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45章 引狼入室

正文 第0245章 引狼入室

    郑抱真和赵世发暗中观察以后,发现余婉君除了同女佣人在一起外,再也没有其他可疑之人,两人商量以后,回料神村给王亚樵夫妇汇报。

    王亚樵夫妇听了汇报,王亚瑛这才勉强同意,派赵世发,把余婉君和她的女佣人一起先接到料神村李济深的公馆来。

    当余婉君带着王妮娜走进戒备森严的李济深公馆时,她有点害怕后悔了,她真怕王亚樵万一发现她的可疑行迹,就坏了大事。

    王亚樵一旦翻脸,那可是要人头落地的!

    余婉君跟在赵世发身后,双腿有点发飘,自从进入李公馆大院,她一直提心吊胆,不时跟身边的王妮娜交换着眼神。

    王妮娜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神色异常沉静,毫无慌乱。

    她见余婉君神态不自然,便在旁边悄声给余婉君壮着胆说:“放心,王亚樵不会对你有怀疑,不过,你要敢在他们面前露出实情,你在安徽老家的父母就会掉脑袋的。”

    王妮娜的恫吓,让余婉君心里更加的不安。

    “婉君,你不在香港好好待着,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找我们?”王亚樵夫妇从后院客房里迎了出来。

    余婉君由于心虚,再加上暗悔,瞟了眼身边的王妮娜,不知如何回答王亚樵的问话,只是哭泣起来。

    站在旁边的王亚瑛,却在暗暗打量着扮作佣人的王妮娜,心里暗暗嘀咕,余婉君怎么找了个这样年轻漂亮的佣人?

    “婉君,当初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害得你们现在独自跑这么远的路?”见余婉君一直哭泣,王亚樵用关切的语气问道。

    “九哥!我实在无法生活了,立奎被抓后,我一个女人家,孤身一人,在香港实在待不下去了。”余婉君哭得跟泪人一般。

    “戴笠这个混蛋,我早晚会找他算账的!”王亚樵气愤地大声说道。

    “自从立奎被押到南京后,每晚都有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在茂昌粮行外面晃悠,有次一个酒鬼还强行闯进去想非礼我,没办法我才雇了王小姐给我作伴。”

    余婉君止住了泪水,把之前王妮娜给她编排好的谎言说了出来。

    “唉,余太太也真难,有一次,如果不是我进来得及时,她早就被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给糟蹋了呀!”王妮娜在旁边添油加醋。

    余婉君接着又开始放声大哭。

    “走,我们先到客房里坐,院子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王亚瑛上前,拉着余婉君的手,把她带进客房里。

    “你们暂且在这里住下吧。”看着伤心痛哭着的余婉君,王亚樵做出了决定。

    “不过,李济深将军的公馆,不是你们的久居之地,即便是我们,在这里也是暂住,早晚要离开的。”王亚瑛瞟了眼余婉君和王妮娜,寒着脸,接过王亚樵的话说道。

    “可是,……让我到何处去住呢?”余婉君没想到王亚瑛会下逐客令。

    “这样吧,今晚你先住在这里,不过……”王亚樵望了眼王妮娜,欲言又止。

    “先生,太太,我晚上回旅馆住。”王妮娜正想找理由脱身,给戴笠汇报见到王亚樵的情况,借机回答说。

    “那就先这样定了,明天我安排人,在梧州城里给你们先租套房子住下来,只要我王亚樵有一碗饭吃,绝对不会让你们饿着!”王亚樵摆了摆手说。

    “王先生,王太太,那我先回旅馆了。”王妮娜给王亚樵和王亚瑛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李济深的公馆。

    王妮娜离开料神村,返回梧州五坊路的旅馆,拿出秘密携带过来的电台,给远在南京的戴笠发报,汇报见到王亚樵的情况。

    戴笠回电:“暗杀王亚樵不可在李济深公馆进行,一是李公馆戒备森严,难于下手,二是万一事情败露,不好善后,接电后速与南宁的陈志平联络。”

    发完电报,王妮娜出了旅馆,来到电话局,给在南宁藏匿着的陈志平打了个电话。

    当天下午,陈志平同复兴社二十多名杀手,从南宁秘密来到梧州和王妮娜汇合。

    “妮娜,情况怎么样?”一见面,陈志平迫不及待地问。

    “戴长官来电,命令我们,不能在李济深公馆动手。”王妮娜回答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陈志平问。

    “呵呵,陈组长,我今天跟着余婉君到了料神村李公馆里,那里确实戒备森严,也不便下手,不过,看来是天助我们啊!”王妮娜微微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陈志平望着王妮娜问。

    “王亚樵的夫人王亚瑛不同意余婉君住在李公馆,王亚樵答应,要在梧州城内给我和余婉君租套房子住,你说,这是不是天在帮我们?”王妮娜道出了原委。

    “太好了!”陈志平拍了下手。

    “只要房子租好,我同余婉君住进去,我们便可以设计,把王亚樵骗来,到那时候,纵然他王亚樵插翅也难逃。”王妮娜那双美丽的大眼闪着寒光说道。

    ……

    当夜,余婉君就在李公馆里住了下来。

    深夜,王亚樵同王亚瑛夫妻还没有入睡。

    “九光,我这几天心里老是发慌,始终觉得余婉君来得有些突然。”

    “夫人,你多疑了,婉君不是说了嘛,再说了,这里是广西,还有这李公馆,里里外外那么多的家丁,给戴笠个胆子他也不敢来。”王亚樵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在想余婉君说的来广西的理由,我总感觉很勉强。”王亚英说。

    “一个孤身女人,独自在香港生活,确实不好过啊!”王亚樵感叹着。

    “九光,我怎么横看竖看,余婉君请的这个姓王的女佣不像佣人的样子,你看到她的那双手没?嫩白如雪,完全是个没干过重活的手。”王亚瑛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婉君不是说了嘛,她请这个佣人,主要是陪伴她的,也许这女人以前真没干过重活。”王亚樵淡淡地说道。

    “九光,我还发现,余婉君在说话的时候,会时不时地瞟上那女佣人一眼,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这个佣人是复兴社的人?”王亚瑛提醒着王亚樵。

    “亚瑛,既然你有这么多疑问,那我明天就让她从这里搬出去。”王亚樵觉得妻子王亚瑛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

    第二天上午,王亚樵安排赵世发,在梧州城里,靠着五坊路的位置,给余婉君租了一套房子。

    余婉君只有得离开了料神村的李公馆,临走的时候,王亚樵拿出500块大洋,交给余婉君说:“婉君,你们先在梧州住下,过不了几天,我们都要离开这里。”

    “哦?九哥,你还要到哪里去?”余婉君问了句。

    王亚樵刚想张嘴回答,身边的王亚瑛抢过话头说:“婉君,现在蒋光头全国在通缉他,你说他能到哪儿?我们就在这李公馆里养老。”

    “是呀,婉君,现在我是真的没地方可去,将来要是有地方去时,我再告诉你。”王亚樵也觉得,自己准备去陕北的事情,不能随便告诉余婉君。

    赵世发开着车,把余婉君送到了梧州租住的那套房子里,然后返回了料神村。

    余婉君终于出了口长气,其实她心里也不想住在李公馆里,她对王亚樵的夫人王亚瑛有着天然的恐惧感。

    每次见到王亚瑛,余婉君都会提心吊胆,更何况这次她心里还有鬼。

    另外就是,余婉君觉得住在李公馆内,她就没机会同陈志平约会了,最近她的心思一直在陈志平身上。

    赵世发离开不久,陈志平幽灵般地来到余婉君的租住地。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