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300章 招摇撞骗

正文 第0300章 招摇撞骗

    冯晨同石川正雄、吉田义男,在早稻田大学图书馆,议论着川岛芳子时,川岛芳子正在天津的东兴楼张罗着一场生日宴会。

    天津离北京城很近,面向塘沽,是华北一个军事和外交的重要城市。

    城市富饶,繁华。

    日租界的松岛街,在去年突然出现一座排场十足的中国饭馆——东兴楼。

    这是东条英机扶持安顿川岛芳子的一个地方,也是川岛芳子为东条英机搜集国民政府情报的重要基地。

    说是安顿川岛芳子,也是安顿一批曾经的伪满洲国安**的散兵游勇,事实上,这支杂牌军在川岛芳子离开满洲以后,也等于解散了。

    只有川岛芳子这个女人,还把她当年的“总司令”头衔硬撑着,不忍逼弃,她的众多部属们,也因家乡抗日气势旺盛,无法回去,便来投靠她,在东兴楼打杂过日子。

    实际上,川岛芳子已经没有昔日的辉煌。

    不过,东兴楼这栋楼房,今天到处充满着喜气盈盈的。

    宏伟的饭馆,堆放着花牌、花环、花篮子,门前还用老大一张红纸,上书:“东主寿筵,暂停营业”。

    也不知今天川岛芳子过生日,是真是假,坊间流传,这是她手头紧张,用来敛财的一种手段。

    楼上是包间,楼下有庭院建筑。

    正厅今天布置成作为贺寿的地方。

    川岛芳子走出来指挥打点一切,她仍是一身男装打扮,长袍是灰底云纹麻绸,起寿字暗花,外穿红色小褂。

    川岛芳子手中拎的折扇,是象牙骨白,只见她眉目和嘴唇化妆成鲜妍的黑与红,非常堕落的色调。

    客人们都还没来,有人却送来了一件奇怪的东西。

    东兴楼的掌柜王德贵,笑脸出面接待。

    他把搭在礼物上的红布幔扯下来,啊,是一座精光闪闪,灿烂夺目的金牌,金牌上面刻着“祝贺川岛芳子诞辰”,落款为“东条英机中将所送”。

    王德贵向川岛芳子报告:“芳子小姐,东条将军的金牌送来了。”

    “王掌柜,你是否依照我的吩咐,把那几个字刻上去了?”川岛芳子问。

    “按你的要求,刻上去了,落款是东条英机中将所送。”王德贵恭敬地回答说。

    “德贵,去把它摆放在大厅正中,让人人都能看到!”川岛芳子吩咐道。

    王德贵转身安排人,准备摆放金牌,川岛芳子又喊住他。

    “德贵,田中隆吉中佐到了,你马上通知我。”

    “是!”王德贵答应着。

    川岛芳子审视着自己一手策划订造的贺礼,心里相当满意。

    还真让石川正雄说对了,川岛芳子就是骗子,很会借梯子上墙。

    这块夸耀她与日本要人关系密切的金牌,完全是川岛芳子自己掏腰包,一手策划的,她要用这块金字招牌证明,她金碧辉司令依然不失往日的风采。

    客人们谁有闲工夫去追究金字招牌背后的秘密?

    谁也想不到这会是川岛芳子自己送给自己的礼物呀,非常奏效的个人表演,不想前瞻的自我欺哄,一个很容易被戳破的泡泡。

    金牌摆放好,川岛芳子上前正看看,退后两步又看看,上前一步把金字招牌又挪动了一下尺寸,然后她把眼睛眯起来看。

    有点做作,又有几份酸楚。

    分不清了,看起来,川岛芳子打扮得像个20岁左右的帅气少年,实际上,她已经超过三十岁了。

    即使是寿筵,也被她算计在里面,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是否还在?抑或已逝去不回?川岛芳子仍然在挣扎着。

    “金司令!”

    “芳子小姐!”

    “东珍!”

    “显玗格格!”

    “十四格格!”

