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06章 救出武平

正文 第0306章 救出武平

    就在川岛芳子和田中隆吉,来到太和饭店7o8房间,同松尾太郎打着嘴皮官司的时候,一名日租界巡捕模样的年轻人,带着5名日本宪兵,趾高气扬地来到了东兴楼。

    “这里现在谁在管事?”巡捕模样的人,来到东兴楼大厅吧台问道。

    “请问几位有什么事情?”吧台上的一位四十多岁的账房先生,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打量了一眼年轻巡捕和他身后的5名宪兵问。

    “我们是奉命来,准备带走刺杀芳子小姐的刺客,他人在哪儿?我们马上要带回去。”年轻巡捕问。

    “哦,各位,实在是对不起,我们金司令不在,王掌柜也不在,小的们不敢擅自做主,请几位先在这里先等一会可以吗?”账房先生摇着头,客气地说道。

    “我们这里带有龟田队长的手令,还有川岛芳子亲自写的纸条,你好好看看。”年轻巡捕从身上掏出一张手令和一张纸条,递给了那账房先生。

    账房先生再次把鼻梁上的眼镜,朝上推了推,仔细看了看手令,然后拿起川岛芳子写的纸条,反复看了看。

    “嗯,是金司令的亲笔纸条,既然我们金司令同意了,人在楼上休息,我带你们上去提人去。”说着话,账房先生起身,带着年轻巡捕,来到了二楼武平住着的房间门口。

    “金司令让巡捕房的人把这个人提走,你们快把门打开吧。”账房先生,对守在门口的两名服务生吩咐道。

    “好的!”守门的服务生答应着,把房门打开了。

    年轻巡捕走了进去,床上的武平,见有人进来了,习惯性地扭头望了眼,立刻大张着嘴巴,差一点叫出声来,年轻巡捕立即伸出右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走,我们奉龟田队长的命令,带你去巡捕房问话。”年轻巡捕命令道。

    武平没有说话,顺从地返身从床上起来。

    “你们两人,过来帮下忙,把他给扶到下楼。”年轻巡捕吩咐着站在门口的两名东兴楼的服务生。

    很快,武平在服务生的搀扶下,来到了楼下大厅,两名日本宪兵上前,接过武平,扶着他出了东兴楼,登上门外早已停着的一辆车子。

    “给,待会儿川岛芳子回来了,你把龟田队长的这手令和她写的纸条,交给他,谢谢你的配合!”

    年轻巡捕把手令和纸条交给了账房先生,然后带着宪兵们,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东兴楼的大厅。

    不一会,这群人便在大街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川岛芳子和田中隆吉一行人,从太和饭店回来时,那名年轻巡捕和那5名日本宪兵,已经带着武平,离开有一个多小时。

    “楼上那名刺客现在怎么样了?给他准备的鸡汤喝没?”川岛芳子进入东兴楼大厅,直接来到吧台,问正在忙碌核对账目的账房先生。

    “刺客?金司令,你不是写的纸条,让宪兵队的人把他带走了吗?”账房先生抬起头,疑惑地望着川岛芳子问。

    “什么?我什么时候给你们写过纸条了?”川岛芳子吃了一惊。

    “你看,金司令,这不是你亲笔写的纸条吗?你的字我再熟悉不过了。”账房先生把那张川岛芳子写的纸条递给了她。

    字很像川岛芳子的字,可以以假乱真,但确实不是川岛芳子本人写的。

    “八嘎!谁让你们把人私自放走的?为什么不到太和饭店请示一下?”川岛芳子大怒,把纸条摔在地上,用日语骂了一句,甩手给了账房先生两耳光。

    “芳子小姐,怎么回事?”田中隆吉问道。

    “田中中佐,那名刺客,就是三友实业社的义勇军副队长武平,他肯定是被复兴社的人骗走了。”川岛芳子垂头丧气地说道。

    “复兴社的人?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复兴社的人?”田中隆吉不解地问道。

    “我到太和饭店之前,审问过这个武平,他说他后来加入了复兴社。”川岛芳子回答说。

    “那另外一名刺客,武平告诉你是谁了吗?”田中隆吉问。

    “武平说了,是原十九路军蔡廷锴军长的警卫排长,那人叫许剑,参加过一二八淞沪战役。”川岛芳子回答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还不赶快派人去搜索,只要他们还在天津城,我们一定把要他们查找到。”田中隆吉说。

    “他们走有多久了?”川岛芳子扭头问右手正捂着脸的账房先生。

    “司令,他们离开有一个多小时了。”账房先生回答道。

    “一个多小时?田中中佐,看来已经晚了,这么久了,恐怕他们早已经不在天津城了。”川岛芳子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

    川岛芳子想的很对,此时武平已经在北平城内一家四合院里,化装成日租界巡捕房巡捕的沈醉,正在问他话。

    沈醉这次带队,率领了7名行动队员,过来执行任务,没想到许剑私自决定去刺杀川岛芳子,弄得他很被动,好在川岛芳子没死。

    沈醉这次到平津来,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同川岛芳子交换情报。

    “武平,你告诉过川岛芳子什么话了没有?”沈醉问。

    “我也不清楚,她当时给我打了一针,我就迷迷糊糊地,什么也不知道了,她问的什么我一概记不清楚了。”武平虚弱地回答道。

    “武平,你是不是对川岛芳子那娘们,旧情还未断?心里还在想着她?还想和她再缠绵一次?”一边的许剑寒着脸问道。

    武平的脸,刹那间红到耳根。

    “呵呵,看来真是这样的。”沈醉笑了笑。

    “沈组长,我清醒后,他问我们来天津,究竟是执行什么样的任务,我当时没告诉她。”武平说。

    “那我问你,你之前在上海时,同川岛芳子有过那方面的事情吗?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事情?”沈醉问。

    “有过,就一夜,然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了。”武平怯怯的回答道。

    “难怪,真是旧情难忘。”沈醉说。

    “沈组长,我向你检讨,是我的冲动才造成这样的后果,现在咱们怎么办?”许剑一副非常后悔的表情。

    “现在后悔没用,我估计,川岛芳子给武平打的那针可能是吗啡,然后,在武平产生幻觉的情况下,川岛芳子问什么,他肯定会回答什么,你的身份肯定暴露了。”沈醉分析着。

    “那现在该怎么办?”许剑问。

    “你带着武平先回南京,任务由我们剩下的6个人来执行,我准备到天津,直接同川岛芳子接触,亲自探探这个骚娘们的水,看看到底有多深。”沈醉做出了决定。

    “沈组长,这样恐怕不行吧,非常危险!川岛芳子那个女人阴险着呢,就怕她到时间耍什么诡计。”许剑提醒着沈醉。

    “放心吧,我知道这娘们需要什么,她还需要我们手中掌握的东西,我们要充分利用日本军部同外务省之间的矛盾。”沈醉自信地说道。

    “可是田中隆吉也在天津呀,可惜这次没有击毙他!”许剑咬牙说道。

    “田中隆吉啊,就更不要担心他了,他在天津又不能调动一兵一卒,怕他干什么?他只不过是川岛芳子裙下的俘虏而已。”沈醉说。

    “我听说这个人诡计多端,一二八淞沪事变,就是这个人伙同川岛芳子耍的阴谋,据说去年,他还在德华策动德王叛乱,成立蒙古国,结果被傅作义将军给收拾了。”

    许剑始终担心着沈醉的安全,许剑虽然加入复兴社的时间晚,自从分派做了沈醉的部下后,他对这个年龄同自己差不多的上级非常敬重。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