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44章 暗中观察

正文 第0244章 暗中观察

    郑抱真和赵世发回到料神村的李圩子,立即把见到的情况,给王亚樵夫妇做了汇报。

    “那个女佣人连世发从前都没见过?”王亚瑛心中也产生了疑问。

    因为这么多年来,可以说赵世发几乎时刻都在王亚樵的身边,王亚樵接触过的人,没有赵世发没见过的。

    可以说,赵世发同王亚樵在一起的时间,比王亚瑛还多。

    “呵呵,亚瑛,你也太疑心了,真是少见多怪,余婉君既然已经嫁给了余立奎,为什么身边就不能有个女佣人呢?也许这个女佣人是我们离开香港后她请的。”王亚樵笑了笑说。

    “九光,先不要急,还是让抱真和世发再去一趟,在那家旅馆附近暗中守候着,好好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可疑人来和婉君联系。”王亚瑛提议说。

    “亚瑛,我发现你最近怎么老是疑神疑鬼的,让戴笠吓到了不成?”王亚樵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九哥,我认为嫂子说得对,我同世发再去一趟,如果没有其它反常情况的话,再让她到这里来也不迟。”郑抱真非常赞同王亚瑛的建议。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坚持,那就按你嫂子说的,你们两人再辛苦一趟,在暗中监视她们两人,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就把她接来。”王亚樵终于点头同意了。

    ……

    同余婉君一起的那个女佣人,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复兴社女特务。

    余婉君在陈志平的甜言蜜语下,跟着陈志平来到了南京,陈志平好吃、好喝、好玩地把余婉君供着,余婉君在心里早已把王亚樵等人抛在了脑后。

    几个月过去,陈志平终于向余婉君摊牌了。

    “婉君,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亲爱的,我们之间有什么话不能说呢?”余婉君撒着娇,依偎在陈志平的怀抱里。

    “唉!这件事情必须你出面才好啊。”陈志平叹了口气。

    “什么事情?志平,只要我余婉君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办。”余婉君的心完全被陈志平融化了。

    “婉君,你是知道的,戴长官一直让我暗中查找王亚樵的下落,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却连王亚樵的影子都没见到。”陈志平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我告诉过你,他不是去了广西梧州嘛。”余婉君说。

    “婉君,你说梧州那么大,谁知道他会藏哪儿?昨天戴长官还把我训斥了一通,限期让我抓到王亚樵,否则……”陈志平欲言又止。

    “否则怎么了?”余婉君坐直了身子,关心地望着陈志平问。

    “戴长官说,再抓不住王亚樵,就要把你我关进大牢里。”陈志平吓唬着余婉君。

    “什么?把我们关进大牢?”余婉君吃惊地问道。

    “嗯,不过,戴长官还说了,要是我抓住了王亚樵,他会亲自出面,为我们两人主婚,让我们在南京过太平日子。”陈志平编排着谎言。

    余婉君陷入了沉默。

    “婉君,我知道王亚樵对你有恩,本来不想把这事告诉你的,可是,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我太喜欢你了呀,没有你,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陈志平又发动了甜言蜜语的攻势。

    “我也只知道他们去了广西梧州,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也不清楚。”余婉君的心理开始松动了。

    “他离开香港的时候,你们没有过约定?”陈志平楼了楼余婉君问道。

    “志平,我想起来了,王亚樵当初认识我的时候,曾经送给我一首唐朝诗人严恽的《落花》诗,我要是到广西梧州,住下后,在报纸上把这首诗刊登出来,王亚樵看到后,一定会去见我。”

    抵不住陈志平的甜言蜜语,余婉君终于答应,协助陈志平诱捕王亚樵。

    陈志平立即面见戴笠,把这个情况给戴笠做了汇报。

    戴笠马上安排复兴社女特工王妮娜,以余婉君女佣的身份,陪同她一起乘船前往广西梧州,去寻找王亚樵。

    为防止被王亚樵识破真相,戴笠命令陈志平,带着复兴社的暗杀高手,先密秘匿藏在南宁,准备在必要时出手。

    与此同时,戴笠还在南京通过保密电话,和在南宁的白崇禧进行了密秘勾通和交涉。

    “健生兄,既然你们决定和蒋委员长真诚合作,可为什么还要把一个行刺过许多国府大员的杀手,暗藏在梧州呢?这末免有些不合适吧?”戴笠电话里质问道。

    “雨农兄,这件事情我和德邻将军从不知道,如果王亚樵确在梧州,肯定是李济深和他之间的关系太深的缘故,既然是他们之间的私人关系,我和德邻也不好办啊!”

    白崇禧老奸巨猾,马上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健生兄,你是知道的,王亚樵是蒋委员长的死敌,全国都在通缉他,你们无论如何要协助我们将他就地逮捕,然后再把他押送南京来。”戴笠语气很是强硬。

    “雨农兄,你也应该谅解我和德邻的苦衷,我打包票,你们复兴社的人,可以随时到梧州来行刺他,但是,决不能在我们的地盘上逮捕他,不然,将来我和德邻还怎么做人?”

    白崇禧听戴笠的口气,想让自己的人出面抓捕王亚樵,当即拒绝。

    白崇禧一是不想得罪李济深,二是不想因此让他和李宗仁落得个不仁不义的恶名,于是他便委婉地推脱了戴笠。

    戴笠心里虽然暗骂白崇禧滑头,但他也不敢明着和白崇禧闹翻,戴笠知道,李宗仁和白崇禧,刚刚才同老蒋媾和。

    戴笠不可能因为一个王亚樵,就得罪正在暗中和蒋介石修好的李宗仁和白崇禧。

    于是戴笠在电话里对白崇禧说:“健生兄,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们的人秘密进入广西地面,你可一定要多多关照呀。”

    “哈哈,雨农兄,你们只管来吧,如果想暗中干掉王亚樵,千万要做得干净一点,最好别给我们留下麻烦才好。”白崇禧大笑着说道。

    戴笠和白崇禧之间,终于达成了一种默契。

    ……

    秋天的梧州,细雨不断。

    郑抱真和赵世发在五坊路那旅馆附近,秘密观察了两天,发现余婉君的身边,除了那个女佣人外,从来没发现陌生人的影子。

    “郑哥,确实没发现有人跟踪她们。”赵世发说。

    “世发呀,不弄清楚这个女佣人的身份,我总有点不放心啊!”郑抱真心里犹豫着。

    “郑哥,马上我们就去陕北了,见见她们也无妨,九哥对余婉君旧情难忘呀!”赵世发其实最了解王亚樵的心思。

    “还是再观察一天吧。”郑抱真说。

    “行!我听郑哥的。”赵世发点点头。

    两人又监视了一天,最后确认,余婉君的身边除了那个女佣人外,再没有其他陌生人和她们接触。

    “怎么办?郑哥。”赵世发问。

    “还是先回去,给九哥和嫂子汇报。”郑抱真犹犹豫豫地回答道。

    “郑哥,你怎么了?”赵世发感觉到郑抱真的情绪不对。

    “世发,我一直认为亚瑛嫂子是对的,我们不能为了一个余婉君冒险啊!”郑抱真终于说出心中的不快。

    “可是,郑哥……,你不清楚,九哥和婉君之间,唉,不说了!”赵世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郑抱真知道他想说什么。

    “要是英豪老弟在就好了!”郑抱真想起了华英豪。

    “我们兄弟,九哥最听英豪的,可他们还不是闹翻了?”赵世发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