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02章 一夜难忘

正文 第0302章 一夜难忘

    枪声响起来的时候,日租界的巡捕和一队日本宪兵,很快就赶了过来,因为东兴楼这个地方,是东条英机授意,特别加强保护的位置,所以巡捕房一直在警惕着。

    此时,局面已为川岛芳子及宪兵控制了。

    田中隆吉趴在桌下,额头擦破了皮,他带来的副官和两名随从,都在枪下毙命。

    突然间的行刺事件,让川岛芳子的生日宴会上,死的死,伤的伤,一干人祝寿的人,里面约二十多人,全被日本宪兵逮捕。

    川岛芳子在一片狼藉的现场,目送着受伤的武平也被带走。

    武平的腿伤了,不停地流血,寸步难行。

    宪兵们架着他,拖着他出去。

    东兴楼大厅的地面,好像被一支粗大的毛笔,画上了一条血路。

    川岛芳子在人们散后,独自凝视着那鲜红淋漓一行竖笔,直通东兴楼的大门口。

    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川岛芳子体内冲激,一日夫妻百日恩呀。

    即使武平是罪魁祸,我也要问问明白!

    川岛芳子霍地站了起来。

    当川岛芳子出现在日租界的牢房外时,值班的巡捕恭敬地接待了她。

    “把那个大腿受伤的刺客,给我押出来,我要亲自审问他。”川岛芳子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金老板,不是小的不给你面子,审问这个人,必须由宪兵队队长龟田君说了算。”看守牢房的那巡捕为难地说道。

    “那你去把龟田队长给我叫来!”川岛芳子抬高声音厉声说道。

    “噢,是芳子小姐过来了,快快给我打开牢门!”正在此时,龟田队长赶了过来。

    那名巡捕,立即把牢房打开,把已经处在半昏迷状态的武平押了过来。

    “龟田君,我想单独问他几句话,怎么样?”川岛芳子扭头望着龟田队长问道。

    “这个……,那个……,芳子小姐,这刺客可是打死打伤了大日本皇军多名,你单独审问他,恐怕……”龟田队长面有难色。

    “在我川岛芳子的寿辰上生事,分明是与我作对!龟田君,这桩事儿我自己亲自向东条英机中将交代。”川岛芳子给龟田队长施加着压力。

    “芳子小姐,这个,那你自己问吧。”龟田队长挥了挥手,所有人都跟着他离开了。

    昏迷中的武平,不知道身在何方。

    他艰难地把眼睛张开一道缝,脑海中的黑暗渐渐散去。

    睁开双眼,武平哆嗦了一下,因为失血太多,他感到很冷,只一动,所有的痛苦便来攻击了,全身像灌了铅,腿部特别重,脑袋要爆裂一样。

    武平痛得呻吟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武平用无神的双眼,望着正附身看着他的川岛芳子问。

    冰凉的水泥地板,漆黑的铁闸门,武平看清楚了,这里是牢房。

    失手了,武平想。

    “还认识我吗?”川岛芳子冰冷的声音问道。

    “汉奸!卖国贼,我当然认识!”武平气弱无力地说。

    “哈,哈,哈,哈,我是汉奸?我是卖国贼?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堂堂中华民国的大好江山,原本就是我爱新觉罗家的!”川岛芳子疯似的大笑着。

    “汉奸!”武平又骂了句。

    此时,龟田带着一名医生过来了。

    “芳子小姐,这个人很重要,还是让医生给他包扎一下吧,过后你再继续审问他。”龟田队长小心翼翼地说道。

    “嗯!”川岛芳子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龟田队长挥了挥手,医生上前,麻利地给武平处理着伤口,好在子弹并没有留在体内,伤口处理起来简单多了。

    “严重吗?”川岛芳子问。

    “没事,子弹没有伤到骨头,打两针消炎针,补充些营养,过几天慢慢就恢复了。”医生回答道。

    “龟田君,把他送到东兴楼吧!”川岛芳子用命令的口吻吩咐道。

    “芳子小姐,这有点不合适吧。”龟田队长拒绝道。

    “有什么不合适?这人是刺杀我的,我一定要审问清楚!在你这牢房里,把他折磨死了谁负责?”川岛芳子起脾气来。

    “这恐怕需要松井将军的命令。”龟田抬出了松井久太郎。

    “好吧,我来给松井将军打电话。”

    说着话,川岛芳子阴寒着脸,朝着牢房外走去。

    “芳子小姐,芳子小姐,不必麻烦松井将军了,我就擅自做主一次,你把他带走吧,审问完以后立即送回来。”龟田队长没有想到,川岛芳子真要给松井久太郎打电话。

    两个宪兵帮忙,把武平送到川岛芳子的东兴楼,川岛芳子把她安放在二楼自己卧室的隔壁,吩咐厨房里,给武平炖鸡汤。

    当所有人离开,川岛芳子,拎着一杯酒,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武平,看一阵,川岛芳子呷了一口酒。

    这场景,是川岛芳子同武平一夜春风那次的前奏,川岛芳子今天又把这场景演示一遍,她就是=这样,舒缓地,做在武平的身边。

    川岛芳子静静地,欣赏着武平因伤口疼痛出的呻吟。

    刚才医生给武平打的止痛针药的效力过了。

    川岛芳子阴笑着,拿出她的针筒,又把针管管满了白色溶液。

    她走到床前,很温柔地,提起武平的大腿,这大腿,结实有力。,或者它会坚实凌厉,但此刻,它只软弱如婴儿。

    川岛芳子轻轻拨开武平的衣裤,抹去血污,她经验老到地按捏着,找到武平大腿上的脉络,一条强壮的青筋。

    川岛芳子把针尖对准,慢慢地、慢慢地,把针管里的吗啡给武平打进去。

    武平在床上微微抽搐一下。

    稍后,一阵舒畅甜美的感觉,走遍全身了。

    大腿上的伤口不疼了,武平如烟如梦,仿佛站在云头身轻如燕,又像是置身于富丽堂皇的宫殿不想出来。

    川岛芳子终于把一简吗啡打完了,然后她温柔地,为武平按摩着针孔。

    武平沉浸在虚幻中,仿佛醉酒一般,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此刻武平的内心特别的软弱,他很想靠在眼前这女人的怀抱里。

    武平神智还没完全清醒,所以没力气骗自己的内心,眼前的这个女人可爱,自己曾经一夜不眠,在她身上勇武驰骋,但仍不知疲惫。

    可当白天来临时,川岛芳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武平只有离开山友实业社,暗中查找着这女人,最终查清了她的身份。

    十四格格,川岛芳子,金碧辉,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东兴楼老板,这些身份慢慢被武平所了解。

    在查找川岛芳子这期间,武平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改变了他的一切。

    这人就是原十九军警卫排排长许剑,许剑在十九路军福建事变失败后,脱离部队,加入了复兴社,被派往沈阳执行秘密任务。

    这个时候,武平也在沈阳,暗中寻找着川岛芳子,结果毫无经验的武平,行踪被伪满警察盯上,结果被抓了起来。

    武平被抓时,许剑刚好在现场等待着跟自己接头的人。

    许剑误认为,武平就是来和自己接头的,加上武平被抓时,来同许剑接头的人,没敢再接头,悄悄离开了,这更加让许剑认为武平就是自己人。

    跟踪着抓武平的警察,许剑踩好点,晚上竟然独闯警察局,把武平给救了出来,结果一问,原来不是接头人。

    武平被救,对许剑千恩万谢,一定要跟着许剑做事,没办法,许剑这才介绍武平也加入了复兴社。

    今天刺杀川岛芳子时,从现场逃脱的那名刺客,便是许剑。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