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77章 怀疑不解

正文 第0277章 怀疑不解

    杨虎城的担心是有依据的,就在西安捉蒋的第三天,孙蔚如曾经暗中建议杨虎城单方面抢出老蒋,向南京方面邀功请赏。

    这事后来也被老蒋知道了,等老蒋一回到南京,就主动向孙蔚如示好,晋升孙蔚如为陕西省政府主席兼38军总指挥。

    这个38军,不过就是17师换了个牌子而已,实力并没增加减,但却提升了孙蔚如的官位,如今,杨虎城想让这个17师向中央军开战,简直是不可想象!

    况且,总共才三个旅的17师,最近也发生了重大事变,原来,17师第49旅王劲哉旅长最近表现十分异常。

    自12月25日之后,王劲哉就把队伍拉过秦岭子午峪,目前正与中央军的刘峙联系不绝,却断绝了与杨虎城联系,眼看着49旅马上就要投奔中央军而有去无回了。

    杨虎城几天来的内心煎熬,有谁能知道啊?

    打,以上诸多因素均与杨虎城不利。

    不打,杨虎城又觉得少壮派们说的话句句在理。

    并且,眼看着张学良短时间内回来无望,而张学良临走时却把东北军托付给了自己,对于这支东北军,想调动元老派,那是基本上没有希望的,但东北军里面,有一个咄咄逼人的少壮派,想到了这批人向自己哭诉的场面,杨虎城哪有不动心之理?

    杨虎城考虑着,不妨顺着东北军少壮派们的意思,让东北军与中央打一仗再说,打的结果无论胜败,被消耗掉的只能是东北军中那班难以支配的元老派势力。

    此时的杨虎城虽然在军事上捉襟见肘,没有多少兵马,但他仍然坚持着要打,老朋友南汉宸的劝说,他一点也听不进去。

    就在杨虎城同南汉宸谈话的时候,不论是杨虎城还是南汉宸,他们谁都没料到,东北军的檀自新骑兵第10师,已经反水投靠了中央军。

    对于丈夫与南汉宸之间的不愉快,杨虎城的夫人谢葆贞心中甚是过意不去。

    谢葆贞在送南汉宸到新城大楼大门口时,悄声告诫南汉宸:“南先生,请速离西安,虎城将对你不利。”

    其实,南汉宸也从杨虎城的话中听出危险味道来了,但他不能在没有党组织的指示下,自作主张,离开岗位。

    “谢谢相送,谢谢你能实情相告,不过,我想好了,既然自己的行为光明磊落,我就该坦然面对,我决不把个人生死看得太重要。”南汉宸说。

    于是两人互道珍重,彼此告别。

    情况紧急,南汉宸不顾个人危险,连夜赶到**代表团住处,把杨虎城的异常表现向周副主席作了汇报。

    此时,已经是28日凌晨2点多钟,也就是孙铭九一班子人马离开**代表团一个小时后。

    1月28日早上,周副主席乘汽车,来到设在渭北云阳镇的红军司令部开会,经过集体研究后,由周副主席亲自给与杨虎城、应德田等人答复。

    “只要东北军意见一致,团结一致,坚持要求,我们红军一定同你们一致坚持,到任何情形下,绝不后退一步,我们绝不会对不起张副司令,我们绝不会对不起东北军和十七路军这两位朋友。”

    初听起来,**的和平态度仿佛发生了变化,似乎倾向于主战方的立场。

    但仔细推敲一下这个答复,**代表团的态度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东北军意见一致,团结一致”。

    答复很明白,话外意思就是,光你们几个少壮派单方面的态度还不算,没有王以哲、何柱国的同意,也就没有“东北军意见一致,团结一致”的说法,当然,这话对王以哲、何柱国来说也是一样的,要看少壮派们的意见。

    对于周副主席的表态,杨虎城、应德田和苗剑秋都听出了弦外之音,而孙铭九等人把这个答复,解读为**和红军也改变了态度,反对从渭南前线撤军,而且也不反对向中央军开战。

    **的这个表态,让主战派们认为开战的障碍已经消除,十分兴奋,他们便兴高采烈地分头到东北、西北两军中进一步串联鼓动,准备同中央军开战。

    少壮派们这种翻云复雨、忽阴忽阳的异常表现,使周副主席感到十分疑惑不解,在见到苗剑秋时,他好奇地问:“为何昨天两次请愿时,你们会突然哭得那么伤心?”

    “周先生,如果你们的党员死了,你们哭吗?如果不哭,这是不是不人道啊,是不是近乎残酷啊?”苗剑秋反问道。

    “噢,原来是这样!可是,西安事变以来,死伤的几乎全是蒋介石身边的人,你们东北军方面好像不曾死过什么人啊?”

    周副主席对苗剑秋等人的哭很是质疑。

    “我们今天的每一步前进都是用烈士的鲜血换来的,我们没有理由用廉价的眼泪来表示对死者的尊崇,我们只有加倍的努力把革命进行到底才是对他们最好最大的安慰。

    特别是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全国即将实现对内和平,对外共同抗日的大好局面前,对一些较小的不愉快,是不应该过分用眼泪去炒作,不能故意用痛哭来渲染悲情。”

    周副主席耐心地劝导着苗剑秋,如果他知道,就在前天夜里,苗剑秋等人曾秘密集会,开出一长串暗杀黑名单,并图谋策动暴乱的话,他一定为眼前这个人的演技所佩服。

    要知道,西安事变的目的,就是迫使老蒋同意停止内战,团结全国一致抗日,如今这个目的已经就要达到了,这几个人却要跳出来捣乱。

    在国内和平共同抗日局面即将形成的时刻,应德田、孙铭九和苗剑秋却放弃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初衷,反过来拒绝和平方案,还不惜冒险企图挑动内战。

    这里面是不是隐藏着不为外人而知的巨大阴谋?

    周副主席对三剑客们的所作所为,很是怀疑和不解,这些人会不会是被那些害怕和平、害怕停止内战、害怕一致抗日的人当枪使了?

    周副主席的怀疑很有道理,其实三剑客们早就被日本间谍盯上了,西安事变发生的当天,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平冈龙一已经感觉到机会来了。

    当天晚上,平冈龙一给外务省汇报以后,便安排领事馆的松尾太郎,带着两名随从,携带着电台,化妆成丝绸商人,潜往西安。

    松尾太郎是孙铭九1928年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时的同学,二人在笑学习期间关系相当不错。

    平冈龙一就是要利用松尾太郎的这层关系,接近孙铭九,采取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借机破坏东北军、西北军红军之间那很脆弱的三位一体关系。

    松尾太郎化名宋伟,带着化名向正田的相田正二和化名穆彩香的本木彩香,在第三天晚上,顺利到达西安城。

    松尾太郎同潜伏在西安的日本间谍接上了头,在钟鼓楼附近,租下了一座小院子,三人住了下来。

    第二天,松尾太郎只身来到西北剿总,见到了孙铭九。

    孙铭九看到松尾太郎的第一眼,愣住了,他不明白,自己的这个日本同学,此时此刻来到西安究竟是什么目的。

    “松尾……,你……?”

    “孙先生,我现在在做丝绸生意,前天从杭州过来的,从报纸上看到你现在成为大英雄了,特来祝贺。”松尾太郎见孙铭九身边有人,忙打断了他的话,先自我介绍起来。

    “谢谢,里面请!”孙铭九把松尾太郎让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