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24章 想去延安

正文 第0324章 想去延安

    在杜公馆吃过晚饭后,王新衡开着车子送冯晨回家。

    车子路过百乐门歌厅的时候,王新衡“呃”了声,缓缓把车子刹住。

    “他怎么会在这里?”王新衡问了句。

    “怎么了?王大哥。”正在副驾位置上闭目养神的冯晨,睁开眼问道。

    “你看,那不是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吗?他在上海干嘛?”王新衡隔着车窗,用手朝着百乐门大门口指了指。

    在百乐门大门口,明亮的灯光下,国民政府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站在那里正同一位漂亮的妙龄女郎说笑着,两人显得很亲密。

    这个黄浚冯晨听说过,据说四岁识字,七岁能作诗,自幼就有神童之称,学成后曾经任过梁启的秘书,北洋政府垮台后,黄浚通过旧相识的介绍,来到南京国民政府工作。

    凭着他的才气,以及溜须拍马的手段,黄浚很快赢得国民政府中的党政要人的赏识和信任,后来经行政院院长汪精卫提拔,成为行政院的机要秘书。

    行政院的机要秘书,地位仅次于行政院的秘书长,因此,黄浚能够参加国民政府最高级别的军事会议,手中掌握着各种最机密的文件。

    “那个女人是谁?”王新衡接着问了句。

    “晚上,看不太清楚。”其实冯晨看得清清楚楚,同黄浚说话的那个女郎,就是化名廖雅权的南造云子,代号相思豆。

    “这个黄浚,随随便便出入这种场合,实在危险啊!”王新衡说。

    “走吧,大哥,你真是杞人忧天。”冯晨催促着王新衡。

    “有相机就好了。”王新衡说。

    “怎么?你们在监视黄浚?”冯晨问。

    “不是监视,现在中日大战一触即,这个人身上掌握着很多党国的重要机密,一旦泄密,后果不堪设想。”王新衡一副非常担忧的神态。

    “大哥,走吧,我瞌睡来了,再说你的工作范围在香港,这里的事情,你一会打电话交给沈醉他们处理不就行了。”冯晨再次催促着王新衡。

    王新衡没有说话,默默地启动车子,朝前驶去。

    “老弟,你说中日之间真能打起来吗?要是真打起来,会从哪里开始?”王新衡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问道。

    “看现在的局势,肯定要打起来,至于说先从哪儿开打,我认为还是华北,因为华北一带我们部署的兵力薄弱,又都是些杂牌军。”冯晨分析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我还有个建议,已经上报戴笠戴长官了。”王新衡偏过头看了眼冯晨。

    “什么建议?”冯晨问。

    “平津那边一旦打起来,我们应该立即调集精锐军队,把驻扎在上海这里的日本海军6战队干掉,他们驻扎在这里的海军6战队士兵虽然才3ooo多人,可上海毕竟距离都太近了啊!”王新衡感叹着说道。

    “王大哥的这个建议非常好,不知道戴长官能否上报到委员长那里。”

    冯晨觉得王新衡的这个想法,非常的切合实际,可是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把战火直接烧到上海来。

    “就是看委员长下得了这个决心吧,一味地退让不是个办法啊!”王新衡说道。

    “国共只要真诚合作,打败小日本应该不是问题。”冯晨想从王新衡这里探听一下国共合作的进展情况,便把话题扯到了这上面来。

    “呵呵,指望共党那几杆破枪?冯老弟,你太天真了吧。”王新衡轻视地笑了笑说。

    “大哥,就是你眼中的这几杆破枪,当年不是照样打得蒋委员长焦头烂额?”冯晨反驳着王新衡。

    “我说老弟,你现在是不是还在同共党有来往?”王新衡偏过头,狡黠地望了眼。

    “我倒是想啊!可是被你和沈醉弄的那个狗屁什么声明,人家还敢要我?我只是认为国共就像兄弟两人,团结起来了,外人才不敢欺负咱们。”冯晨朝着副驾位置靠了靠说。

    “兄弟,给你说实话,这次只给共党三个师的编制,按委员长最初的意思,只给一个师的编制,共党不同意,反复争取,这才又增加了两个师,你说说,三个拿着破装备的师,能做什么?同日本人干起来,还不是当炮灰吗?”

    王新衡始终对红军有着偏见。

    “大哥,当不当炮灰,抗不抗日,还是要靠实事说话,这不是你我操心的事情。”说着话,王新衡慢慢把车子停下。

    “到了,明天你杂志社开业我去给你祝贺祝贺!”王新衡偏过头说。

    “明天不正式开业,我想选个日子,让杜月笙杜先生给剪个裁。”冯晨一边下车一边说道。

    “那你正式开业时候,我不一定在上海,我后天回南京述职后,直接回香港去,明天我还是把沈醉喊上,提前给祝贺祝贺。”王新衡一脸真诚。

    “既然这样说,那我明天就在编辑部里等着你们。”冯晨点头答应了。

    王新衡把车子调了头,一脚油门,很快出了仁爱弄堂。

    冯晨转身回到家中,见妹妹冯晚一脸兴奋地坐在客厅里,似乎正在等着自己回来。

    “哥,回来了?”

    “你嫂子了?”

    “她睡觉了。”

    “你这么不睡?”

    “我等你回来,有几个问题请教你。”

    “请教我?你可是堂堂复旦大学的高材生,还有问题请教我?”冯晨瞪着眼睛上下审视着自己的这个妹妹。

    “别这样看着我,我问你,你知道延安吗?”冯晚偏着头,一双大眼睛望着冯晨问道。

    冯晨心里一惊,他不知道自己的妹妹为什么突然问了个这样的问题。

    “延安?你问这个地方干什么?”冯晨反问道。

    “哎呀,我问你知道不知道这地方?”冯晚撒起娇来。

    “延安地处陕北,原来叫肤施县,今年一月**中央进驻肤施县城,随即以城区设立延安市,也就是说,这个地方现在是共党中央所在地。”冯晨耐心地给冯晚解答着。

    “那肯定是个好地方!”冯晚说。

    “冯晚,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地方来?”冯晨疑惑地问道。

    “今天校长邀请了一位共党的和谈代表,到我们学校演讲,他说,中国的前途和未来的希望在延安,他说,那里物质虽然贫穷,精神却很富有。”冯晚充满向往地说道。

    “共党和谈代表?”冯晨问了句。

    “嗯,嗯。”冯晚点了点头。

    “知道他叫什么吗?”冯晨问。

    “叫……安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叫安志达。”冯晚想了想回答说。

    “安志达?”冯晨心里一阵激动。

    “对!就是安志达,哥,你认识他?”冯晚问。

    “不认识。”冯晨说。

    “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呢,要是认识,帮我说说去,我毕业后也到延安去。”冯晚露出失望的神情。

    “我同共党又没关系,怎么会认识他?!”冯晨不想让家人们过多知道自己秘密。

    “哥,听说你办了个杂志社?”冯晚转换了话题。

    “是的,怎么了?毕业后想到我那杂志社去?”冯晨反问道。

    “才不去,我毕业后还是到延安去。”冯晚把话又绕了回来。

    “知道从这里到延安有多远吗?妈妈会同意吗?”冯晨问。

    “能有多远?今天那个安志达还给我们讲了,红军从江西到达陕北,走了二万五千里,从上好到延安能有多远?”冯晚天真地反问道。

    “不和你聊了,快休息吧,我明天也正式去杂志社上班了。”冯晨不想在同妹妹讨论去她去延安的问题,径自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奇书吧 www.qishu8.net)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