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81章 非法决议

正文 第0281章 非法决议

    应德田的这番讲话非常激动人心,非常具有煽动性,效果十分好。

    他的讲话头头是道,没人敢出面反驳,从而,在会上,董英斌、何柱国和应德田讲完话后,再也没有其它人发表新的看法。

    何柱国在东北军中,本来就无什么威望,会场上各带兵的军官们,都被应德田争取张副司令回来的话所慑服,无人敢明确表示赞成何柱国的意见。

    不过,这会议还只是进行了一半,接下来,还有一项会议的核心流程。

    这个流程,就是苗剑秋已经成功地试用过多次的例行程序。

    那就是先哭,煽情地嚎淘大哭,在哭声中请各位军官们依次签字划押。

    接下来,苗剑秋果然登上了讲台。

    不过,苗剑秋没有像以往那样长篇大论,而只是站在主席台上,流着泪哽咽着说:“少帅派人给我们带来口讯,让我们坚持下去,要我们团结,只要我们做到了,他就有希望回来。少帅为了我们做了这么大的牺牲,而我们连这一点都不能坚持吗?”

    说罢,苗剑秋放声大哭,台下一些军官们,受到感染也流了泪,另一些军官更是高喊起来,誓死营救少帅的口号,于是全场激动情绪达到高潮。

    会场气氛马上活跃起来,大家议论纷纷。

    前次已经在苗剑秋联名书上签过字的绝大部分军官们,当场同意了应德田的主张:“坚决不服从蒋介石的撤兵命令,如果中央军再次进军,就立即开战!”

    此时,有人趁机拿出应德田事先写好的请战书,当场宣读,读完之后,要求参会人员鼓掌通过,作为这次渭南会议的决议。

    这事完全超出了会议的宗旨之外,会议主持人董英斌一时十分为难,但又不便给少壮派们的这种热情泼冷水。

    另外还因为,东北、西北两军,布兵打仗的事需要王以哲具体去安排和指挥,而此时王以哲偏偏又不在场。

    为了慎重起见,董英斌认为,这个决议案需要赞成的人全部签字为好,表明此乃是绝大多数人意见,自己才好拿回西安交给王以哲军长,让他知道军心民意,在战与和的问题上能好自为之。

    董英斌刚一提议,抗日同志会的全体成员,纷纷带头签字起来,他们大多数是营级军官,个个争先恐后登台,隆重地签上自己的大名。

    营长签完字,就轮到团长一级,大部分团级军官也在请战书上签名画押了。

    于是,一些军长、师长、旅长虽然内心并不同意,但碍于部下的面子,不能不重新考虑自己的举动。

    拒绝签字,怕被部下们笑话是胆小鬼,于是也都上台签上了名字,结果与会的军官有40多人都签了名字表示同意。

    这份签满军官姓名的主战书,被三剑客宣布为《渭南会议决议》。

    《渭南会议决议》看似民主,其实是不合程序的,但也没人过问。

    渭南会议后,应德田、孙铭九、苗剑秋等少壮派,则坚决主张维护渭南会议决议,并要求贯彻执行。

    三剑客的目的就是,直接回答对面的中央军,我们不撤军了!

    但由于这是关系到东北、西北和红军三位一体命运的重大事件,不能没有于学忠或王以哲的同意和签名。

    所以,这次会议规模再大,其重要性就因少了这二人而大大地打了折扣。

    事情马上就因此而演化到它的反面。

    因为一部分前线的中、高级将领,即使参加了渭南会议,也签了名,但他们认为自己当时是处于一种被会议气氛绑架的状态,完全是一种不能正确表达意愿的走形式过程。

    散会后就有很多军官后悔了,觉得不符合口味。

    真的要付诸实行,这些军官们就满心不情愿,就有点抵触情绪了。

    既然王以哲没有参加渭南会议,这些将领就认为,可以让王以哲军长出面,否决渭南会议的这个决议。

    这批东北军军官就纷纷要王以哲出面作和平表态,替自己讲话。

    这样一来,在要不要执行《渭南会议决议》的问题上,东北军内部又出现了相持不下的局面,前线部队的官兵拒不执行《渭南会议决议》。

    但王以哲同样不想以个人名义出面表态,他同样不想因自己主和而被误认为是不愿意救张少帅的孬种,但不表态又不行。

    思来想去,王以哲想起张学良临走时留下的字条:诸兄听从虎城、孝候指挥。

    于是王以哲提出,请于学忠来西安为东北军做主。

    于学忠是张学良送蒋介石离西安机场时,留下手谕指定的东北军负责人,应德田等人经过一番考虑,同意了请于学忠作主的决定。

    情况因此发生了变化,既然主和派、主战派都同意了由于学忠来西安做主的主张,那于学忠怎么主张,东北军就怎么办,就是最后命令,有争议的《渭南会议决议》就完全被于学忠的主张取代了。

    除非于学忠正好主张《渭南会议决议》,否则主战派就不能再拿《渭南会议决议》说事了,况且,军事行动的事也不能只由东北军说了算。

    即使少壮派和元老派的意见统一了,还得看西北军和红军两方面的意见,也就是说,要由三位一体来作最后决定。

    应德田他们当然知道这么回事,但他同意了。

    三剑客他们同意于学忠作主是基于这样考虑的,于学忠忠厚,容易对付,只要于学忠来到西安,马上让他当面表示接受《渭南会议决议》就行,到那时,自然就可以让王以哲等人哑口无言。

    应德田预先约定好,于学忠一到西安,就由何柱国的副官长何镜华出面,把于学忠接过来,以先入为主的手段,给他洗脑,讲清必须首先把释放张学良当作第一件事来处理,最好是让于学忠签字就范,先签署《渭南会议决议》,如果这样,便万事大吉。

    1月31日黄昏时分,于学忠准时到达西安。

    不过,他坚持要去探望有病在家的王以哲,并让何镜华在第一时间陪送自己径直把车开往粉巷王以哲家。

    当天晚上,由杨虎城出面召集人,东北军、西北军和红军“三位一体”的联席会议在王以哲的卧室里举行。

    出席会议的除杨虎城、周副主席、于学忠、王以哲、何柱国外还有董英斌。

    在卧室外旁听的人员是应德田、何镜华、张政枋、刘启文等人,旁听席上缺少了孙铭九和苗剑秋两人。

    决定东北军和西北军命运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大家却推托着谁都不肯率先说话,因为,东北军到会的于学忠、王以哲、何柱国三个军长全是主和的,他们知道,这“和”字一出口,马上就会被扣上一顶卖主求荣的帽子。

    杨虎城看着冷场的局面,看了看众人,提高了声音说:“张先生临走时,下手谕由孝侯兄负责东北军,请孝侯兄代表东北军先发表意见,不要再推辞了。”

    于学忠推卸不了,只有开口,委婉地阐述了自己主和的主张。

    “我刚从兰州来,不了解整个局势的情况,到西安后,才知道在营救张副司令一事上,东北军内部存在着两种对立的主张。

    主战的人说张将军不回来,所以要打仗,我看打仗不但不能把张将军打回来,恐怕还会害了张将军,因此仗是不应该打的,从形势上看也不能打。

    我们只顾东面,可是西边的胡宗南部已经过了宝鸡,正向凤翔进军;,我们内部的沈克、檀自新两师又不稳定,我们现在已处于内外交迫两面受夹击之势,仗是不能打的。

    我觉得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撤兵恐怕会引起战争,战争一起,对张副司令,对东北军,对三位一体都不利,我认为应该按照以哲和柱国的意思办。”

    <!--gen1-1-2-110-20723-480856870-1493202954-->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