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97章 心的距离

正文 第0297章 心的距离

    冯晨虽然已经26岁了,但实质上真还没有正经恋爱过,此前,赵守义老师的女儿赵雪梅,对冯晨有着爱慕之心,冯晨当然明白,但两人终究没有挑破那层窗户纸。

    可没想到,平冈惠子这个温柔清纯的小师妹,内心却似一团火。

    “冯君,听说你要回国了,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我怕你这一走,我们再也没有机会想见了。”平冈惠子把披在身上冯晨的那外套裹了裹身子,似乎冻得有点抖。

    “惠子,我在国内已经有未婚妻了,我们是不能……”平时口齿伶俐的冯晨,变得吞吞吐吐的。

    “我不在乎,只要你能明白我的心就好。”惠子说。

    “惠子,还有……,还有我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难道你不明白吗?”冯晨真有点不知怎么样劝说。

    “不就是隔着大海吗?只要心与心之间没有距离,大海又能算什么呢?”惠子轻轻的说道。

    冯晨心里想,惠子姑娘怎么这么单纯呀,她竟然把“鸿沟”理解为中日之间的海洋,难道这叫鸿沟吗?

    “惠子,我说的鸿沟不是距离的远近。”冯晨说。

    “我明白,你嫌弃我是日本人,我知道你们中国人都恨日本人。”平冈惠子始终声音抖,说话时牙齿打颤。

    “不,不,不,惠子,你又理解错了,我们都痛恨军国主义分子,日本民众大多数同我们中华儿女一样,都是向往和平的。”冯晨解释着。

    “哥,我冷……,你抱抱我好吗?”

    平冈惠子怯怯地朝着冯晨的胸前靠了靠,仰起头,一双明亮的大眼,在昏暗的光线下,定定地望着冯晨,期盼着。

    冯晨伸手轻轻地楼了楼平冈惠子。

    平冈惠子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人扑在冯晨的怀抱中,紧紧的搂抱着冯晨,冯晨能够明显感觉到平冈惠子快跳动的心脏。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忘记了寒冷,忘记了一切,世界仿佛只有二人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平冈惠子抬起头,望了望冯晨,轻轻踮起脚尖,在冯晨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冯晨用力楼了下平冈惠子,低下头,两人的嘴唇触碰到了一起。

    初吻,这是两人彼此的初吻!

    那么甜蜜,那么的意味深长。

    冯晨第一次体会到爱情的美好,体会到吻是那么地让人心悸。

    冯晨和平岗惠子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透过昏暗的灯光,他甚至可以看到惠子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两人的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冯晨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冯晨看到惠子那双美丽的大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

    平冈惠子清纯中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冯晨情难自禁地慢慢低下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

    惠子轻颤着承受着冯晨的爱意,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平冈惠子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

    她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些,再紧些……

    一阵冷风吹过,冯晨仿佛从虚幻中清醒过来,两人这才难舍难分的慢慢分开,冯晨现,惠子的眼泪竟然像珍珠般串串落下。

    “惠子,你哭了?”冯晨轻轻搂了下平岗惠子,低声问道。

    “冯君,我是开心。”平冈惠子柔声说。

    “唉……”冯晨叹了口气。

    “冯君,你后悔了?你不爱我对吗?”平冈惠子仰起头,睁着一双泪眼,定定望着冯晨柔声问道。

    冯晨现,平冈惠子已经把平时对自己的称呼,改变为冯君了,这说明,在惠子的内心里,是讨厌他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惠子,我很高兴,很幸运能够认识你,更感谢你能爱上我,可是,惠子你想过吗?我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甚至是婚姻我都不可能给你。”

    清醒过来的冯晨,感觉自己的语言是那么地苍白,那么地虚伪。

    “冯君,我什么都不要你的,我只要你心里装着我。”

    平时温柔的平冈惠子,倔强地用力抱了抱冯晨,仿佛他马上就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似的。

    “我们两国现在正剑拔弩张,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我……”内心坚强的冯晨,竟然也哽咽起来。

    “冯君,不论你在哪儿?无论生了什么?惠子的心永远是你的。”

    平冈惠子朝着冯晨的怀抱中紧紧偎了偎,温柔的语调中,透着股执着。

    “知道吗?冯君,14岁那年,当我第一眼见到你,你就深深埋藏在我的心中,此后,没有哪个人再能走进我的心灵。”

    “惠子,老师要是知道……?”冯晨不知如何说下去。

    “我爸爸知道我的心,你知道的,我母亲去世早,他很关注我的成长,他曾经无意中看到过我的日记,从见你第一眼起,我便开始天天写日记,日记中全都是你。”

    惠子的话,让冯晨豁然洞开,一直以来,他始终认为平冈龙一对自己的偏爱,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利用自己,今天才知道,其实平冈龙一还夹杂着一份爱女的私心。

    看着柔弱清纯的惠子姑娘,冯晨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拒绝一颗在心灵深处偷偷爱了自己8年之久的姑娘的心,那绝对是一种残酷!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在樱花树下拥抱着,夜渐深,又一阵冷风吹来,樱花树上那粉色的花瓣,纷纷落下。

    “惠子,夜深了,我们走吧。”

    “嗯。”

    冯晨搂着平冈惠子的腰肢,二人朝着宿舍区走去……

    晚上,冯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自己正在一处山花烂漫的谷底跋涉,忽然间,一只非常美丽的蝴蝶飞近了身边旁环绕着自己,快乐的飞翔着。

    当冯晨伸手想捉住这只蝴蝶,可手刚刚触碰到蝴蝶时,那蝴蝶竟然幻化成惠子姑娘,正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惠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冯君,你不知道吗?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离开过你。”

    当冯晨伸开怀抱,想拥抱惠子时,眼前的惠子又幻化成那只美丽的蝴蝶,扑闪着翅膀,环绕着自己快了地飞着。

    此时,晴朗的天空中,突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暴风雨来临了。

    冯晨心里一惊,环顾着左右,寻找着那只美丽的蝴蝶,他想保护它,不让它被暴风雨伤害,可是哪有那只蝴蝶的影子?

    隐隐中,山谷中传来阵阵呼救声。

    冯君,救救我,快救救我,冯君,你在哪儿呢?

    这声音似是平冈惠子的,但仔细一听,又像自己的未婚妻景淑洁在呼叫,接着又幻化成赵雪梅、冯晚的声音。

    冯晨循着声音四顾,可是整个山谷已经暗无天日,大雨倾盆,一声惊雷响过,山崩地裂,山洪暴,自己已经被卷入涛涛洪流之中。

    冯晨被噩梦惊醒。

    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味着梦中的场景,看来自己内心深处,同样也是爱着平冈惠子的,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无论多么美好的景色,多么美丽的花朵,在暴风雨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脆弱,自己能保护惠子姑娘吗?

    自己能保护未婚妻景淑洁吗?

    自己能保护妹妹冯晚吗?

    自己能保护师妹赵雪梅吗?

    自己能保护妈妈吗?

    自己能保护那山花烂漫、景色宜人的山川河流吗?

    想着,冯晨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