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55章 各怀鬼胎

正文 第0255章 各怀鬼胎

    见冯晨同石川正雄走来,犬养健和影佐祯昭主动迎上前来。

    “冯桑,我们等你一阵了。”犬养健握了握冯晨的手。

    “影佐君好!”同犬养健握过手,冯晨接着同旁边的影佐祯昭打着招呼。

    “呵呵,冯桑,气色不错呀,就是有点瘦了,看来训练挺辛苦吧。”

    握着影佐祯昭的手,冯晨心里想,看来自己参加秘密训练,在影佐祯昭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在这个人面前,言行一定要注意。

    “犬养君,影佐君,今井君还没到?”石川正雄大大咧咧地问道。

    “今井中佐去接高宗武先生去了。”影佐祯昭回答道。

    四个人正寒暄着,一辆小轿车缓缓停在了停车场,今井武夫从驾驶室里先跳了下来,接着先后从车上下来两位三十多岁的男人。

    一位穿着长衫,年龄稍大的,打扮得同大学教授一样,另一位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穿着西装,带着副眼镜,浑身透着股文雅之气。

    冯晨心里想,年轻一点的,穿西装的肯定是高宗武无疑,那么另外那位穿长衫的人,又是谁呢?

    估计也是被“钓”对象吧。

    冯晨想着时,犬养健在先,带着大家迎了过去。

    “欢迎高先生!”犬养健热情地同穿西装的那人握着手。

    “陶教授好!”接着犬养健又同穿长衫的那人握了握手。

    “高先生,陶先生,这位就是冯晨冯先生。”今井武夫向两人介绍着冯晨。

    “冯先生好,久闻大名,只是无缘结识。”

    高宗武脸上带着微笑,伸出手同冯晨握了握,偏过身,给冯晨介绍着旁边那位姓陶的男人:“这位是陶希圣陶教授,中央大学政治学教授。”

    “陶教授好!”冯晨忙同陶希圣握了握手。

    陶希圣这个人,冯晨还真是听说过。

    陶希圣自1929年以后,先后被聘任为复旦大学、劳动大学、暨南大学、上海法学院,立达学院教授。

    去年,陶希圣曾经联系十名教授,在上海《文化建设》刊物第四期上,公开发表《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

    宣言声称:中华民族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已经失去存在的依据,因此,要使中国能在文化领域中抬头,要使中国政治、社会和思想都具有中国特征,就必须从事于中国本位文化建设。

    这个宣言,旗帜宣明地反对“*****的主张,这就是有名的“十教授宣言”,在去年曾引起了关于中国文化的大讨论。

    冯晨非常赞成这个宣言!

    如今宣言的发起人就站在面前,冯晨不由得萧然起敬。

    可接着又纳闷起来,这个极力反对文化****的文人,怎么会同日本人搅合在一起了?

    正在冯晨走神时,今井武夫礼让着大家,走进了帝国过饭店。

    一行人来到二楼的餐厅,在一间很大的包间里坐下,服务生进来,给大家倒过茶水,把包间们带上,出了包厢。

    “高先生,汪先生的会诊结果,明天便可以出来。”坐在高宗武身边的今井武夫首先开口说道。

    “多谢今井君了。”高宗武客气着。

    “不知高先生之前,是否了解冯先生?”旁边的影佐祯昭在冯晨和高宗武的脸上,来回看了看问道。

    “呵呵,冯先生乃青年才俊,上海文化界名人,冯先生的事情我了解得不少,只是无缘结识冯先生而已。”高宗武微笑着恭维了冯晨几句。

    “高先生过奖了,同高先生相比,冯某人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冯晨谦虚道。

    “令尊冯明轩冯参议,我倒是非常熟悉。”高宗武说。

    “呵呵,多谢高先生关心。”冯晨微微笑了笑。

    冯晨突然明白了,佐尔格说过的话,今井武夫有可能会把自己当做钓饵,今井武夫等人应该是非常了解自己的家庭背景的。

    自己的父亲,民党元老这块招牌,还是有一定份量的。

    “冯先生这次在早稻田大学,主修什么课程?”高宗武旁边的陶希圣打量着冯晨问。

    “陶教授,我还是主修的新闻学。”冯晨回答道。

    “冯先生对记者这个行业很感兴趣啊。”影佐祯昭插话道。

    “其实我认为,影佐中佐最适合做记者了。”冯晨瞟了眼影佐祯昭说。

    “哈哈,知己,知己啊!冯桑,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我入错行了。”影佐祯昭大笑着指了指冯晨。

    “高先生,冯先生听说汪先生在东京治病,想去探视探视,无奈冯先生之前同汪先生不太熟悉,不知高先生能否引见一下?”今井武夫忽然把话题转到汪精卫身上。

    “好说,好说,汪先生虽然同冯先生不熟,但同冯先生的令尊大人冯明轩参议交情很深,明天我可以带冯先生去医院,代令尊看望一下汪先生。”高宗武很爽快地答应了。

    “那多谢高先生了!”冯晨感觉自己有点被今井武夫绑架的感觉。

    “不用客气,像冯先生这样年轻有为的才子,汪先生一定会非常喜欢的。”高宗武似乎对冯晨也存在着结交之意。

    “高先生,你是外交部亚洲司司长,不知你对中日关系的前景是如何看的?”冯晨想试探试挥高宗武的深浅,装出一副无话找话的样子问道。

    “我的最终意愿,是中日之间的关系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实现东亚历史性的变改为目的。”高宗武的口气很大。

    “噢,那高先生对我们大日本要求你们,取缔国内的排日活动和降低对日贸易关税是什么态度呢?”影佐桢昭问了句。

    “呵呵,说实话,影佐君,做为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我不得不妥善处理这些事,但实际上,这些事务性的交涉,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高宗武充满自信地回答说。

    “高先生,那汪兆铭先生来东京,除了治病,还有其他特殊任务吗?”石川正雄促上前来,问出了一个很敏感和很愚蠢的问题。

    “哦,石川君,你不问我倒是忘了告诉大家,汪先生除了来日本治疗枪伤,还有项特殊任务就是在日本疗养。”高宗武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冯晨发现,像这样的问题,高宗武之前肯定详细考虑过,在公众场合该如何回答。

    同时,冯晨还发现,高宗武的确是个反应灵敏的外交官,很会给人面子。

    “陶先生去年发起的十教授关于《中国本位的文化建设宣言》,我也曾经拜读过,不知陶教授对中日文化融合有何见教?”犬养健不失时机地把话题转移到陶希圣身上。

    “犬养君,其实你们大和文化同我们中华文化一样,近年来,受西洋文化的激荡,文化日趋损败,西方文化的压迫日加严重,同样需要自救建设。”陶希圣回答说。

    “我很赞同陶教授的这个见解,那么既然这样,我们大和文化和你们中华文化又同宗同源,都属于东亚文化,何不融合起来,抗衡西方文化的压迫?”犬养健反问道。

    “犬养君的这个想法太好了,不仅是我们中华文化和你们的大和文化需要融合,还有大韩文化,都应属于我们东亚文化范畴,也应融合起来,共同抵抗西方文化之腐蚀。”

    陶希圣不愧是教授,侃侃而谈。

    “那以陶教授的想法,我们大东亚文化该如何才能融合起来呢?应该由谁来主导融合呢?”今井武夫问了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呵呵,今井君,你的这个问题,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回答的,我认为,无论中华文化,还是大和文化,在建设上,都要有自觉与自信。”陶希圣微微笑着,避开了正面回答。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