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29章 书店掌柜

正文 第0229章 书店掌柜

    “那白健生呢?这个小诸葛,他会不会暗中打我主义?”王亚樵心里依然闷着口怨气。

    “可是,九光老弟,你现在要是离开这里了,能到哪儿去?”李济深关心地问道。

    李济深虽然也很清楚,王亚樵长期闲居梧州,实在不是个好办法,戴笠的人早晚会追到这里来的,可他仍然不希望王亚樵此时就离开。

    “九光老弟,你还是先暂住我老家,等你去处安排好了,再离开也不迟。”李济深诚恳地挽留着。

    “去处我早想好了。”王亚樵说。

    “哪儿?”李济深问道。

    “陕北。”王亚樵用坚毅的目光望着李济深说。

    “陕北?共党那边?”李济深吃惊的望着王亚樵问道。

    “对!”王亚樵利索地回答说。

    李济深觉得王亚樵到陕北的这个决定,不失为一种好办法,只是他实在没想明白,王亚樵的思想怎么转变这么快。

    “嗯,这倒是个好去处,我也很赞成,可是你身边那么多人,你提前同陕北那边联系了吗?”李济深问。

    “任潮兄,实不相瞒,华英豪早已到了陕北。”王亚樵说。

    “噢?原来九光老弟早同那边有联络?”李济深打量着王亚樵问。

    “前几年,在上海时,华英豪就同共党那边的安志达和冯晨两人,有过合作和接触,英豪去陕北,就是冯晨帮忙联系的。”王亚樵回答说。

    “冯晨?你说的是那个受怪西人案子牵连的冯晨?”李济深问。

    “是的,就是他,他如今就在南宁城里。”王亚樵如实说。

    “什么?冯晨在南宁?他不是在反省院吗?怎么会来南宁了?”李济深望着王亚樵,似乎有点看不透他了。

    “呵呵,任潮兄,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其实啊,冯晨到广西来,主要是想拜见你,他昨天去你老家时,我才遇到他的。”王亚樵微微笑了笑说。

    “他来拜访我有什么事?”李济深似乎有点不相信。

    “估计是想了解两广事变内情来的。”王亚樵说

    “那你怎么不带他来见我?”李济深用埋怨的目光望了望王亚樵。

    “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见他,所以我们先约定的今晚七点钟,在大华酒店门口相见。”王亚樵回答道。

    “那好,晚上我在大华酒店设宴款待你们。”李济深痛快地做出了决定。

    ……

    冯晨在南宁城里,同王亚樵分手以后,带着吉田义男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两人不知不觉逛到了德邻路上。

    德邻路原来叫沙街,是南宁城最繁华的街道之一。

    自32年李宗仁、白崇禧主政广西后,将沙街、鸡行头街和镇北街连成一条路并改建为水泥马路。

    33年马路建成后,便以新桂系首领李宗仁的字“德邻”命名为德邻路。

    德邻路两侧建筑以骑楼为特色,商号、洋行、钱庄、书局众多,络绎不绝的车马人流,显示着这条街道的繁荣与兴旺。

    “吉先生,我们在这条街道上走走看看,这里各色人物都有,我们可以了解到真实情况。”冯晨对身边的吉田义男说。

    逛街时,冯晨同吉田义男私下约定,在人众场合,相互只能称先生,不能“冯桑”和“吉田君”的乱叫,这样很容易让别人认出他们是从日本来的。

    两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逛着,当经过一家书店的时候,冯晨望了眼,发现书店铺面挺大,摆放的书籍很多,便走了进去。

    “欢迎两位贵客光临!”书店掌柜热情地招呼着。

    这书店掌柜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戴着副眼睛的男人,乍一看,打扮得象一个私塾先生。

    冯晨在摆放着书本的书架前,仔细观看着,突然发现,书架中摆放着一本《资本论》,冯晨随手把书拿下来,站在那里慢慢翻看着。

    书店掌柜的见冯晨拿出《资本论》这本书,微笑着走到冯晨身边问:“先生,你喜欢这本书?喜欢的话,可以免费送给你阅读。”

