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42章 心向光明

正文 第0242章 心向光明

    第一天训练,在德国教官讲解各类枪械中渡过。

    晚上九点钟,冯晨准时睡觉。

    一整天,除了那名德国教官外,冯晨再也没有接触过其他人,但冯晨知道,这个训练基地里有很多人。

    午饭和晚饭,是来时,给自己送作训服的那名士兵送的,冯晨也没发现这里的餐厅究竟在上面位置。

    冯晨想,可能这里有地下室吧。

    一个训练基地,干嘛弄得这样神秘呢?

    看来这里是专门训练特工的地方,就连教官也是从德国请的。

    躺在行军床上,冯晨不由得回想起这一段时间的复杂经历,自己怎么阴差阳错地竟然到了富士山下的秘密训练基地?

    难道自己真的适合做间谍工作?

    冯晨在心里否定了,自己心里最最喜欢的还是创作,是过那种田园生活。

    想着,冯晨又想到了复杂的中日局势,中日全面开展是迟早的事情。

    平冈龙一究竟看中了自己哪一点?费尽心思,一步步把自己朝着汉奸的道路上引导,难道他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难道平冈龙一真的不相信日本人吗?

    胡思乱想中,冯晨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5点30分,响起了起床号,冯晨快速起床,还没顾得洗漱一下,帐篷外有人大声喊道:“一品红,早训开始,负重10公斤,跑步5000米。”

    冯晨跳开帐篷门帘,发现一名身穿作战服的日本士兵,身边放着一个负重袋,正凶巴巴地望着自己。

    “脸还没洗呢?”冯晨嘟哝了一句。

    “来这里的人,每天必须准时完成规定科目,否则,不能吃饭!”那士兵仍然目无表情地大声说道。

    “送我回去,我不训练了可以吗?”冯晨有意逗弄这位士兵。

    “不行!如果你拒绝训练,将会被强制关禁闭两周!”那士兵说道。

    “好吧。”冯晨懒洋洋地拿起地上那个负重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随着士兵开会跑步。

    两人顺着湖边的一条土路,朝着山上的方向跑去。

    朝前大约跑有一公里左右,拐过一个弯道,冯晨眼前一亮,路旁有足球场那么大一片草地,草地上,大约有200多人的队伍,正在那里训练。

    “请问,这是哪支部队在这里训练?”冯晨踹着粗气,问跑在前面的那名士兵。

    “不准说话,不准问问题。”那士兵大声命令着。

    这肯定是在自训练一支秘密部队,冯晨心里想。

    冯晨不再说话,埋头负重朝前跑着,跑有大约2公里多,前面带路的士兵,转身又朝着山下跑去。

    朝山上跑时,虽然很累,但不吃力,可是下山时,跑着就非常费劲。

    返回到自己住的帐篷跟前,冯晨把身上的负重袋丢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踹气,那名士兵望了眼冯晨,一句话没说离开了。

    早饭依然是昨天那名送饭的士兵送来的,冯晨狼吞虎咽,很快把早餐一扫耳光,刚刚擦了擦嘴巴,昨天那名德国教官又过来了。

    “一品红,今天我教你各类枪械的使用,请跟我走!”

    妮玛,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冯晨在心里暗暗骂了句。

    冯晨不太喜欢德国人的古板,可佐尔格也是德国人,怎么一点也不古板呢?

    想起佐尔格,冯晨在心里想,佐尔格从事间谍活动前,经过这样的训练吗?

    估计没有,这种训练完全就是军事训练,跟间谍工作屁上关系?!

    还是佐尔格说得好,不撬保险柜,但文件却主动送上门来;不持枪闯入密室,但门却自动为他打开。

    这才是一个情报人员的最高境界!

