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70章 小虾咬钩

正文 第0270章 小虾咬钩

    一个星期后,南京城南的道署街,民党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里一片繁忙,工作人员们进进出出,忙碌地甄别着在押的政治犯,因为西安事变已经和平解决。

    今天蒋介石在张学良的陪同下,已经从西安飞回了南京,陈立夫命令徐恩增暂时停止抓捕共党分子,仔细鉴别在押的政治犯。

    因为就在12月23三日,蒋介石已经口头答复西安方面提出的六项主张:

    1、停战,撤兵至潼关外;

    2、改组南京政府,排逐亲日派,加入抗日分子;

    3、释放政治犯,保障民主权利;

    4、停止剿共,联合红军抗日;

    5、召开各党派各界各军救国会议;

    6、与同情抗日国家合作。

    虽是口头答应,但由宋氏兄妹作保,12月25日下午,蒋介石乘飞机离开西安,张学良不顾亲信和我党代表们的劝阻,亲自陪同,当日抵达洛阳。

    离开西安前,张学良留下手令,把东北军交给杨虎城指挥。

    12月26日,蒋介石从洛阳抵达南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随即张学良被扣留南京。

    ……

    南京秦淮河畔的夫子庙,是最繁华的地段,特别是在晚上,这里就成了灯月交辉、笙歌彻夜的欢乐世界。

    这里是男人们的天堂!

    忙了一整天的李士群,下班后,带着一众狐朋狗友,又来到夫子庙这里,自从徐恩增把他安置到特工总部,任侦查员兼留俄学生招待所副主任后,他的日子过得很逍遥。

    老婆叶吉卿被上海的事情绊着,很少到南京来,这让李士群像出了笼子的鸟儿,自由飞翔,好色的本性也表露无疑。

    秦淮河的北岸靠着路北有一条狭长的街道,街道两边全是茶楼酒馆,什么“仙子楼”、“状元阁”、“聚贤楼”、“江南一枝花”、“轻烟翠柳楼”等等,只听名字便会让男人们产生遐想,所谓“花月春风十四楼”。

    靠着街道的南边,是秦淮河有名的风月场所,都是歌场茶园,只要买了门票进去,就可以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听着歌赏曲。

    这里最有名的一家歌园叫“香君坊”,前几天忽然来了一位叫盛香君的年轻美貌女子,据说她是从杭州来,自小无父无母,被一位江湖卖唱的艺人收养,从小调教,琴棋书画无所不能。

    盛香君生性聪明,无论什么时兴小调、江浙文戏、北方曲艺,一学就会,加上长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仪态妩媚,刚刚来到香君坊,立刻便成为红人。

    李士群今天过来,就是要会会这个盛香君。

    一行人丛拥着李士群,来到香君坊,选了张靠前的大桌子坐了下来。

    不一会,在喧闹声中,盛香君上场了,她在台中一站,凤眼朝着台下缓缓扫了一眼,全场立刻静了下来。

    先由帮场的歌女唱了一曲《月下美人》,歌声刚停,台下就有一位商人模样的人喊道:“我出大洋二百元,请香君姑娘亲自唱一曲《花好月圆》。”

    “谢谢这位先生!”

    盛香君给那位商人鞠了一躬,正要启唇演唱,忽听台下有人高喊:“老子不许她唱,哪儿来的狗东西,凭什么在老子们面前来摆阔!”

    一个彪形大汉从台前站了起来。

    这一下全场愕然。

    谁知,这位商人也不是好惹的,他也忽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道:“尼玛的,反了不成?老子点谁唱,花多少钱,你管得着?你算什么玩意?!”