    客人们陆续来了,不同的客人,对她有着不同的称谓。

    华北政务委员会主人、满洲国事务部大臣、三六九画报社长、新闻记者、日本排优、中国梨园名角、银行经理、戏院老板……

    来的客人,男的盛装,女的雍容,馈赠的礼物都很名贵,有些更是送上了巨额的礼券,大家在场面上还是给足了川岛芳子的面子。

    当川岛芳子正准备招呼客人的时候,掌柜王德贵带了一个愁眉苦脸的中年男子,殷勤地来到川岛芳子的跟前。

    “金司令,这位姓朱的先生希望您能见见他。”

    “姓朱的?”川岛芳子皱了皱眉头问。

    “哦,金司令,就是我昨天给你说的,咱们东兴楼对面那个药店掌柜的事。”王德贵小心提醒着川岛芳子。

    “哎呀,我说你这个王德贵,你没看我没工夫吗?改天再说。”川岛芳子显出不耐烦的样子。

    “不,不,请金司令千万要帮这个忙,我大哥被日租界巡捕关押起来了,说不定正在受严刑拷打呢,他年岁大了,这苦吃不消呀。”姓朱的掌柜快要哭出声来。

    “德贵,他大哥供过什么吗?”川岛芳子问。

    “打是打了,可没什么口供。”王德贵回答道。

    “金司令,我大哥他真是冤枉的!拜托您出面给租借那边说一下情。”姓朱的掌柜,急的眼泪长流。

    “他要真是抗日义勇军的人,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川岛芳子摆了摆头。

    “金司令,我们家打祖辈起一直经营中药材,从来没有干过其他任何事,我大哥都五十多了,他怎么敢参加什么抗日义勇军?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啊!”

    朱家自从出了事,四方奔走,终于摸到了对门东兴楼老板川岛芳子的门径。

    私下通过东兴楼掌柜王德贵的介绍,象是溺水的人,抓住根救命稻草不放,何况这个川岛芳子还是大家吹捧的,在满洲国权倾朝野的金司令?

    朱掌柜陆陆续续送过来好些珍贵的礼物,不然怎得一见金司令的风采?

    与其说是“门径”,也许就落入川岛芳子众多勒索“圈套’中的一个。

    “朱掌柜,没见我今天过生日吗?你怎么挑了个这样的日子来麻烦我?”川岛芳子开始发起脾气来。

    “金司令,请您高抬贵手,向日租借巡捕活动一下,我们可以凑出两万块大洋,望金司令一定要帮忙!”姓朱的掌柜继续哭诉着。

    “这数目嘛,有点不好办,我跟他们巡捕房……,说不定可以关照呢。”川岛芳子打起来官腔。

    “金司令,现在一代大米也就三块大洋啊!”朱掌柜带着哭腔说。

    王德贵见机,把朱掌柜拉到一边,轻声说:“朱掌柜,二万大洋恐怕少了,人命关天的事情至少也得六万大洋。”

    “啊!这么老大一笔款子……,我可怎么弄去?”朱掌柜声泪俱下。

    川岛芳子不再搭理朱掌柜,转身到正厅去了。

    川岛芳子心里很清楚,最后必然要落实一个数目,比如说,三四万大洋,然后她狐假虎威打一通电话到日租界巡捕房,什么人都不必惊动,那被抓的人就会被释放了。

    因为这人,本身就是川岛芳子设计,让日租界巡捕们抓的,目的就是敲诈对面药店,但是朱掌柜却蒙在鼓里面。

    川岛芳子把中国人的人性摸得很透,但凡有中国人的地方,都会走门路,要不,她川岛芳子的生日宴,哪有这排场?

    川岛芳子这样招摇,一是在天津日租界内树立自己在日本人面前手眼通天的能力,二是借此机会窃取一些情报,第三嘛,可以趁机收敛一些钱财。

    一箭三雕!

    请来的记者们,镁光灯不停地闪烁着,川岛芳子如穿梭在花丛的蝴蝶,在不同的要人间周旋,拍照合照留念。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