    冯晨没想到,这种强化训练,在以后的岁月中,让他受益匪浅。

    ……

    就在冯晨在富士山下的秘密训练基地,接受训练的时候,远在广西梧州的一代暗杀大王王亚樵,却走到了他人生的尽头。

    自从见过冯晨以后,王亚樵在梧州料神村李圩子里,越来越感到天地之狭小。

    冯晨离开广西以后,王亚樵立即安排余亚农,带着冯晨的两封推荐信,化装成去陕西购买山货的老客,前往那片神秘的黄土高原,去寻找新的道路。

    余亚农走后,王亚樵几乎每天都在焦急不安的盼望中渡过。

    他心里非常清楚,余亚农前去陕北高原,一路上必是山高路险,阻碍重重。

    余亚农身上虽然带有冯晨的推荐信,但这两封信能否起到作用,王亚樵对此心里仍然没有底数。

    王亚樵知道,陕北那片神秘的黄土高原深处的红军,尽管都是些土枪土炮,却让老蒋的军队处处吃败仗。

    王亚樵心里开始拨云见晴,他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听取华英豪的建议,直接去陕北,而是到了梧州才想起去投投奔共党。

    十月初的料神村,突然下起了秋雨,王亚樵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报纸,打发着受煎熬的日子,他恨不得身上长出翅膀来,马上飞往陕北。

    充满着对光明渴望的王亚樵,已经不再关心李宗仁和白崇禧同蒋介石的勾结了。

    他开始时时关心起陕北的消息,他希望从报上能够看到陕北红军的消息,可民党的地方报纸上,几乎见不到任何与**有关的信息。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王亚樵随手拿过一份昨天刚到的《梧州日报》,随意翻看着,忽然发现,在报纸的副刊位置,刊登着一首唐代诗人严恽的《落花》:

    春光冉冉归何处,更向花前把一杯。

    尽日问花花不语,为谁零落为谁开。

    王亚樵看到这首诗,暗淡的眼睛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这首诗,是他当初在上海结识学生时期的余婉君时,送给余婉君的诗,此时为何刊登在《梧州日报》上呢?

    难道余婉君来广西梧州了?

    王亚樵想起当初同余婉君的约定,还在两人如胶似漆的时候,余婉君有次半开玩笑的问王亚樵:“九哥,将来我走投无路,又找不到你时,我该怎么办?”

    王亚樵当时说:“你把我当初送你的诗《落花》刊登在报纸上,但凡我王亚樵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见你的。”

    想到这里,王亚樵又仔细看了遍这首诗,是后面坠着几个小字,吴芳103号刊登。

    王亚樵丢下报纸,立即吩咐赵世发,找来梧州城的地图,他很快找到了地图上的五坊路这条梧州繁华的商业街道。

    王亚樵心里马上明白了,余婉君如今不仅来到了梧州,而且就住在梧州城的五坊路103号。

    王亚樵心里一阵兴奋,拿着报纸,匆忙来到妻子王亚瑛的面前说:“亚瑛,亚瑛,你快来看看,你看谁来了?”

    王亚瑛接过报纸扫了眼说:“九光,其实我昨天就看到了这首诗,只是没告诉你。”

    “为什么?明知道可能是余婉君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王亚樵有点生气。

    “九光,你没想想,立奎兄弟被抓这么久了,为什么到今天余婉君才在报上刊登这首诗来找你?”王亚瑛提醒着王亚樵。

    “可能是她一人,在香港实在过不下去了,才想起到广西来找我们,可她只是知道我们来了广西梧州,具体在哪儿她不清楚,所以就在报纸上刊登了这首诗。”王亚樵替余婉君开脱着。

    “九光,你要知道戴笠的人是无孔不入的,谁知道余婉君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几个月都接触过什么人,我们还是谨慎为好。”王亚瑛非常反对王亚樵去见余婉君。

    “亚瑛,立奎兄弟被戴笠抓了,余婉君一个弱女子,我们不管她,谁管她呢?你不要那么小心眼好吗?”王亚樵固执地坚持着要去见余婉君。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