    商人这么一骂,那名大汉更是勃然大怒,从腰中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朝着商人直刺过来。

    见此变故,台下的看客们都惊呆了。

    正在大家一愣神之际,那商人身边忽地又有一人站起来说:“妈滴比,从哪儿冒出个不长眼的货色,敢得罪我家大爷。”

    说着话,拔出身上的手枪,朝着从空中放了一枪。

    枪响以后,全场大乱,此时有人又把电闸拉了,场内一片漆黑。

    台下那些看客们,惊叫着,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窜。

    台上的盛香君同帮场的歌女李翠兰,似乎被吓得全身发抖,从台上向幕后急奔,慌乱中找不到后门。

    正当二人发急时,忽然听得有人叫道:“盛小姐,你们不要怕,请跟我来!”

    接着,盛香君和李翠兰身后,亮起了电筒的光。

    二人跟着手电筒的亮光,匆忙出了后门,来到了外面的街上,引路人指着街边的一个馄饨担子旁的木凳,说:“盛小姐,你们在这里先坐一会,不要紧的,马上就会有警察赶过来维持秩序。”

    “请问先生……?”盛香君含情脉脉,轻启朱唇,嘤嘤地问了声。

    “哦,我是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的,我叫李士群,请盛小姐放心,我不是坏人,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正说话时,大批警察赶了过来,香君坊里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看来几个肇事的人已被抓住。

    “盛小姐,没事了,我送你们回去吧。”李士群说。

    “好的,多谢李先生了!”盛香君答应着,紧随李士群身后回到了香君坊,正好盛香君的养父也找了过来。

    “盛小姐,这会安全了,那我就告辞了。”李士群同盛香君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此后几天,李士群几乎每晚都到“香君坊”里来听盛香君唱歌,盛香君父女对李士群格外的热情。

    慢慢地,一个星期后,李士群就和盛香君成了相好,两人的关系便如胶似漆了。

    有了盛香君,李士群几乎把老婆叶吉卿忘了,一有空就泡在香君坊。

    由于李士群利用自己的身份,同警察们打了招呼,再也没有人到香君坊来闹事,更没人来找盛香君的麻烦,香君坊的生意更加红火了。

    盛香君很是感激李士群,对李士群嘘寒问暖,伺候的非常到位。

    李士群开始夜不归宿,经常在盛香君的住处过夜。

    有道是,欢娱嫌夜短,悲愁恨更长。

    几天后的晚上,李士群又宿在盛香君这里。

    本来头天晚上听歌喝酒,闹得很晚,睡的时候就已过了子夜,天明时两个人又温存了一番,两人酣畅琳琳地同时又睡了过去。

    日上三竿,两人犹自并头睡着。

    嘭、嘭、嘭!”

    一阵敲门声,李士群惊醒了。

    他推推身边的盛香君问:“香君,外面有人敲门,是谁来了?”

    “管他是谁,有人开门的,我们睡我们。”盛香君睡眼朦胧地嘟哝了一句。

    李士群感觉不对,拿过衣服,准备穿衣起床。

    “士群,再陪我睡一会嘛。”盛香君伸手抱住李士群,在他胸膛上轻轻吻了吻,纠缠着,不让他起床。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噪杂的脚步声,很快有人敲起了盛香君的卧室门。

    “盛小姐,李先生,有客人来了,快开门。”外面传来盛香君的帮场李翠兰的声音。

    李士群赶紧披了睡衣,起身开门。

    房门打开,一下挤进来两个人,李士群一看,顿时双腿打颤,面无血色。

    来者正是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和她的陪房丫头小兰。

    “李士群,你没有想到我会来这里吧?”叶吉卿站在房间里,冷冷问了句。

    “是,夫人,你坐。”李士群哆哆嗦嗦地回答道。

    “好哇,李士群,你现在长本事了,你发迹啦,背着我在外面搞起女人来了!”叶吉卿柳眉倒竖,指着李士群发起火来。

    盛香君一看这样子,心里明白,来人是李士群的妻子。

    盛香君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衣服穿戴整齐,毫不慌张地说:“这位肯定是李太太吧,请坐!我们有什么话坐下来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