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48章 枯燥训练

正文 第0248章 枯燥训练

    天亮后,梧州城下起了瓢泼大雨。

    郑抱真和赵世发两人毕竟是男人,伤心归伤心,但看着哭得痛不欲生,死去活来的王亚瑛和陈晓云,郑抱真觉得这样哭下去不是个办法。

    “嫂子,你不能再这样哭了,你同晓云姑娘,先把九哥放下……”郑抱真不知道怎么样劝解,劝着劝着,竟然自己又哽咽了起来。

    “郑哥,你在这里先照顾着嫂子们和九哥,我跟李将军的家丁先去买口好棺材,九哥不能就这样血淋淋的放在这儿。”赵世发带着哭腔建议说。

    郑抱真点了点头。

    赵世发带着家丁去置办棺材去了。

    郑抱真起身说:“嫂子,晓云姑娘,你们两个别在哭了,九哥的大仇我们一定会报的,现在耽误之急是先把九哥的后事办了。”

    “抱真,一切你做主吧。”王亚瑛终于有气无力地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好多事情,需要等李济深李将军回来,商量以后定夺,马上世发把棺材买回来后,我们先把九哥装殓了。”郑抱真说。

    王亚瑛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

    上午,李济深将军在白崇禧的陪同下,风尘仆仆地从南宁赶回了梧州,直接来到了余婉君的租住地。

    客厅里放着王亚樵的棺材,王亚瑛、陈晓云一身缟素,正跪坐在棺材前烧着纸钱。

    看到此种境况,李济深偏头冷眼看了看身边的白崇禧。

    “你们梧州的治安竟然是这个样子?!查处凶手没有?”白崇禧假惺惺地训斥着陪在他身边的梧州警察局长。

    “白长官,凶手就租住在不远处的四合院,我们的人赶过去以后,只发现了租住在这里的余婉君的尸体,其他什么都没发现。”警察局长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饭桶!”

    白崇禧摆了摆手,赶走了警察局长。

    “健生,这明摆着是戴笠的人干的,除了他们还能有谁?”李济深气愤地质问着。

    “即便是他们,这也要讲究个证据啊!”白崇禧说。

    “哼?证据?你白健生、李德邻现在竟然让戴笠的人,在这广西地盘上胡作非为,还有脸说什么证据?!”李济深由于悲愤,当着众人竟然没给白崇禧留面子。

    “任潮兄息怒,我马上安排得力人手,迅速缉拿凶手。”白崇禧承诺着。

    其实李济深心里很清楚,现在还到哪里去缉拿凶手?!

    复兴社的特务陈志平一行,连夜带着剥下来的王亚樵脸皮,趁着夜色乘船离开了广西,回南京请功去了。

    白崇禧安抚了一阵王亚瑛等人,让秘书放下1000大洋,借口回去督办缉拿凶手,先行离开了。

    “李将军,九哥的安葬之处还望将军多多操心。”白崇禧离开后,郑抱真双手抱拳,给李济深施了一礼,请求道。

    “这个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去办理去了。”李济深回答说。

    “多谢李将军!”郑抱真再次给李济深拱了拱手。

    ……

    三天后,在梧州城外一个名叫“倪庄”的地方,墓地里竖起了一块新石碑,石碑上面刻着:“安徽闻人王亚樵之墓”一行大字。

    石碑后面,则是一座新坟!

    此时,余亚农带着**主要领导人同意接受王亚樵等人的信件,从陕北赶回了梧州。

    知此变故,余亚农来到倪庄王亚樵的坟头,伏地痛哭!

    可是,为时已晚。

    余亚农掏出信件,眼含热泪地在坟前诵读,接着又亲手把信件焚烧祭奠。

    王亚瑛默默看着余亚农做完这一切,这才大声对在场的众人说道:“兄弟们,我们到陕北去,去完成九光未完成的心愿!”

