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31章 和知鹰二

正文 第0231章 和知鹰二

    “什么秘密?”冯晨精神一震,直了直身子问。

    “日本参谋本部的和知鹰二中佐,昨天秘密来到南宁了。”李济深突然爆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和知鹰二?”冯晨吃惊地望着李济深问。

    “怎么?你认识此人?”李济深反问道。

    “我同他没什么交往,但我知道这个人。”冯晨回答说。

    “据说他是作为松井石根的私人代表,到广西来的。”李济深望了眼冯晨。

    李济深说出的这个秘密,引起了冯晨的警觉,和知鹰二不是在早稻田大学另外一个特别新闻班学习吗?他怎么也到广西来了?

    冯晨感到很纳闷,更感到震惊!

    和知鹰二来广西有什么目的呢?

    他代表的是日本参谋本部还是松井石根个人的意图?

    他是不是同自己和吉田义男的目的一样,来了解两广事变内幕的?

    或者是来推波助澜的?

    “冯先生,和知鹰二这次来,我看是鼓动李宗仁和白崇禧极力反蒋的。”见冯晨沉默着,李济深继续说道。

    这个和知鹰二,之前冯晨并不熟悉,在参加特别新闻班以后,冯晨才从石川正雄的口中,了解了这个人的一些情况。

    和知鹰二,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34年,曾任日本驻太原领事馆武官,同阎锡山私交不错,曾经鼓动阎锡山,进行倒蒋**的阴谋活动。

    “李将军,这个和知鹰二是以什么样身份来广西的?”沉默了一阵,冯晨抬眼望着李济深问道。

    “这个人化名兰智和,以菲律宾《华商报》记者的身份来南宁的,昨天一到南宁,就同白崇禧的私人秘书进行了秘密接触。”李济深回答说。

    “这家伙来南宁,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任潮兄,他住在哪儿?我王亚樵定让他横尸南宁街头。”王亚樵咬牙切齿地说。

    “九光老弟,我劝你不要参与这件事情,和知鹰二来,这是明摆着,在暗中还是鼓动李德邻和白健生倒蒋**的。”李济深劝说着王亚樵。

    “看来日本人是唯恐我们国家不乱啊!”王亚樵愤愤说道。

    “李将军?这个和知鹰二住在哪儿?”冯晨问。

    “也在大华酒店住着。”李济深说。

    “啊?”冯晨吃了一惊。

    “他是白健生的客人,我劝你们,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不要轻举妄动,特别是九光老弟,你不要那么冲动,明天我安排人先送你回梧州去。”李济深望了望冯晨和王亚樵,耐心地劝说着。

    “我明天找机会,探探这人来广西的目的。”冯晨说。

    “唉!看着小日本在我们国家的领土上,到处上蹿下跳,我心里就来气!”王亚樵长叹了一声说道。

    “九光老弟,你一定要听我的,明天回梧州去,好好准备一下,我支持你们去陕北。”李济深真是有点担心,王亚樵别在南宁惹出什么乱子来。

    “好吧,任潮兄,我听你的。”王亚樵总算答应了。

    李济深清楚,王亚樵只要答应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变卦。

    “那明天早饭以后,我让司机先送你回梧州去,后天我送冯先生去机场。”李济深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将军,你明天联系好机票就行,不必送我到机场去。”冯晨不想在公众面前,表现出同李济深之间有着特别的关系。

    李济深毕竟是个令人瞩目的公众人物,如果他送自己去机场,必然会引起各方注意,那么自己的秘密身份便轻易就暴露了。

    “好吧,到时间我派人把机票送过来。”见冯晨极力推辞,李济深也意识到,自己送冯晨去机场有点不妥。

    “冯老弟,你马上把给马春水和安志达的信写好,我明天一早启程回梧州去。”王亚樵说道。

    “好,我这就来写。”冯晨答应着起身,去找笔墨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王亚樵携带着冯晨写的两封信件,回梧州料神村去了。

    冯晨起来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来到隔壁吉田义男住着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两声房门。

    房门打开后,冯晨见到房间里除了吉田义男外,还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坐在沙发上,用一双深不见底的目光,上下审视着走进门来的冯晨。

    “冯桑,这位是参谋本部的和知鹰二中佐。”吉田义男忙给冯晨介绍着那人。

    “呵呵,和知君好!”冯晨礼节性地上前,同和知鹰二握了握手。

    “冯桑好!”和知鹰二懒洋洋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应着冯晨。

    “久闻和知君大名,不知和知君什么时候到南宁来的?”冯晨在沙发上坐下,恭维着和知鹰二。

    “和知中佐昨天到达的。”一旁的吉田义男回答说。

    “冯桑,你同吉田君这次来,有什么收获?”和知鹰二问道。

    “这次两广事变,反蒋是真,抗日是假。”冯晨故意说道。

    “嗯,冯桑眼光独到。”和知鹰二竖起了大拇指。

    “不知和知君此行是否同我们是一个目的?”冯晨想探探和知鹰二到底是什么目的。

    “冯桑同吉田君,你们二位代表的是大日本外务省,我此行代表的是参谋本部,不过,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和知鹰二老奸巨猾地回答说。

    “呵呵,和知君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儿?”冯晨一直纳闷着,和知鹰二怎么会出现在吉田义男的房间中。

    “噢,早上我下楼时,在酒店大厅遇到了和知君,我便邀请他上来坐坐。”吉田义男抢着回答道。

    吉田义男知道,平冈龙一非常信任冯晨,参谋本部同外务省之间又有矛盾,吉田义男害怕冯晨别产生什么误会。

    “好了,我们有时间再聚,我这会准备去拜访白崇禧先生。”和知鹰二一直表现出对冯晨敬而远之的态度,三人在一起话不投机,便起身告辞了。

    “冯桑,你不要介意,和知鹰二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自命清高,任过东京的宪兵队长,什么人都不在他的眼里。”和知鹰二离开后,吉田义男给冯晨解释着说。

    “参谋本部派他来的?”冯晨问。

    “不很清楚,他告诉我说,他是代表松井石根将军,专程来拜访白崇禧的。”吉田义男回答道。

    “哦,松井石根大将在226兵变后不是被强制退出现役了嘛,他怎么还在中国到处指手画脚的?”

    冯晨感到很纳闷,冯晨清楚,松井石根是日本皇道派的将军,一直以来同平冈龙一所代表的统制派不和,226兵变以后,统制派掌权,逼着松井石根退出了现役部队。

    难怪和知鹰二见到自己,趾高气扬,冷冰冰的。

    “我听说,松井石根大将,在私下里,多次秘密同桂系军阀的李宗仁和白崇禧接触,许诺给桂系军队提供军火,让他们倒蒋**。”吉田义男说。

    “听你外公说的?”冯晨问。

    “是的,我外公说,此人生性残暴,不可重用。外公多次在天皇面前建议,不能启用松井石根这个人。”吉田义男说。

    “看来此次和知鹰二来,还是这个目的。”冯晨点了点。

    “冯桑,我们今天怎么活动?”吉田义男问。

    “上午我去联系人给我们购买明天的机票,你就自由活动吧,明天我们回日本去。”冯晨上午要去见育德书店的陈育德,因而找着理由,把吉田义男支开。

    “那好吧,听说上午绥靖公署有个新闻发布会,我就到那里再了解了解情况。”吉田义男说。

    “新闻发布会?我怎么没听说?”冯晨望着吉田义男问道。

    “噢,刚才和知鹰二告诉我的。”吉田义男说,

    “行,你先去参加发布会,我忙完赶到绥靖公署那边去找你。”冯晨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吉田义男的房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