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72章 旧情复燃

正文 第0272章 旧情复燃

    叶吉卿定定望着方小兰,等待着她的态度,方小兰突然明白了,脸一红说:“小姐,您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和你开什么玩笑??”叶吉卿严肃起来。

    “你过来,我告诉你。”叶吉卿给方小兰招了招手。

    接着叶吉卿就在方小兰的耳边低低地说:“我想把你嫁给咱家先生,这样不还是在家里吗?”

    “你愿意吗?”叶吉卿问。

    方小兰的脸颊更红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叶吉卿才好。

    “小兰,你倒是说话呀!”叶吉卿逼视着她。

    “我听小姐的。”方小兰声音低低的说。

    “好,你既然听我的,那我就做主,把你嫁给咱家先生,这样我放心。”叶吉卿做出了决定。

    当天晚上,夫妻谁在床上,叶吉卿向李士群宣布了这个决定。

    “这样你总可以满意了吧,小兰是看着她长大的,给你一个黄花闺女,难道还比不上你那个欢场女子?”叶吉卿说。

    李士群心里暗自欢喜,他早已动过小兰的念头,只是碍着叶吉卿,不敢下手,现在听到这意外的消息,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夫人,这不好吧,小兰姑娘会同意?”李士群问。

    “我说的是真的,难道你不要吗?小兰姑娘那里你别管,有我。”叶吉卿说。

    李士群心里想,看老婆的样子,不像是试探,他高兴得双手搂抱着叶吉卿亲了又亲说:“老婆,你真好!”

    “知道我好就行!”叶吉卿推了下李士群。

    叶吉卿真是说到做到,第二天就给小兰买了全套的身上的穿戴,在第三天,叶吉卿就给两人圆了房。

    按照叶吉卿的主意,本来准备请客,但是李士群认为,国民政府是不允许公职人员公开纳妾的,也就没有惊动别人。

    好在方小兰也不计较这点。

    事情办妥当后,叶吉卿这才放心地回了上。

    不过,在临行前,她再三叮嘱小兰要管住丈夫李士群。

    男人本来都有喜新厌旧的本性,李士群骤然得到了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妾,真像一跤跌在蜜糖缸里,骨头都甜酥了。

    这叶吉卿走后,李士群也就安分起来,不再做拈花惹草的梦了。

    方小兰自小跟着叶吉卿,形同姐妹,非常忠于叶吉卿,她不断写信到上海,把李士群的情况,事无巨细都报告给叶吉卿。

    自然这些信上说的都是“太平无事”。

    叶吉卿看到信件后,她的心情非常复杂,高兴中夹杂着嫉妒。

    高兴的是她的“掉包计”成功了,嫉妒的是,她手中的李士群竟为自己的丫头方小兰所共有。

    此后,叶吉卿会突然来到南京,小兰也非常识趣,立马便抱起被窝,到下房里去睡,所以,主仆间倒也相安无事。

    叶吉卿在人前人后都回夸赞小兰姑娘好。

    过了一个多月,春节慢慢临近,一天,方小兰突然喜滋滋地告诉李士群说:“先生,我已经有了。”

    “什么?你怀孕了?是真的吗?”李士群有点不相信。

    “我上午去鼓楼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已经有了。”

    李士群喜出望外,激动地抱着方小兰温存了一番,他已经三十二岁了,与叶吉卿结婚六年至今,叶吉卿才生了一个孩子。

    现在方小兰一举成功,这就怀上了,这让他哪有不高兴的道理?他搂抱着方小兰,连连吻着说:“小兰,我该怎么谢你呢?”

    方小兰这个小丫头,也在编织着自己的美梦,她希望明年给李士群生个儿子,那么她的地位也就巩固了。

    岂料梦残香殒,半个月后,方小兰上街买菜时,不小心被日本大使馆的一辆车子给撞到了小肚子上,当下流产,因大出血而去世。

    叶吉卿闻讯,匆忙从上海赶往南京,协助李士群处理后事。

    方小兰死后,李士群非常悲痛,终日抑郁寡欢。

    加上春节临近,叶吉卿也就暂时住在南京陪伴着他,其实叶吉卿的骨子里,还是想管着他,怕他没了方小兰后会另寻新欢。

    李士群当然清楚叶吉卿的用心,表面上装作不知道,两个人又甜蜜起来。

    李士群夫妻间的亲密恩爱,使李士群的那些朋友们感到大惑不解。

    苏成德见到人就说:“谁说士群同吉卿夫妻不和?真是胡说八道,两个人之间甜蜜得很呐。”

    这些话传到叶吉卿耳朵中,她暗暗高兴,这正是她的心计所在。

    春节到了,叶吉卿安排人,把自己的老娘也接到了南京,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在南京过了个团圆年。

    正月十五刚过,叶吉卿丢不下上海那一摊子事情,还是带着老娘回上海去了。

    临别时,叶吉卿当然少不了对李士群一番嘱咐。

    “夫人,你放心好了,自从小兰不在了,如今我已心如死灰,再说了,夫人你又待我这么好。”李士群声情并茂,诚恳地保证着。

    叶吉卿虽然未必真相信,但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

    叶吉卿一走,李士群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便来约他上歌场、下馆子,在这纸醉金迷的生活中,李士群慢慢地把方小兰给忘了。

    因为元宵节刚过,南京城里还沉浸在一片歌舞升平景象,夫子庙里,秦淮河畔,达官贵人们朝朝笙歌,夜夜元宵。

    真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国家兴与亡。

    此时,日本也加紧了在华北地区的挑衅,同时,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促使国共双方也正在进行着联合抗日的谈判。

    春节后,中共中央机关正式迁入延安,抗日红军大学,正式改名为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红色中华通讯社改名为新华通讯社。

    民党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的工作目标,也进行了及时转换,由以前重点对付地下党,转变为重点对付日本间谍。

    这天晚上,李士群在秦淮河边的餐馆,招待从上海来南京述职的苏成德,几个人刚刚走到一家餐馆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餐馆里走了出来。

    “香君?”李士群喊了声。

    从餐馆出来的正是李士群还没有忘怀的盛香君。

    盛香君听到喊声,楞了楞,站着抬起头,含情脉脉地望了眼李士群,没有应声。

    此时,盛香君的养父也从餐馆内走了出来,扫了眼李士群等人,上前拉着盛香君说:“闺女,咱们走。”

    盛香君再次深情望了眼李士群,然后转身,随着自己的养父朝前走去。

    “香君,你等等!”李士群追了过去。

    “李先生,请你不要打扰我女儿的平静生活。”盛香君的养父站在盛香君的面前,拦着走过来的李士群说。

    “我对不起香君姑娘。”李士群说。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盛香君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香君,你们现在住在哪儿?靠什么生活?”李士群关心地问道。

    “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盛香君用凤眼,温情地瞟了眼李士群,轻启朱唇说道。

    “香君,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在道署街附近,给你们父女租个四合院,然后再给你们请个老妈子,你们父女就住在南京,别再到处漂泊了。”

    李士群看到盛香君楚楚动人的模样,早已经把叶吉卿的嘱咐,忘到九霄云外。

    “难道你不怕你家的那个母老虎吗?”盛香君抬眼望了望李士群问。

    “香君,道署街靠近我上班的地方,我每次去看望你们父女也方便,再说了,我家那母老虎她在上海。”李士群说。

    “爹,李先生这样盛情,你说我们……?”盛香君偏头望着养父问。

    “唉,爹爹听你的。”

    就这样,盛香君父女在道署街附近,一个小小的四合院内住了下来。

    <!--gen1-1-2-110-20723-481580512-1492760767-->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