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35章 日本同志

正文 第0235章 日本同志

    中西功1910年出生于日本本州岛中部的三重县,年龄仅仅比冯晨大了一岁。

    1929年夏,时年19岁的中西功,抱着日本国内同龄人惯用的浪人方式,闯荡到上海滩来,年轻的他对中国这个陌生的国度几乎一无所知。

    当时,在经历了前一年的济南惨案、皇姑屯事件,以及张学良东北易帜等大事件后,中日关系暗流汹涌。

    就在那年6月,日本政府刚刚正式宣布,承认南京国民政府。

    二十年代末,在上海虹口日租界里,居住着几万日本侨民,一批中日文并用的双语学校也应运而生。

    中西功在朋友帮助下,进入了上海东亚同文书院就读,当时该校主持教学的是中共党员、留日归国的著名经济学家王学文。

    在东亚同文书院学习期间,中西功很快就对马列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与同学一起建立了“日支战斗同盟”,成立这个组织,也就意味着走上了同中国团结斗争的道路。

    1930年,日本海军士官生,组队到上海参观,实际是为侵略上海熟悉战场。

    中西功和同盟成员们得知后,便赶印了宣传反战的传单向他们散发,结果被捕,几个月后,当中西功获释,却受到停学一年的处分。

    1931年1月,中西功被吸收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随后任东亚同文书院团支部组织委员。

    次年,一二八事变爆发,日军占领淞沪铁路防线,日本海军陆战队强迫同文书院的学生们参加侵沪战争。

    这时,东亚同文书院团支部决定,一方面搜集战事情报,另一方面发动同学们开展“不参加战斗,要求回国,撤出侵沪战争”的运动。

    这项反战斗争最终获得成功,三月份,东亚同文书院的全体日本学生,乘船回到日本。

    也就是在回日本的船上,中西功认识了改变他一生的人——尾崎秀实。

    那一年,中西功22岁,尾崎秀实31岁。

    当时,尾崎秀实的公开身份是《朝日新闻》常驻上海的特派员,而他的真实身份,则是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的成员。

    在中国的3年时间里,尾崎秀实和从事情报工作的苏联共产党党员、德国人理查德·佐尔格合作,经常把日本在华的重要情报转送到莫斯科。

    回到日本后,中西功秘密参加了日本共产主义青年同盟,开始秘密向尾崎秀实学习情报工作,中西功同尾崎秀实的关系特别密切,他一直为尾崎秀实代写论文和联络革命同志。

    1933年9月,佐尔格奉命来到日本东京,搜集日本战略动向情报。

    次年4月,佐尔格同尾崎秀实再次相聚并合作,尾崎秀实把在上海一起工作的日本同仁们又组织起来,潜伏到日本的一些重要军政部门。

    至此,一个潜伏在日本的苏联谍报组织“拉姆扎”情报小组成立了。

    1934年,中西功经尾崎秀实介绍,进入大连的满铁总社调查部任职,从事中国问题、伪满经济和华北农村的调查研究。

    中西功的这些经历,是冯晨此后同中西功熟悉以后,慢慢了解到的。

    三人站着,相互寒暄过后,尾崎秀实给中西功倒了杯茶水,招呼着着大家坐下,接着又给冯晨的杯子中添了添开水,这菜也在中西功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中西君,你从满洲的大连回日本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吧?”尾崎秀实问。

    “是的,尾崎君,我是有份重要情报,需要给你和佐尔格同志汇报。”中西功抬眼,很随意地望了望冯晨,迟疑着,没有说出是什么样的情报。

    “哦,尾崎君,中西君,你们两位慢慢聊,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一步。”冯晨感觉自己坐在这里不太方便,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冯先生,一起听听嘛,我信任你!中西君不太了解你而已。”

    尾崎秀实诚恳地挽留着冯晨,又转身对中西功说:“中西君,什么情报呢?没关系,你尽管说,冯先生是自己的同志,又不是外人。”

    尾崎秀实示意着中西功,放心说下去。

    看到这个样子,冯晨内心着实感动。

    自从来东京时,同尾崎秀实在上海到日本的轮船上一路同行后,尾崎秀实时时处处,确实没把冯晨当做外人,虽然冯晨没有同意佐尔格的提议,加入他们的情报小组。

    但这并不影响尾崎秀实对他的信任。

    同志之间的相互信任,才是彼此之间的最大认可!

    “我得到情报,关东军总参谋总部情报参谋田中隆吉,伪满洲国治安军总司令川岛芳子,他们两人正在策划鼓动内蒙古的德王,准备在百灵庙成立所谓的蒙古国。”中西功说出的这个情报很重要。

    “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两人,前段时间不是回日本来了吗?”尾崎秀实问。

    “是的,他们回日本来,就是向参谋本部汇报这件事情的,从日本回到满洲,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便秘密赶往德华,加紧在暗中策反德王。”中西功回答说。

    “这个蒙古的德王是个什么鬼东西?”冯晨对德王不很了解,随口问了句。

    “这个蒙古的德王,是察哈尔地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人,1908年继承了札萨克多罗杜棱郡王爵职,1913年北洋政府授他为札萨克和硕杜棱亲王,1919年执掌旗政。”

    中西功对这个人很了解,详细地给冯晨介绍着德王的过往。

    “德王熟悉儒家经书,是一个有造诣的汉字书法家,1924年任锡林郭勒盟副盟长、察哈尔省政府委员,1925年2月,任北京善后会议委员,1927年出任参议院参政,1931年继任锡林郭勒盟盟长。

    这个德王,是一位泛蒙古主义的主张者与推动者,并且是内蒙古独立运动的指导者,德王曾经鼓吹过民族自决运动及自治运动。

    满洲事变之后,德王与日本关东军方面秘密联络,在日本关东军暗中支持下,德王与云王等王公,于1933年组织内蒙古王公会议,并向国民政府提出要求自治。

    1934年4月,经南京国民政府批准,蒙古地方自治政府在乌兰察布盟的百灵庙成立,德王任秘书长,实际上政务由他主持。

    今年年初,德王出任察哈尔蒙政会副委员长,2月10日,在日本关东军的支持下,德王成立蒙古军政府,并且自任总司令、总裁。”

    “看来这个人是一个标准的汉奸啊!”听完中西功的介绍,冯晨说道。

    “田中隆吉是想学石原莞尔,鼓捣一个“蒙古国”出来。”尾崎秀实说。

    “哼,田中隆吉不是石原莞尔,傅作义将军也不是少帅张学良,我看田中隆吉就是个跳梁小丑,他的阴谋不会得逞的。”冯晨冷哼了一声说道。

    “不能大意,中西君的这个情报很重要,必须尽快传递出去。”尾崎秀实建议道。

    “可我们没有同傅作义联系的渠道,所以我才急急忙忙赶回日本来,找你和佐尔格同志商量对策。”中西功望着尾崎秀实说。

    “在报纸上把这个消息透漏出去怎么样?”冯晨建议道。

    “这倒是个好办法,关键是在《朝日新闻》上刊发,肯定过不了审查这一关。”尾崎秀实皱着眉头说。

    “我看,还是等佐尔格同志回来,让他想办法在《法兰克福日报》上,把这个消息透漏出去,这样对保护大家都有好处。”中西功建议说。

    “嗯,我看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定了!等佐尔格同志回来,我们再给他汇报。”尾崎秀实点了点头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