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79章 太自信了

正文 第0279章 太自信了

    此后,在松尾太郎的唆使下,孙铭九等人,联系了一帮参与捉蒋的军官们,联名上书张学良,请求把蒋介石给杀了。

    无奈,张学良在**的劝说下,从大局考虑,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又坚持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松尾太郎他们的阴谋落空了。

    孙铭九等人,何以对松尾太郎的建议言听计从?

    这是因为,松尾太郎到达西安以后,按照平冈龙一的事先计划,除了正面接触孙铭九等人外,还安排人,在西安城内四处散播谣言,声称孙铭九等人,要被交到南京军法处审判。

    摆在少壮派面前的事实也确实严峻,少帅被老蒋扣押在南京,东北军里面的军权,被王一哲、何柱国等元老派把持,这些人又极力主张和平,他们很可能被交到南京军法处。

    这种现状,使少壮派们异常恐慌,加上松尾太郎的火上浇油,暗中挑唆,不怀好意的出谋划策,三剑客慢慢失去了对松尾太郎的警惕。

    松尾太郎又通过孙铭九的关系,把相田正二安插到孙铭九的身边做了警卫。

    松尾太郎第一步鼓动孙铭九等人杀害老蒋的计划落空,立即发电,把这个情况报告给了远在东京的平冈龙一。

    日本外务省研究后,给松尾太郎回电,执行第二套方案,挑起东北军内讧,打破东北军、西北军、红军之间的三位一体关系。

    松尾太郎接到命令后,加紧鼓动三剑客,让少壮派们,采取一哭二闹三暗杀的手段,从元老派手中抢班夺权。

    ……

    杨虎城在东北军少壮派们打出的悲情牌面前,获着异常矛盾的心情,向东北军少壮派们许下了“打一仗后再和”的诺言。

    但此时,以东北军王以哲、何柱国等军长为代表的元老派们,依然主张和平,断然拒绝了少壮派们提出的开战主张。

    王以哲等人认为,西安方面与潼关方面的和平谈判,已经议定了协议,如果再单方面变卦,撕毁协议,主张开打,就违背了当初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

    再说了,打一仗后再和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非常不现实,面前的中央军,正所谓是善者不来,来着不善,人家一路打来,闯进潼关,本意就是想消灭东北军的。

    你想打,你挑起战端,那不正中人家中央军的下怀?万一说打就打起来了,等到你被打得不想再打了,要求和了,那时人家中央军还同意跟你讲和吗?

    王以哲很清楚,此时中央军的指挥官已经换成了陈诚。

    陈诚正为西安事变时,他在西京招待所蒙受的屈辱和惊吓而耿耿于怀!

    王以哲、何柱国是坚持主和的,对于他们的这种立场,少壮派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三剑客们认定,元老派们已无药可救,仅靠劝说是说服不了他们的。

    在这种情况下,松尾太郎及时地给三剑客们详细灌输了,日本226兵变时,皇道派军人们的做法,鼓动三剑客效仿日本226兵变。

    那就是杀人!

    彻底清除王以哲、何柱国等人,把军权夺过来。

    三剑客等人的险恶计划,最先被我党地下党员,张学良的设计委员会主任高崇民嗅出了味道。

    高崇民曾经担任过张学良的秘书,他在张学良和王以哲的思想转变过程中,起到很大的作用,他同王以哲的私人关系也非同一般。

    高崇民是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他极力反对同中央军开战。

    当高崇民发觉杨虎城对和平解决问题老是动摇不定时,他内心很是失望。

    自西安事变以来,设计委员会整天有着开不完的会,1月27日这天,因东北军少壮派们忙于准备请愿,设计委员会不少人也跟着去了,所以休会了一天,没参加兵谏的其它委员难得清闲了下来。

    待孙铭九等人来到杨虎城新城公馆请愿时,高崇民正好在新城公馆的会议室里,他目睹了这场近百人嚎啕大哭的宏伟场面。

    等到孙铭九一干人马哭秀完毕,大胜而归之后,高崇民立即赶到住在粉巷的王以哲军长家里,此时王以哲正生病卧床。

    高崇民坐在王以哲的病榻前,郁闷地说:“王军长,西安我呆不下去了,我要到渭南前线把握军队去,我告诉你,你要多留神少壮派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能怎么样?难道说少壮派能打死我王以哲吗?”显然王以哲也听到了消息,只是他很不以为然。

    “王军长,关键是杨虎城将军现在也动摇了,三剑客的能量,你千万不可低估啊,我今天看到那个集体痛哭的场面,实在太令人震惊了!我总是觉得这事的后边还潜伏着什么我们不清楚的阴谋。”

    高崇民提醒着,但王以哲还是摇了摇头,他觉得高崇民有点杞人忧天。

    高崇民提醒的这些,王以哲不是没有听闻,而是觉得十分可笑,王以哲十分自信,他平常并不少与那些少壮派军官们见面,他自认为他很了解他们。

    王以哲想,每次相遇,这些年轻人,哪个不是对自己立正敬礼,主动打招呼?他很清楚,因为代沟的原因,自己与那批年青人,在某些观点上,的确有些不同,但这不至于要弄个你死我活。

    王以哲始终认为,自己作为军事主官,看问题需要从全局出发,不能为个人或小团体着想,办事要注重理性而不能感情用事,而且自己在处理战争与和平问题上,是秉公决策的。

    其实,在战争和平的问题上,王以哲对战争作的准备比其它任何人都多,他此时正在盯着中央军主力胡宗南部在陇西的动向,一旦胡宗南向东进攻,威胁西安,他就下令67军在宝鸡、凤翔之间截击胡宗南的这支中央军。

    战争是倚靠士兵流血牺牲才能进行的,而不是象三剑客那样,在自己人面前开嘴炮,翻动舌头来打的。

    要说主战,时时刻刻谋划着如何与中央军开战的人,恰是他王以哲,而不是其它的高喊口号的人。

    王以哲也听说有人秘密集会,扬言要杀他,但他觉得有这样想法的人十分愚蠢,凭那几个书生气十足的年轻人,能拿自己怎样?

    何况他王以哲与那些年轻人只是在公事上有些分歧而已,除此之外,他们之间没有丝毫的私仇。

    泄私愤报私仇而行凶杀人的事,的确经常发生,但仅仅因公事上的意见分歧就要动手杀人?那太不可想象了吧!

    想到这里,王以哲不以为然地对高崇民说:“崇民,你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王军长,还是多提防着好些,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两人话不投机,再劝下去,反而有挑拨离间之嫌,高崇民心情郁闷,转身离开了王以哲的家,来到驻扎在渭南的刘多筌105师部。

    王以哲的自信也有一定的道理,在东北军内部,虽然也发生过以下犯上的例子,但结果肇事者的结局都是非常惨的。

    王以哲虽然对娘娘腔十足的三剑客有点看不上眼,但内心里,对他们还有着几分信赖,文化素养甚高的三剑客们不至于那么没有头脑。

    再说了,三剑客们能调动的部队,也就是原属于孙铭九的警卫二营,以及抗日先锋总队那点人马。

    况且这两支部队,排以上的官兵,大多都是王以哲的学生,王以哲经常给这些下级军官们上课,大家对他都很尊重。

    王以哲低估了对手,他太自信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