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37章 斟酌代号

正文 第0237章 斟酌代号

    饭后,冯晨陪着平冈惠子,回到了早稻田大学。

    “师兄,以后我可以经常向你请教,有关中国历史文化方面的问题吗?”走在路上,平冈惠子问道。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你。”冯晨答应着。

    “那以后师兄可不要嫌麻烦呀!”平冈惠子望了眼冯晨,嫣然一笑。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嫌麻烦?”

    冯晨看了眼平冈惠子,忽然发现,平冈惠子在偷偷看自己,当自己看她时,她飞快转移了目光,脸颊上,飞起一抹红晕。

    “那就好,我真想到你们中国去看看。”平冈惠子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

    “好呀,等你去时,我一定给你当向导。”冯晨道。

    “那我先谢谢师兄了。”平冈惠子给冯晨鞠了一躬。

    说着话,两人已经达到女生宿舍去。

    “惠子,我就送你到这里吧,早点休息。”

    把平冈惠子送到早稻田大学的女生宿舍区以后,冯晨转身来到训导处旁边的那间办公室里,从保险柜中拿着那份名单,开始琢磨着给每个人起代号。

    那么多花怎么起呢?

    代号肯定要有一定的寓意。

    起个代号,也让冯晨费神起来。

    间谍的代号,目的是为了隐藏自己,好同自己的组织联系,同时,这个代号有时还隐含着使用代号人员的特性。

    以花作为这些人的代号?这是冯晨随口在平冈龙一面前的一个建议,可真正实际操作起来,冯晨发现,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常见的花,有月季、玫瑰、桃花、腊梅……

    可这些常见花,要用做谍报人员代号的话,显得又很俗气。

    那怎么起呢?

    冯晨忽然想起了一些有毒的花来,食人花、曼陀罗、七色花,等等。

    这些有毒的花朵,各有特色,毒性各不相同,用作间谍的代号,应该很不错。

    对!就用这些有毒的花朵为代号。

    想到这里,冯晨便在脑海里一一搜寻着有毒花的名称。

    想着,冯晨便提起笔,开始按着这个思路,给中日文化研究所里的这38人起着代号。

    什么奇命草,什么吸血树,什么尸香魔芋花,这些乱七八遭的花名都让冯晨给用上了。

    看着编排好的代号,冯晨自己忍不住笑了。

    这简直是一个毒花园!

    仔细斟酌了一下,冯晨把编号的代号,连同之前的名单,锁进保险柜里,这才离开。

    一个星期后,冯晨把38个人的代号全部編好,立即给平冈龙一做了汇报。

    平冈龙一拿过名单看了看,笑着说:“呵呵,这些可都是有毒的花啊。”

    “是的,老师,间谍人员本身就是有毒的嘛。”冯晨说。

    “哈,哈,说的好!”

    平冈龙一望了眼冯晨,点着头大笑了两声,接着继续看着手中的名单。

    “噢,一品红?你干嘛给自己起了个这样的代号?”当发现冯晨给自己起的代号时,平冈龙一再次抬起头,看着冯晨问了句。

    “呵呵,一品红这花,看起来鲜艳,可全身有毒,花名也挺好听的,我喜欢。”冯晨说。

    “你有毒吗?”平冈龙一意味深长的望了眼冯晨问道。

    “对于老师来说,我是可以观赏的艳丽花朵,对于那些同老师作对的人来说,我便会全身散发出毒性来。”冯晨调侃着说。

    “说的好,老师没看错你!”

    平冈龙一满意地点了点头。

    “噫?你给南造云子起的代号是相思豆?”

    “是的,老师,相思豆的叶、根、种子都有毒,以种子毒性最大,但它外壳坚硬,吞下不会中毒,若咬上一口便会立即中毒的。”冯晨解释着。

    “哈哈,这个代号贴切,南造云子这人,漂亮风骚,很多民党高官,都想咬她一口,可一旦咬后,那是会中毒的。”平冈龙一很满意地笑着。

    看完,平冈龙一起身来到冯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随手把名单递给冯晨。

    “冯桑,学习已经有段时间了,我想明天按排你去一个地方,秘密接受一个月的其他方面的训练?”平冈龙一说。

    “接受其他方面的秘密训练?”冯晨问。

    “是的。”平冈龙一点了点头。

    “主要训练什么?”冯晨一脸疑问地望着平冈龙一。

    “特工的各种技能。”平冈龙一淡淡地回答说。

    “特工的各种技能?”冯晨问。

    “对,你应该接受体能训练,以及各种搏击技巧,各类枪械弹药的使用等等,这些最基本的训练。”平冈龙一说。

    “老师,我看不必要吧,我认为,一个好的情报人员,靠的是智慧,靠的是敏锐的洞察力,靠的是综合分析能力,而不是靠各类技能的。”冯晨显出不愿意来。

    “冯桑,你说的很对,可是作为一个情报人员,时刻都处在危险之中,掌握一定的基本技能,这在关键时候,可以自保。”平冈龙一劝说着。

    “老师既然这样说,那好吧,那我明天就去参加这种陪训。”冯晨勉强答应了。

    “你同《朝日新闻》记者尾崎秀实很熟?”谈完正事,平冈龙一突然话锋一转,问了个让冯晨措手不及的问题。

    “谈不上,在上海时,大家都是记者,有些来往,这次来日本时,我同尾崎君又乘坐的是同一艘轮船,并且住在同一个房间。”冯晨斟词酌句地回答道。

    “听惠子说,她去请教尾崎君学问时,发现你在尾崎君那里。”平冈龙一很平淡地望了眼冯晨。

    “是的,上星期我找尾崎秀实请教问题,刚到不久,惠子师妹也去了,请教尾崎秀实,中日文化方面的问题。”冯晨说。

    “噢,我就是随便问问,你抓紧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有车来接你,去秘密训练基地。”平冈龙一不再谈论尾崎秀实的话题。

    “老师,我一个人去参加这种训练?”冯晨问。

    “每一个进入樱花会的人,都需要经过这样的训练,但是你们的训练不在一起,不在同一个地方,樱花会成员,未经批准,不能交叉联络。”平冈龙一回答说。

    “那老师,我同石川正雄、吉田义男之间,这算不算交叉联络?”冯晨问道。

    “呵呵,你们之间不算,他们两位你先前就熟悉,另一方面,他们是我给你安排的助手,所以你们之间的交往,不在这个约束范围。”平冈龙一微微笑了笑说。

    “我知道了。”冯晨点了点头。

    “那赶快回去准备吧,通过这样的训练,对你以后有好处的。”平冈龙一起身,拍了拍冯晨的肩膀。

    离开了办公室,走在路上,冯晨心里想,看来平冈龙一一直在关注着自己。

    今后见什么人,做什么事情,千万要注意。

    回想这一段时间来,同佐尔格、尾崎秀实他们交往频繁,冯晨感觉到有些后怕。

    还好,自己没有答应佐尔格,加入他的情报小组,冯晨对佐尔格的这个情报小组,在东京明目张胆的活动,还是有一定看法的。

    虽然佐尔格比起罗伦斯来,谨慎精明得多,但谁又能保证,他的情报小组内部,没有象陆海防那样的人存在?

    这里是日本不是上海!

    以后没有重大事情,还是少见这些人为妙。

    再想到平冈龙一今天的安排,冯晨更觉无奈,自己这是真正加入了日本谍报组织吗?

    组织上知道以后会理解吗?

    将来怎么给组织上解释?虽然之前给马春水汇报过,可那时候也没说自己会加入日本的间谍组织啊!

    此时,冯晨不由得又想起了安志达,志达同志,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