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73章 群龙无首

正文 第0273章 群龙无首

    跨入一九三七年,设在早稻田大学图书馆地下室里的电台,便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自从电台架设以后,日本外务省把“樱花会”的人员,以各种不同身份,大批派往中国潜伏。

    每天源源不断的情报,从上海,从南京,从西安,汇集到平冈龙一的手头。

    这天,冯晨把一份来自南京的电文,和一份来自西安的长电文,交到了平冈龙一的手中,平冈龙一指了指沙发,让冯晨坐下,自己则开始埋头译起电文来。

    冯晨给平冈龙一的茶杯添了添水,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平冈龙一把电文译出来。

    很过了一阵,平冈龙一译完电文,抬起头望着冯晨说:“冯桑,那个李士群上钩了。”

    “哦?罂粟花干得不错嘛。”冯晨说。

    “她们父女已经把秘密电台架设到了民党调查科特工总部附近,这样更有利于隐蔽。”平冈龙一说。

    “就怕李士群的老婆发现那里,她要发现罂粟花仍然在跟李士群来往,要是找到那地方,电台就有暴露的可能。”冯晨提醒说。

    “嗯,你的担心的有一定道理,下次发电时,提醒罂粟花同李士**往,要多多注意,别让叶吉卿腐恶了。”平冈龙一嘱咐道。

    “老师,罂粟花发回来什么消息了?”冯晨看似无意地随便问了句。

    “东北军67军军长王一哲被杀,东北军目前群龙无首,杨虎城节制不了东北军,这种形势,正是我们大日本在华北地区行动的大好时机啊。”平冈龙一说。

    “噢?王一哲被杀害了?谁干的?蒋介石?”冯晨问。

    “呵呵,不是蒋介石干的,是内讧,这个强硬的抗日分子,最终还倒在了他的部下们的枪口之下。”

    平冈龙一双手拢了拢头发,舒服滴靠在椅背上,似乎这个情报让他非常开心。

    冯晨想,东北军怎么会内讧呢?

    看来蒋介石把张学良扣押到南京,这一招狠毒啊!

    “老师,难道杀害王一哲,也是我们执行钓鱼计划的一部分?”冯晨从平冈龙一的神态中看出了端倪。

    “呵呵,冯桑,你终于明白过来了,不久的将来,张学良的东北军将会不复存在了,最低也是会四分五裂的。”平冈龙一微笑着,点了点头,很是得意。

    看来王一哲之死,是个巨大的阴谋!

    ……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不顾**方面和自己的亲信部下的劝阻,亲自把老蒋送回了南京,随即便被戴笠的人给软禁了起来。

    1937年1月,南京军事法庭对张学良进行审判,他的罪名是阴谋团伙首犯,对领袖使用暴行胁迫,杀害政府官员等等。

    最后判决结果是10年监禁。

    随后虽因蒋介石的《求情书》而特赦,免除了10年监禁,但仍然需要交由军事委员会严加管束,真正获得自由的希望彻底渺茫了。

    接着,南京政府宣布命令:

    撤销西北剿匪总司令部免除张学良职务;

    免除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职务;

    杨虎城、于学忠均予以撤职留任;

    任命顾祝同为军事委员会西安行营主任;

    任命孙蔚如为陕西省政府主席;

    免去朱绍良的兰州绥靖主任;

    任命王树常为兰州绥靖主任;

    任命冯钦哉为第17路军总指挥。

    于学忠在西安事变后暗中上表,效忠南京,但因兰州事变中,他的51军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受撤职留任处分。

    孙蔚如本来效忠杨虎城将军,但随后受杨渠统的策动,曾建议杨虎城武力营救蒋介石,这事汇报到老蒋那儿,所以他被晋升为陕西省政府主席。

    原来第17路军总指挥原是杨虎城,冯钦哉不愿意被说成是抢自己兄弟的权位的人,于是南京方面改任冯钦哉为第27路军上将总指挥,而孙蔚如被任命为第38军总指挥。

    这样一来,杨虎城就被夺去西北军的指挥权,西北军事实上已经被分解了,而且东北军、西北军还必须服从顾祝同的号令。

    张学良被判刑10年的消息传到西安,顿时西安城内一片哗然。

    设法救出张学良,成为西安事变参与者的共同愿望,东北军上下各级军官们的唿声尤其强烈,特别是少壮派的军官们。

    张学良平时为人仗义,他对政训处少将处长应德田、卫队营营长孙铭久、机要秘书苗剑秋等自诩为的“三剑客”,以及何镜华等少壮派们更是十分器重,正因为如此,这批年轻人与少帅的情谊特别深厚。

    自从张学良送老蒋走后,这批少壮派们感到,有张学良的日子和没有张学良的日子,大不一样了。

    想当日,作为少帅身边的亲信,底下的军长、师长们把他们看成少帅的代表,谁敢不笑脸相迎?

    按当时发动事变时的局面设想,用不着多长时间,东北军内部就将改朝换代,军长、师长们个个都要改名换姓。

    那料到,让少壮派们没想到的是,事变变成了如今的场面,张少帅遭逮捕判刑!

    没有张学良的日子,应德田他们,马上发现是水火两重天,没人再把他们当回事,一种可怕的失落感笼罩在“三剑客”的头上。

    按照应德田、孙铭久、苗剑秋及何镜华等年轻人的设想,东北军、西北军和红军首要的大事,就是立即向中央军发起进攻,一路攻下南京救出张少帅。

    为此,他们感到必需不顾一切,把“三位一体”纳入“武力救张的根本计划”!

    他们设想过如何获得军事指挥权的问题,后来,听说老蒋特赦了张学良,他们这才松了口气,暂时取消了军事进攻的强烈渴望。

    但左等右等,却怎么也不见张学良回来。

    孙铭久等人毕竟是年轻人,他们以为唯一能迫使蒋介石改变主意,放回张学良的途径,就是针锋相对的斗争!

    愤怒的呐喊、强烈的抗议、勇敢的战斗,才能打痛南京方面,才能迫使老蒋屈服,但少壮派们有幻想而无途径、有雄心而无真能耐,他们不可能成为主流势力。

    实际上,**领导周副主席和杨虎城、王以哲、何柱国等才是营救张学良的主流方面,但在如何营救张学良的策略方面,则有一个演变过程。

    周副主席和杨虎城、王以哲、何柱国等在一开头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他们都知道,当初张学良送老蒋回南京,本来就是羊送虎口,基本是有去无回。

    **周副主席在机场上追不到张学良时,就顿足后悔,来迟一步!

    而老练的杨虎城、王以哲、何柱国等人,最后都苦劝张学良一到洛阳就立刻返回西安,如果张学良一意孤行,继续送蒋去南京的话,那回来的希望就渺茫了。

    果然不出所料,张学良被老蒋软禁了,消息传来,杨虎城和王以哲他们全都急了,杨虎城知道,自己必须与东北军共存亡却又领导不动东北军,他更迫切需要张学良。

    而王以哲、何柱国等则认为张学良如果不回来,东北军就很有可能会垮掉,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可能的救回少帅。

    但此时,是否肯释放张学良的主动权,已经全部掌握在南京老蒋手中,西北方面除了利用和平手段进行规劝之外,几乎无计可施。

    须知,军事实力的悬殊太大了,此前,东北、西北军已经在中央军46军的一个师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毫无抵抗能力。

    面对一个46军尚且如此,何况整个中央军?少壮派扬言,通过战争打到南京去,救出张少帅,莫非是疯子说梦?(未完待续。。)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