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30章 请求帮忙

正文 第0230章 请求帮忙

    大家来到大华酒店二楼,王亚樵推开一间叫“一品香”的包厢,只见李济深将军正坐在包房沙发上品茶。

    “李将军好!”冯晨抢步上前,伸出双手同李济深打着招呼。

    “呵呵,冯晨?冯先生?”李济深从沙发上起身,伸出双手同冯晨相握着。

    “是的,不过我现在叫苏晨,香港《明报》记者。”冯晨回答说。

    “冯先生,你的事情我听说的可不少啊!”李济深脸上带着笑容,上下打量着冯晨。

    “李将军,这位是新加坡《早报》记者吉义男吉先生。”冯晨怕冷落了吉田义男,忙给李济深介绍着。

    “哦,吉先生好!”李济深又同吉田义男握了握手。

    相互打过招呼,李济深来到餐桌,在主位坐下,王亚樵同冯晨一左一右坐在旁边,吉田义男靠着冯晨坐着。

    “不知冯先生同吉先生,来到广西这偏远之地采访什么?”李济深意味深长地问道。

    “李将军,虽说广西是偏远之地,可是最近不仅在国内,即便在国际上也令人瞩目啊!”冯晨回答说。

    “呵呵,冯先生是说这次两广兵变吧。”李济深微微笑着说道。

    “正是。”冯晨点了点头。

    “恐怕此次事变,比当年福建事变失败的更快,来的猛去的也快啊!”李济深感叹着说。

    “李将军,这次事变虽然失败,但我看,对促进全民抗日还是有一定影响的。”冯晨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这倒是,最近李德邻派人正同共党和四川的刘湘接触,准备签署一份《川桂红协议》协议的主要精神是,团结一致,共同抗日,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

    李济深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冯晨突然意识到,吉田义男在场,谈论这些事情非常的不合适。

    此时,刚好服务员进来,开始上菜。

    “李将军,非常感谢你今天的款待!”冯晨借机把话题叉开了。

    “哈哈,冯先生,你是九光老弟的朋友,也就是我李济深的朋友,大家不要客气,把杯中酒都添满。”李济深大笑着,示意服务员给大家斟酒。

    “李将军,饭后我想单独采访采访将军如何?”冯晨话中有话,提出了一个要求。

    “当然可以,再说了,令尊大人,冯文轩冯参议员,我们也多有接触,从这个上面说,你冯先生算是我的子侄辈了。”李济深很爽快地答应了。

    酒斟满,菜上齐,大家便开始喝酒,不再谈论敏感话题。

    ……

    李济深提前在大华酒店给冯晨、王亚樵、吉田义男三人每人开了间房。

    饭后,冯晨吩咐吉田义男说:“吉先生,你先回房间休息,我陪李将军再聊一会。”

    “好的,冯先生。”

    吉田义男很识趣,因为在离开日本时,平冈龙一反复交代,到了广西以后,吉田义男的一切活动,全听冯晨的安排。

    吉田义男离开后,冯晨陪着李济深和王亚樵两人,来到王亚樵住的房间内。

    “冯先生,刚才在包厢里,我发现你岔开我的话头,你不信任新加坡《早报》的这个吉先生?”在房间里坐下,李济深迫不及待地问了句。

    “李将军,之前没机会告诉你,这个吉先生是日本驻上海领事馆一等秘书,叫吉田义男,化名吉义男,以新加坡《早报》记者身份,前来了解两广事变内幕的。”

    冯晨把吉田义男的真是身份说了出来。

    “不过,吉田义男思想上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他的外公是日本前内大臣,天皇的政治顾问牧野伸显。”

    “日本人?”王亚樵瞪大着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睛,吃惊地盯着冯晨看。

    “呵呵,九光老弟,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坏人,你吃惊什么?”李济深看着王亚樵的样子,微微笑着说道。

    “不过谈起两广事变内幕的事情,我觉得还是避开吉田义男好些,所以我当时就岔开了李将军的话头。”冯晨解释着说。

    “嗯,我感觉你还有其他事情想告诉我,对吗?”李济深望了眼冯晨问道。

    “真是瞒不过李将军,我真有事情请求李将军帮忙。”冯晨回答说。

    “什么事情?”李济深问。

    “日本内阁制定了一个全面吞并我国的计划,我这次回国,把复印件秘密带了回来,我想委托李将军,把这份计划设法转交给陕北。”冯晨用非常信任的目光,请求着李济深。

    “好,这个忙我一定帮!”

    李济深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一会就安排,明天一大早,你把这份计划送到德邻路上的育德书店去,把它交给掌柜的,他会安排人立即送往陕北的。”

    “育德书店?”冯晨问。

    “对,掌柜的叫陈育德。”李济深回答说。

    “他是不是五十多岁的模样,打扮的象一位私塾先生?”冯晨问。

    “对,你怎么认识他?”李济深有点吃惊。

    “李将军,我不认识他,我今天逛街时候,刚好逛到德邻路上的育德书店,见过这位陈先生,我发现他店内还出售《资本论》。”冯晨回答说。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早就认识呢。”李济深笑了笑。

    “这人可靠吗?”冯晨担心地问了句。

    “放心吧,冯先生,育德书店是我投资的。”李济深说。

    “你的书店?”冯晨望着李济深问。

    “呵呵,怎么?我在德邻路上开个书店还不行吗?”李济深微微笑着说。

    “难怪呀,书店中竟敢明目张胆出售《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这类书。”冯晨恍然大悟的样子。

    “所以,冯先生,你明天把你那份计划,送交给陈育德,你去的时候,就说要帮洪先生买本精装的《道德经》,陈育德自然不会把你当外人看了。”李济深把见陈育德的暗语告诉了冯晨。

    “李将军,这次能有幸认识你,实在是冯某人的荣幸!”冯晨用佩服尊敬的目光望着李济深说。

    “呵呵,冯先生不用客气,九光老弟的事情,还望你多多帮忙。”李济深笑着摆了摆手。

    “九光兄的事情,你不说我也会帮忙的,我这次不便回上海去,我可以帮九光兄,给上海共党负责人马春水,以及我原来的上级安志达,分别写封信,九光兄可以带着信件去联络他们,他们一定会妥善安排好九光兄的。”

    冯晨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说了出来,其实,在冯晨心目中,一直认为,王亚樵早就应该投奔革命,参加共产党。

    只是,王亚樵这个人比较自负,一直以来来,对共产党还有些误解。

    “我认为,九光兄已经决定去陕北,还是尽早动身的好,戴笠已经知道你居住在梧州李将军这里,只是迫于李将军的威名,才没敢妄动。”冯晨把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冯先生,你现在还是共党党员吗?”李济深突然问了个让冯晨不知道怎么回答的问题。

    “呵呵,李将军认为呢?”冯晨讪讪笑了笑反问道。

    “是不是共党党员不重要,是否坚定自己的信仰这才是最重要的!”李济深望着冯晨,说出了一句,富有哲理,让冯晨终生难忘的话。

    “李将军的话,冯某人定当牢记!”冯晨不由得在心目中暗暗佩服。

    “冯先生准备在广西待多久?”李济深转换话题问。

    “后天便打算离开。”冯晨说。

    “直接去日本?”李济深问。

    “是的,这次是假冒身份,不便去其他地方活动。”冯晨如实说。

    ““那好,后天的机票,我帮你订。不过,在你临走前,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李济深用睿智的眼神望了望冯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