    当天,王亚樵的部下们,在郑抱真、余亚农、王亚瑛的带领下,众人离开广西,奔赴陕北。

    ……

    日本东京,富士山下的秘密训练基地。

    冯晨身着迷彩服,抱着毛瑟98k狙击步枪,已经在灌木丛中静静的守候了两个多小时。

    德国教官今天安排的这个科目,主要是训练冯晨的隐蔽技巧和耐受能力。

    训练已经半个多月了,冯晨才发现,这里完全不是训练特工,更像是训练职业杀手。

    平冈龙一是什么目的?难不成想让自己成为一名杀手?

    半个月来,冯晨基本上也适应了这里的训练习惯。

    人也变得又黑又瘦。

    又过了十几分钟,距离德国教官的要求,还差半个多小时,冯晨实在忍受不了,身子动了动,德国教官杜登不知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

    “一品红,你犯规了!”训练一个星期后,冯晨才知道这个德国教官叫杜登。

    “杜登先生,我实在受不了这种训练。”冯晨抱着枪站了起来。

    “受不了也要坚持,训练时敷衍,将来你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杜登大声说道。

    一段时间的接触,冯晨发觉,杜登这个人看似冷酷,实则是个热心肠的教官,他不仅是个武器方面的专家,还有着全面的军事技能素质。

    “杜登先生,你这是在训练杀手吗?”冯晨问道。

    “不,不,不,你这只是初级的训练,连自保都谈不上,更不用说杀手了,你离杀手的距离太远了。”杜登摆了摆头说道。

    “哦?那杀手有什么标准吗?”冯晨问。

    “炮兵的敌人是敌人的炮兵,所以要想成为杀手,就要做到,首先不能被人杀掉。”杜登回答道。

    “我不懂,一个杀手有具体标准吗?”冯晨继续问道。

    冯晨是想用这种方式,拖延训练时间,冯晨发现这个德国教官很有讲解**,只要你有疑难问题问他,他总会毫不厌烦地耐心给你解答。

    “一个杀手首先要做到,冷心冷血,要抱有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的心态。”杜登回答说。

    “这个我肯定做不到。”冯晨嘟哝了一句。

    “其次,一个杀手,必须要精通一门杀人绝技,比如枪、匕首,甚至是你的拳头。”杜登接着说道。

    “呵呵,这个嘛,要看你怎么样训练我了。”冯晨望着杜登笑了笑

    “还有,就是要观察力强,机警,对一些细微之处必须谨慎。”杜登继续解说着。

    “这个我做得到。”冯晨说。

    聊起了杀手这些事,冯晨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王亚樵。

    王亚樵算是真正的杀手吗?

    王亚樵并不冷心,更不冷血,相反他是个杀富济贫的热血男儿。

    也没听说过,王亚樵究竟精通什么杀人绝技。

    可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却是响彻中国大江南北,令很多人谈之色变的暗杀大王。

    王亚樵为什么能够让那么多人胆寒?还不是凭借他的一腔嫉恶如仇,忧国忧民的热血?

    所以,冯晨在心中,暗暗腹诽着德国教官杜登的这套理论。

    杜登的杀手理论,充其量只是培养一个杀人机器而已。

    冯晨不清楚,在他想念王亚樵时,这个一代暗杀大王,已经血染梧州。

    在闲聊中,半天的训练时间总算混过去了。

    冯晨心里一直盼着,能尽快结束这种毫无意义的训练。

    中午饭后,平冈龙一突然来到了秘密训练基地。

    “呵呵,冯桑,在这里训练还习惯吗?”在冯晨住的帐篷里,平冈龙一望着又黑又瘦的冯晨问道。

    “老师,快把我弄回去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冯晨回答说。

    “就剩下半个月时间了,坚持一下就过去了。”平冈龙一淡淡说道。

    “老师怎么今天有时间到这里来了?”冯晨问。

    “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我明天要去山海一段时间。”平冈龙一说。

    “去上海?”

    “是的,最近中国各方军事势力,有联合对付我们大日本的迹象,特别是国共两党,私下接触频繁,外务省派我去上海,先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平冈龙一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