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39章 国共接触

正文 第0239章 国共接触

    安志达接到的这份电报,是李克农亲自签发来的。

    电报中,李克农告诉安志达,从广西来了一位同志,带着冯晨的信件,给党中央送来了一份非常重要的情报。

    日本内阁制定的,吞并整个中国的计划!

    李克农简要告诉了安志达,日本的这个计划,准备在三年内,完全占领整个中国,施行大东亚共荣。

    这份情报特别重要,南京政府如果知道日本的这份计划,便会放弃同日本和谈的幻想,加速同**接触,商讨共同抗日。

    在西安逗留时,南京方面的张冲一再催问,安志达等人什么时候到达南京。

    为了不使南京方面,因得不到及时回答而产生疑虑,安志达给张冲发了一封密电,说明自己逗留西安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不日即可南下。

    张冲收到电文后,立即赶到西安,与安志达秘密会晤,探听**方面的态度和条件。

    张冲听了安志达的有关介绍,特别是安志达告诉他的日本已经制定的吞并中国的计划,异常重视,先行离开西安。

    随后,安志达乘上了南下的列车,离开西安去上海。

    谁也没有想到,安志达此去竟与张学良成了千古之别。

    在途中,安志达考虑到,南京方面对**的信函讨论回复必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在经过徐州时,安志达发电报给张冲,要他去浦口轮渡接他。

    车到浦口后,张冲带着秘书,见到了安志达,安志达将我党致民党的信件面交给他,要他代为转交南京当局。

    安志达表示,自己不在南京等待回复,直接前往上海,等南京方面有了消息,再相约联系,并将上海方面的联络地址告诉了张冲。

    本来,根据周副主席的指示,安志达此次南下宁沪,是同陈果夫、陈立夫他们商谈国共双方,负责谈判代表的地点与时间的,作为联络的代表,安志达不负任何谈判责任。

    然而不久,中央扩大了安志达的活动范围和所负担的使命,就在安志达离开西安的同一天,中央正式任命安志达为**谈判代表。

    中央的这一决定,完全取决于当时形势的变化。

    鉴于日本的侵华战争步步升级,美英与日本在华利益的冲突越来越尖锐,蒋介石的对内对外政策开始发生微妙的转变,他通过多种渠道,对苏联和**进行政治试探。

    当时国共间的接触主要有以下几条途径:一条是通过驻苏使馆武官邓文仪的关系,与**驻共产国际代表联系,这条途径,由安志达负责。

    另一条途径是通过陈立夫的手下,直接与陕北发生关系。

    第三条途径是通过上海地下党的关系取得联系。

    第四条途径则是由宋庆龄牵线,南京方面派人到陕北,直接与我党主要领导人取得联系。

    自安志达从莫斯科回国以来,通过上述渠道,陕北与南京方面接触频繁,保持了谈判的良好势头,鉴于这种情况,中央才决定让安志达去南京,为国共两党高级领导人进行正式谈判铺平道路。

    不料,正当事情顺利进行的时候,老蒋突然中途变卦。

    原因除屈服于日本方面的压力之外,最主要的是蒋介石用收买和分化的手段,搞垮了粤军的陈济棠,解决了两广事变。

    两广事变的解决,让老蒋有些忘乎所以,他以为可以腾出手来对付红军。

    另一方面,老蒋又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我党提出的国共合作抗日的政治主张,是因为处于困难境地而急于同他妥协的权宜之计。

    因此,老蒋采取了军事压迫与政治解决双管齐下的办法:

    一方面继续调集军队“围剿”陕北红军,另一面仍由陈立夫安排人,邀请周副主席等人到香港或广州谈判。

    我党决定,为了推动南京政府抗日,同意周副主席可以飞往广州谈判;但先决条件是民党不能再做丧失领土主权的事,暂停进攻红军,立即准备抗战。

    由于老对谈判缺乏诚意,并大举进攻苏区,在这种情况下,两党高级人员的谈判已无法进行。

    形势的变化,我党决定周副主席暂不出去,由在上海的安志达年为代表,同民党方面作初步谈判。

    这样,安志达就成了国共谈判桌上**方面的最高代表。

    民党方面的谈判代表由陈立夫充任。

    在张冲的安排下,安志达在上海沧州饭店与陈立夫进行了会晤。

    安志达将周副主席致陈果夫、陈立夫的信交给了陈立夫。

    周副主席在信中首先表达了对于“双方负责代表具体谈判事,迄今未得复示,不胜系念”的心情,。

    接着提出质问:“蒋先生于解决两广事变之后,犹抽调胡军入陕,阻我二、四方面军北上抗日。岂停止内战可以施之于西南,独不可施之西北耶?”

    并指出:“内战不停,一切抗日准备无从谈起。”

    周副主席在信中,对两陈寄以厚望:“两先生为贵方党国中坚,领导党议,倘能力促蒋先生停止内战,早开谈判,俾得实现两党合作,共御强敌,则两党之幸,亦国家之幸也。”

    在信的末尾,周副主席向陈立夫介绍了安志达的任务:“现为促事速成,特委我党安志达同志前来详申弟方诚意,并商双方负责代表谈判之地点及时间,到时希赐接洽。”

    陈立夫仔细看完信后问:“安先生,你是代表周个人还是你们党?”

    陈立夫意在弄清楚安志达在谈判中的身份。

    “我代表整个苏维埃与红军,来与南京政府及中央军谈判的,并非代表任何个人。”安志达非常干脆地回答说。

    “既然是这样,那安先生能否先说说贵党关于合作的条件。”陈立夫点了点头。

    “我党的条件是,双方共同努力,实行对日武装斗争,保卫与恢复全中国之领土与主权,实行全国各党各派各界各军队抗日救国联合战线,依据民主纲领建立中华民主共和国。”安志达依据《抗日救国协定方案》回答道。

    “就这些?”陈立夫问。

    “还有,双方应立即停止军事敌对行动,划分红军必须的与适宜的屯驻地区,供给红军军费、粮食和一切军用品,不得变更我党在红军中的组织与领导。

    改革现行政治制度,释放政治犯,不再破坏我党组织。

    召开抗日救国代表大会,建立统一的全**事机关,红军派人参加。

    在此基础上,我党承认民党在此种机关中占主要领导地位;同时,与苏联订立互助协定;双方均保持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

    安志达一口气把我党的主张,陈述给陈立夫,然后接着问道:“陈先生,不知南京对我们的提议有何意见?”

    “安先生,对你党提出的建议,我代表蒋先生先给予你们答复:

    第一,既愿开诚合作,就不好有任何条件。

    第二,对立的政权与军队必须取消。

    第三,目前红军可保留3000人之军队,师以上领袖一律解职出洋,半年后召回按材录用,党内与政府干部可按材适当分配南京政府各机关工作。

    第四,如果军队按上述处置,则你们所提各项政治要求都好办。”

    陈立夫转述完老蒋的苛刻条件,望着安志达,微微笑着问:“安先生,这条件恐怕贵党不易接受吧?”

    “陈先生,这些条件,是蒋介石先生站在剿共立场上的收编条件,不能说是抗日合作的谈判条件,看来贵方毫无诚意!”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