    “哦?”冯晨抬起头望着老板。

    “呵呵,不瞒先生说,这书在我这里已经摆放几年了,你是第一个看的。”掌柜的依然满面笑容地说道。

    “卖这样的书,你就不怕当局查封你的书店?”冯晨觉得这个掌柜的有点意思。

    “当局干嘛不让卖这书?”掌柜的上下打量着冯晨问。

    “这可是共产党的书啊!”冯晨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们广西无共党,我这里摆放这本书,也就是充充样子。”掌柜的说。

    “呵呵,广西无共党?有意思。”冯晨笑了笑,在心里琢磨着掌柜的话。

    “先生不相信?”那掌柜的问道。

    “掌柜的,共党脸上可没写字呀。”冯晨说。

    “不瞒先生,李宗仁最近想同共党秘密签订联合抗日的协定,可他在广西境内竟然没找到共党,结果只有联系四川那边的共党代表出面。”掌柜的神秘兮兮的透露了一个秘密。

    “呵呵,看来老先生知道的不少,不知老先生对两广这次兵变有什么看法?”冯晨笑了笑问道。

    “这个嘛,老夫不敢妄言,要真象通电上说的那样,就好了,就怕是两广势力借抗日之名,要挟老蒋啊!”掌柜的分析得非常透彻。

    “嗯,老先生眼光不错啊。”冯晨点了点头。

    “看两位先生穿着不凡,谈吐更不一般,不知两位先生是做什么的?”掌柜的打量着冯晨和吉田义男问道。

    “哦,我们两个是记者,我是香港《明报》的记者,这位先生是新加坡《早报》的记者。”冯晨回答说。

    “噢,看来你们是来采访两广事变的。”掌柜的点了点头。

    同掌柜的闲聊了一阵,冯晨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便丢下手中的《资本论》,出了书店,准备到大华酒店同王亚樵碰面。

    临离开时,冯晨转身抬头望了望书店招牌,原来这家书店名字叫“育德书店”。

    从德邻路赶到大华酒店,冯晨看了看怀表,还差几分钟才七点钟,便站在酒店门口,对吉田义男说:“吉先生,一会见到王亚樵了,你少说话,说话时最好别带出日本味。”

    “好的,冯桑,我象来时在车子里一样,一句话不说。”吉田义男点了点头。

    “看看,又来了不是?叫冯先生,别叫冯桑,你要知道,王亚樵最痛恨你们日本人了。”冯晨用手指了指吉田义男。

    “是的,冯先生,我记着了,我是新加坡人。”吉田义男说。

    两人正聊着,王亚樵从大华酒店里走了出来。

    “冯老弟,你们两位挺及时嘛!”

    “原来九光兄早到了啊。”

    冯晨上前同王亚樵握了握手。

    “九光兄,这位是新加坡《早报》记者,吉义男吉先生,今天在来的路上,也没顾得跟你仔细介绍。”冯晨这才给王亚樵介绍着身边的吉田义男。

    “吉先生好,早上我就看着你有点面熟,我们肯定见过面。”

    王亚樵丢下冯晨的手,接着又同吉田义男握了握手,一双犀利的双眼,透过眼镜镜片,上下审视着吉田义男。

    在王亚樵的审视下,吉田义男的手竟然有点微微发抖。

    吉田义男刚刚到上海时,曾经在绿波廊酒店同王亚樵打过照面,此后,他的耳朵中,听到的全是王亚樵暗杀活动的新闻。

    近距离同这个暗杀大王接触,让吉田义男真真感受到了从王亚樵身上透着的杀气,这种杀气令人胆寒。

    “冯老弟,李济深李将军在酒店二楼包厢内,设下宴席招待两位,我们赶紧上去吧。”礼节性的寒暄过后,王亚樵拉着冯晨的手,大步走进了大华酒店内。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