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85章 将军殒命

正文 第0285章 将军殒命

    王以哲的家,由于昨天一再传来凶险的消息,加上杨虎城及何柱国的反复警告,王以哲不得不重视起来,府内的警卫人员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昨夜,王以哲的警卫们,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精神状态下紧张了一夜。

    天亮了,警卫人员们觉得平安了,但也疲劳了,个个眼皮发沉,直想打盹。

    听到门外传来出操队伍的脚步声和歌声,然后队伍从大门口经过,王以哲的家门口,几乎每天都这样,这些警卫们太习以为常了。

    况且,守在大门对面的警卫排也没有发出警报,更没有响起机枪声,一切平安。

    突然之间,一群熟人不打招呼就涌进大院,院内睡眼朦胧的警卫正待开口发问之际,他们的胸口顿时都被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

    只有一个身手敏捷的卫兵及时拔枪,从侧面击中这批不速之客中一位的头部,子弹准确地横穿那暴徒的面颊而过,但这名卫兵随即也被冲进来的暴徒们放倒了。

    就在枪响的同时,于文俊和戚排长已闯进王以哲的卧室。

    卧病在床的王以哲听到枪响,知道杀手真的到来了,于是索性从床上坐起上半身,大喝道:“不要乱来!”

    冲进王以哲卧室里的于文俊大喊了一声:“王军长,学生对不起啦!”

    说罢,于文俊与戚排长双枪齐发,王以哲身中九弹,倒在血泊中。

    时间定格在1937年2月2日上午11时整。

    成功了!

    于文俊和戚排长顺利完成了任务。

    以三剑客为代表的东北军内的法西斯秘密团体,在2月2日发动叛乱,杀害东北军高级将领王以哲和一批东北军骨干的事变就这样发生了。

    王以哲将军的大门口对面,不是还有一个排的卫队吗?而且他们是上好了子弹,架着机枪对准将军府大门的。

    为何这批警卫看到大队军人出现在将军府前没有出面吆喝阻止?看到大群武装军人拥进王军长宅门而不开枪制止?

    只要机枪响起,用不到几秒钟,那批不速之客必定尸横遍地,哪有刺客们还有动手杀王以哲的机会吗?

    在千钧一发之际,王以哲府内还有一名卫士,慌乱中尚能开枪,,准确地打中一名刺客的口腔并穿透两腮,门前卫队和机枪看着成群的暴徒闯进大门竟然毫无反应?

    他们究竟是怎么啦?

    即使是门口警卫排都睡昏了,府内接连响起的枪声,他们总归能听到吧?听到枪声马上行动,即使是救不成军长,也能击毙几个涉案暴徒而将功赎罪,可他们为何毫无动静?

    杀了王以哲后,于文俊和戚排长还留了下来,从从容容地将王府洗劫一通,然后扬长而去,这批暴徒竟然能从从容容地从警卫排的机枪口下,来了又走了?

    王以哲门口警卫排到底怎么啦?

    这里面透着蹊跷!

    十几分钟后,代理营长商同昌赶来验收胜利果实,看见王以哲卧在血泊中,他上前验查,清点伤口,发觉王以哲身中九枪,证实已经确实死亡。

    大功垂成的商同昌伸出一只手,拉了拉被子遮住了王以哲的尸体。

    商同昌从卧室里出来,看见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捆绑在院子里,她只穿着内衣,又吓又冻,在寒风中浑身嗦嗦发抖。

    “这女人是谁?”商同昌寒着脸问。

    “报告营长,这就是王军长的太太。”于文俊报告说。

    “乱弹琴,把她放开!”商同昌大声命令道。

    几个士兵奉命上前,给王太太松绑,她泪流满面,无声地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大家都是一块儿从东北来的,我们迫不得已才打死王军长,我们也都痛心!这事与你们家人没有关系,你赶快到街上买口棺材把王军长盛敛起来吧。”

    商同昌和气地解释着,看到营长的态度变缓,一名士兵从屋内拿出王以哲的大衣,披在王太太的身上。

    “我们没钱买棺材了,钱都让你们拿去了,十根金条,三万八千元钱,这些都是67军的军费。”王太太一边哭,一边说道。

    “于文俊,这是怎么回事?!”

    听了王太太的话,商同昌的头“嗡”一下大了,这是革命行动,决不是来杀人抢劫的,他愤怒地训斥着于文俊。

    “你赶快给我查清楚,把钱和金子给王军长家找回来,否则你负这个责任。”商同昌气得浑身发抖,严厉地警告着于文俊。

    训斥完于文俊后,商同昌转身对王太太说:“王太太,你放心,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钱我一定给你们找回来。”

    回到营里以后,商同昌召集第5连官兵训话:“你们竟然拿了王军长家里的金子和钱,张副司令回来我们怎么交代?谁拿的赶快如数交还,给王家送回去。”

    当场,士兵们交回了七根金条和一万八千元现金。

    商同昌正待把这些钱送回王以哲家,立即遭到孙铭九的否决:“商营长,这钱不能给王家送去,钱先存在你们手枪营营部,锁到你的办公桌里。”

    商同昌也没多想,听孙铭九的命令,把金条和钱锁紧了自己的办工桌里了。

    “报告,何柱国不在家,下落不明。”正在这时,执行暗杀何柱国任务的王协一连长,派人回来向孙铭九报告说。

    “何柱国不在?”孙铭九反问道。

    “是!”回来报告的士兵回答道。

    “商营长,还是请你代劳一下,赶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孙铭九望了望商同昌,用非常客气的口吻吩咐道。

    “好!”

    商同昌答应了一声,立即带着人,朝着何柱**长的住处走去。

    当一行人走到半路,他们遇到四处散发传单的一批政治处参谋干事,这些人都是政治处少将处长应德田的跟班随从。

    商同昌接过一份传单一看,原来是应德田亲笔起草的,《告东北将士书》。

    传单里面写道:“张副司令能回来,一切都可以谈;张副司令不回来,只有去拼命,用武力叫汉奸们胆寒,迫使他们把张副司令送回西安……,在现在的情况下,张副司令能否回来,只看我们是否有决心去拼命!”

    其实,执行杀害何柱国的王协一连长,他与于文俊连长是同时率部队从特务团手枪营营部出发的,只是两人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王协一的行动同样雷厉风行。

    到达何柱国的住处,他们一瞬间就制服了何柱国的卫兵,并将他们全部缴械收押。

    可是,接下来在何府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却没有何柱国,于是王协一把门口的哨兵换成了自己的人,其余的士兵埋伏在院里,专等何柱国一进门就开火。

    商同昌到达何府门外时,见到了何柱国的副官何镜华,他正在大门口与骑兵军炮兵营营长刘士玲谈话。

    “何部长,何军长在家吗?我找他有事情。”商同昌问道。

    “商营长,很不巧,我们何军长这会不在家。”何镜华回答说。

    “商营长吧,我们军长去杨公馆找杨虎城主任商量事情去了。”旁边的炮兵营营长刘士玲说。

    “呵呵,商营长,我正在同刘营长商量,准备把何军长家里的枪支弹药集合到一块,装箱以后交给特务团的王连长。”何镜华微微笑着说道。

    商同昌又来到何柱国家的院子里,找到王协一问话,王协一汇报的情况,同何镜华说的大致相同。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商同昌只有返回去给孙铭九汇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