵了两句,胡梅吊唁鲁迅时的诗歌。

    “噢?看来沈先生真是个有心人啊!”胡梅一语双关地说。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先说说你们两人每人给我多少红包?”冯晨在一旁开起了玩笑,伸手问王新衡、沈醉讨要着红包。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