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28章 遭到冷遇

正文 第0228章 遭到冷遇

    车子到达南宁城以后,王亚樵同冯晨约定了碰头的时间和地点,然后各自分头行动。

    南宁城内,仍然充满着备战的气息。

    路人行色匆匆,一辆辆军车不时的从街道上驶过,一队队的宪兵在街上巡逻着,宪兵们偶尔还会盘查一下可疑的行人。

    看到这种境况,王亚樵的内心很激动,有点心潮澎湃,恨不得早点见到李宗仁、白崇禧自报奋勇,到前线去。

    冯晨同吉田义男下车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着,感受着这南宁城里紧张的气氛。

    王亚樵同冯晨分手后,则直奔广西省政府去,他要先去领取,李宗仁给他特批的每月500元大洋的生活费。

    跨进省政府财务室,王亚樵发现,这里上班的职员们,这次见到他,没有了以前那种热情的笑脸。

    财务室出纳,是一名中年女人,以前每次来,她对王亚樵分外的热情,又是递烟又是倒茶的,可今天象变了个人一样。

    “匡先生,现在前方吃紧,省政府经费紧张,你过两天再来领取怎么样?”出纳板着脸冷冰冰地说道。

    “既然紧张,那算了,我不领取了!”王亚樵一生何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转身离开了省政府财务室。

    “匡先生,你先别走呀!”中年女人追了出来。

    “告诉李宗仁,这每月500元的大洋我不要了,我还饿不死!”王亚樵丢下一句话,气哼哼的下楼去了。

    出了省政府大楼,王亚樵来到广西绥靖公署,求见李宗仁。

    “实在对不起,匡先生,李将军现在正在会见重要的客人,他实在没有时间接见你,你先回去吧。”王亚樵被李宗仁的秘书挡了驾。

    从绥靖公署里出来,王亚樵想想,决定去见白崇禧。

    还好,白崇禧总算在办公室里接见了王亚樵。

    “九光先生,今天怎么有闲心到我这里来?”白崇禧坐在办公桌椅子上,也没起身相迎,指了指办公桌跟前的沙发,不冷不热地同王亚樵打着招呼。

    “健生兄,我刚来广西的时候,你对我说的那些话,迄今还激动着我啊!”王亚樵在沙发上坐下,提起了酒宴上白崇禧说过的话。

    “九光先生,现在形势有变化了,自从余汉谋投靠老蒋以后,两广兵变可以说已经失败了。”白崇禧淡淡地说道。

    “健生兄,我的意思是,你们桂军应该马上干起来,只要你们在广西竖起一面反蒋抗日的大旗,我敢保证,一定会举国响应的!”王亚樵铿锵有力地在白崇禧面前游说着。

    “九光先生,你真是个不懂政治的人啊!”白崇禧摆了摆头,冷冷说道。

    “健生兄,难道你们准备向老蒋妥协不成?”王亚樵问。

    “九光先生,搞军事同你搞暗杀是两码事情,你搞暗杀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军事是要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不能莽撞啊!”

    白崇禧带着一副教训人的口吻,接着说:“九光啊,搞军事不能像你暗杀一样,逞一时之能,我们再不能做那些出力不讨好的傻事了。”

    “健生兄,你的话我不赞同,反蒋抗日怎么会是逞一时之能呢?”

    王亚樵的固执性格又表现了出来。

    “健生兄,难道说你们广西的地方军队,就不是中国军人了吗?既然大家都是中国人,反蒋抗日又何罪之有?又有何不妥?”

    “好了,九光先生,我还有事情,改天我们再探讨这些问题。”白崇禧寒着脸,摆了摆手,起身做出送客的样子。

    王亚樵悻悻离开白崇禧的办公室,心情异常低落,刚到南宁城时的那股心潮澎湃的激情,顿时一落千丈。

    他决定去李济深将军的驻地,吐吐心中的不快。

    ……

    王亚樵离开白崇禧的办公室后,白崇禧立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把王亚樵找他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李济深。

    “任潮兄,你的尊贵客人今天来拜访我了。”白崇禧在电话中打着哑谜。

    “我的尊贵客人?”白崇禧的话,让电话那端的李济深感到莫名其妙。

    “噢,就是隐居在你老家料神村李圩子的那个人。”白崇禧回答说。

    “哦,原来健生说的是王九光啊,他找你了?”李济深这才明白,王亚樵去见了白崇禧。

    “任潮兄,你就让他在李圩子里好好待着,我们有吃有喝养着他就行,你让他到这南宁城里来到处乱串做什么?”白崇禧用责备的口吻说道。

    “健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李济深的客人,你担心什么?”电话那端的李济深明显有点生气。

    “任潮兄,我和德邻怕他在这里添乱,你是知道的,南京那边可正在通缉他。”白崇禧似乎很不介意李济深的不快。

    “健生,南京通缉他,关你们什么事情?!”李济深发火了。

    “任潮兄,是这样,戴笠已经知道他在广西了,已经给我发来几次电报,让我协助他们缉拿王九光。”白崇禧不温不火地回答说。

    “什么?戴笠知道王九光在广西?即便知道又怎么了?你白健生派人去抓他呀,好到老蒋那里请功去!”李济深恼怒地大声说道。

    “任潮兄,你别生气,我一直在同戴笠打着哑谜,我只是担心,万一纸里包不住火,老蒋要是亲自逼问这件事情怎么办?”白崇禧明显是想把王亚樵这个烫手山芋送出广西。

    “白健生,我把话给你说清楚,王九光是我请来的客人,谁要是敢在暗中加害于他,就等于加害我李济深!”李济深火气很大。

    “哪里哪里,任潮兄,你多疑了,我们怎么会加害他?”白崇禧见李济深动了肝火,马上把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我多疑什么?你白健生和李德邻堂堂几十万人马,还怕他戴笠不成?除非你们相互勾结,出卖我的朋友!”电话那端的李济深,怒气依然没消。

    “任潮兄,我白健生怎能做出那种出卖友人的事呢?我只是提醒你,让王九光千万要多加小心,戴笠那帮人可是无孔不入啊。”白崇禧连忙改口说。

    “谢谢你的提醒!”

    李济深冷冷说了一句,接着把电话挂了。

    刚刚放下电话,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李济深过去把房门打开,门口站着一脸落寂,无精打采的王亚樵。

    “九光老弟?快快进来,到南宁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李济深热情地把王亚樵让进了房间里。

    李济深虽然刚才在电话中把白崇禧怒斥了一通,但看到王亚樵如此神态,李济深便不忍心把电话中白崇禧的话告诉他。

    李济深对王亚樵太了解了,他这个人自尊心特别的强,李济深心里非常担心,王亚樵受不了这样的冷遇。

    “九光老弟,你到南宁来,也不提前给我先打个电话。”李济深亲自给王亚樵倒了杯茶水,放在王亚樵的面前。

    “任潮兄,谢谢你这几个月来的照顾,我今天来是准备同你告辞的。”王亚樵望着李济深,说出了心里的打算。

    “唉,九光老弟,你只管在料神村住下去,我想,他蒋光头也不会把我李济深怎么样。”李济深叹息了一声。

    “呵呵,任潮兄,可是我在这里住下去,终不是长久之计呀,我担心有朝一日白崇禧和李宗仁两人,会不会把我当礼物送给老蒋了。”王亚樵苦笑了一下说道。

    “九光老弟,你不要多疑,李德邻这个人还是很忠厚的。”李济深也觉得自己的劝说有点苍白。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