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47章 喋血梧州

正文 第0247章 喋血梧州

    王亚樵去梧州参加宴会,料神村李公馆里的王亚瑛和陈晓云坐卧不宁。

    “亚瑛姐,我心里一直发慌,九哥不会出什么事吧。”陈晓云一会坐下,一会站起来,望着愁眉苦脸的王亚瑛问。

    “我们今天应该跟过去的。”王亚瑛说。

    “亚瑛姐,你说九哥什么时间能回来?”陈晓云担心地问道。

    “按常理,宴席最多闹腾到10点左右,要是12点九哥还不回来,我们两人到梧州城去找他。”王亚瑛望了眼陈晓云。

    王亚瑛知道,这个陈晓云虽然比自己小得多,但对王亚樵的感情不亚于自己,王亚瑛也挺喜欢陈晓云的稳重贤惠。

    “亚瑛姐,我担心九哥今晚不会回来,他可能会到余婉君那里。”陈晓云把自己心里的担心说了出来。

    “哦?你怎么会有这个担心?我们两个还拴不住他的心?”王亚瑛用疑问的眼神,望着陈晓云问道。

    “亚瑛姐,有件事情,我一直憋在心里,没好意思告诉你。”陈晓云脸上飞起一抹红晕,瞟了眼王亚瑛说道。

    “什么事情?我们两人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王亚瑛有点责怪起陈晓云。

    “亚瑛姐,我几次和九哥那个的时候,九哥到最后,嘴里都会喊着‘婉君,婉君,你把我魂儿都偷走了’,我伤心了好一阵子。”陈晓云红着脸,说出了实情。

    “唉,他们两个之间,早就有那事情了,余婉君是个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骚娘们,我多次劝九哥,离她远点,他就是不听。”王亚瑛叹了口气。

    “她就是个灾星,刚刚嫁给立奎哥,立奎哥就被戴笠给抓了。”陈晓云愤愤说道。

    “晓云,这么说,九哥他今晚肯定会去余婉君那里。”王亚瑛显出些无奈。

    “姐,我这会去找李家管家,给我们备两匹马,我们去梧州找九哥,我今天心里发慌的厉害。”陈晓云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

    “好,我们一起去找管家。”王亚瑛起身,同陈晓云一道走出了房间。

    ……

    王亚樵被王妮娜引进院子里,突然感觉到这院子里异常的静谧,王亚樵浑身打了个激灵,酒醒了一大半。

    “房间里怎么会没灯光?”王亚樵右手伸向腰间,扭头问着王妮娜。

    “王先生,余太太在后面房间里洗澡,你是知道的,女人家洗澡,窗帘拉得严实,我刚才出来开门时,顺手又把客厅灯关了。”王妮娜异常镇静地回答道。

    王亚樵依然警惕着,朝着正屋走去,右手警惕地摸着腰间。

    “婉君,洗完了没?”王亚樵大声喊着余婉君的名字,一脚跨进了黑漆漆的客厅里。

    突然,久经沙场的王亚樵,感觉屋内有异,酒全醒了,扭头朝后一看,王妮娜也没见了。

    “不好!”

    好个王亚樵,知道情况有变,不退反进,纵身跳起拔枪就打。

    但屋里埋伏着的20多名复兴社的顶尖杀手,有备而来,他们自知凭借刀枪,很难绝杀王亚樵,他们将早已准备好的生石灰,从四面撒向王亚樵。

    生石灰弥漫整个房间,王亚樵顿时被呛得眼睛刺疼,身体呆滞。

    就在这一瞬间,二十几只无声手枪齐发,饶是王亚樵这个天下第一杀手,在狭小的客厅里,东躲西跳,也没躲过密如雨点般的子弹,大吼了一声,倒了下去。

    复兴社的杀手们,见王亚樵倒下,抽出身上的匕首,一拥而上,乱刀齐下……

    猛虎难敌群狼,一代暗杀大王,倒在了血泊中。

    房间里灯亮了,陈志平吩咐道:“把他的脸皮剥下,快速撤离现场,马上警察就会赶过来。”

    一名特务上前,拿着匕首,把王亚樵的脸皮给剥了下来。

    房间里充满着血腥味道。

    接着,陈志平带着杀手们,快速撤回到他们住着的四合院。

    “志平……”余婉君看到陈志平一脸杀气的回来了,忙迎了上去。

    陈志平冷眼看着走近自己的余婉君,立即挥起手上的匕首,狠狠刺向她的胸部。

    “志平……,你……”

    陈志平猛然拔出匕首,顿时余婉君的胸前血流如注,慢慢倒在了地上。

    “别怪我无情,戴老板交待,象你这种连恩人都出卖的女人,绝对不能留下活口,你就到阴间去向王亚樵赎罪吧。”

    陈志平一边擦着匕首上的血迹,一边望着还没有完全咽气,瞪着惊恐的双眼,望着他的余婉君说道。

    ……

    还不到深夜12点,王亚瑛和陈晓云,各自骑上一匹快马,在李济深家一胖一瘦两名家丁的护送下,朝着梧州城疾驰。

    凌晨一点多,王亚瑛和陈晓云终于来到梧州城,两人催马直奔余婉君的租住地,到了门口,跳下马,王亚瑛便急切切地上前敲门。

    王亚瑛的手刚碰到大门,门就开了。

    “门在开着!”

    王亚瑛吃了一惊,情知事情有变,迅速从身上掏出手枪,冲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静悄悄的,正房大门洞开,里面漆黑一片。

    “把火把点着!”王亚瑛扭头吩咐李济深的家丁。

    两名家丁,很快把路上没有用完的火把点着,四个人小心地站在正房门口,朝着屋里看去。

    客厅中央躺着个浑身是血的人,不是王亚樵还能是谁?

    “九光……”

    “九哥!”

    王亚瑛一声长啸,陈晓云尖叫了一声,二人双双扑了过去,王亚樵虽然被剥去了脸皮,但同他朝夕相处的王亚瑛和陈晓云哪有认不出来之理。

    王亚瑛和陈晓云,竟然都昏了过去。

    两名家丁,见此情景,胖家丁对瘦家丁说:“你快快去警察局报案,然后把这事打电话报告给在南宁的李将军,我在这里守着。”

    过了一阵,王亚瑛和陈晓云醒了过来,两人坐在地上,搂着王亚樵的尸体,象傻了一般,都没有哭泣。

    ……

    五坊路那家旅馆里,郑抱真和赵世发翻来覆去睡不着,当两人刚刚迷糊了一阵,郑抱真突然惊醒了。

    “世发,我刚才在睡梦中好像听到一声枪响。”

    “没有啊,我怎么没听见?”赵世发说。

    “九哥那边不会出事吧?”郑抱真问道。

    “这么近,要是出事了,我们肯定会听到枪声。”赵世发忘了,手枪是可以加上消音器的。

    “我刚才真的好像听见一声枪响。”郑抱真嘀咕着。

    “郑哥,要是九哥那边真出事了,也不会只响一声枪声吧。”赵世发安慰着郑抱真。

    “也对。”两人聊了几句,先后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两点左右,附近的喧闹声,再次把郑抱真闹醒,郑抱真忽一下从床上坐起,静静听了下,似乎是王亚瑛和陈晓云撕心裂肺的哭声。

    “不好!世发,快起来,可能真出事了,我怎么听着像是亚瑛嫂子和晓云姑娘的哭声。”郑抱真心里一惊,把赵世发叫醒了。

    “亚瑛嫂子和晓云姑娘在料神村呢。”赵世发说。

    “快起来,你仔细听听,哭声好像就是从余婉君住的地方传过来的。”郑抱真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焦急地说道。

    “是嫂子她们!”赵世发这时也听到了哭声。

    两人快速穿好衣服,抓起枕头下面的手枪,检查了一下子弹,冲出了小旅馆。

    来到余婉君的住处,院子里大批警察在勘验着现场,王亚瑛和陈晓云两人死死抱着王亚樵的尸体正放声痛哭。

    郑抱真和赵世发两人冲到跟前,见到面目全非的王亚樵,两人身上顿时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九哥!怨我啊!”郑抱真双手抱头大哭起来。

    “九哥!是我害了你啊!我们咋没听嫂子的话呢!”赵世发伸出右手,用力地扇着自己的耳光,瞬间,半边脸红肿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