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27章 到南宁去

正文 第0227章 到南宁去

    “不行,我不能在梧州这里再当食客了!”王亚樵猛然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你们几个都说说,我们究竟该怎么办才好?”王亚樵在郑抱真、余亚农等人的脸上来回看了看。

    “九哥,我认为冯先生的建议很好,我们到陕北去。”郑抱真说。

    “我同意抱真的想法。”余亚农也很赞同。

    “亚瑛,你的意见呢?”王亚樵又望着王亚瑛问。

    “我的想法跟几位兄弟的想法一样,只是我还有个建议,咱们在离开广西前,你应该去南宁再拜访李宗仁和白崇禧一次。”王亚瑛回答说。

    “哦?现在这个样子,还去拜访他们做什么?”王亚樵问。

    “九光兄,嫂子说的对,你应该去南宁一趟,这样以后也好同李宗仁和白健生见面,毕竟你在广西住了这么久。”冯晨劝说着。

    “那行,我听你们的,明天就动身去南宁。”王亚樵答应了。

    “九光兄,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南宁如何?”冯晨提出了和王亚樵同行。

    “行,我一会找李济深将军的管家,给我们安排辆车子。”王亚樵点头同意了。

    晚上,王亚樵吩咐人,做了一大桌菜,招待冯晨。

    酒足饭饱,王亚樵让冯晨留下,冯晨心里还惦记着吉田义男,坚持着要回梧州城去,王亚樵只有得找到李济深将军的管家,安排了辆车子送冯晨。

    一个多小时后,冯晨回到了那家先前登记的旅馆中,吉田义男洗过澡后,正坐在房间里翻看着一本杂志,等着冯晨回来。

    “冯桑,你今天到哪儿采访去了?”见冯晨走进了房间,吉田义男起身问道。

    “我去李济深将军的家乡了,可惜李将军去了南宁。”冯晨回答说。

    “哦,那冯桑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吉田义男问。

    “没有什么发现,吉田君,你呢?今天到了哪些地方?”冯晨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反问道。

    “我今天就在梧州城里转了转,同这里的生意人,还有街上的老百姓们聊了聊,我发现这里的人,都非常痛恨我们大日本,也痛恨你们的蒋委员长。”吉田义男说。

    “呵呵,这是肯定的,你们日本吞并了我们的东三省,现在又在华北挑起事端,中国人当然痛恨了。”冯晨笑了笑。

    “冯桑,其实我同我的外公有着一样的想法,我们大日本应该同你们中国和平相处,共同发展。”吉田义男给冯晨倒了杯茶水。

    “你外公是这样认为的?”冯晨望了眼吉田义男问道。

    “是的。”吉田义男回答说。

    “可是,我了解的是,你外公主张同英美和平共处,维护天皇最高权威,没听说他主张同中国和平共处。”冯晨用疑问的眼神,望了望吉田义男。

    “我知道,他老人家没有公开这样说过,可他私下在我们跟前常说,他说中国是个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一定要和平相处下去才好。”吉田义男诚恳地说道。

    “吉田君,能有你和你外公这样想法的日本人不多,都这样想就好了。”冯晨对吉田义男有了新的认识。

    正在两人聊着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夹杂着喊叫声:“快开门,检查!”

    冯晨望了眼吉田义男,转身上前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两个酒气熏天的警察。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南京方面的探子?”其中一个歪带着帽子的警察问。

    “我们是记者,是来梧州采访来的。”冯晨回答道。

    “把证件拿来看看。”那警察恶声恶气地命令着。

    冯晨立即掏出自己的记者证件,又接过吉田义男递过来的证件,一起交给了那名歪带帽子的警察。

    那名警察接过证件,反复看了看说:“我不认识字,谁知道你这上面写着什么?”

    “警察先生,你不认识字,可以让他看看呀。”冯晨指了指旁边的那名警察。

    “他?他也不认识字,他只认识钱。”那警察说。

    冯晨忽然明白了,这两名警察是趁着酒劲,来旅店里敲诈客人来的。

    明白过来后,冯晨从身上掏出了两张美元递过去说:“大夜晚的,两位兄弟辛苦了,去买包烟抽吧。”

    “哈哈,美元?!看来你们真是记者,好好休息吧。”那警察接过钱,顺手把证件递给了冯晨,接着去查下一个房间。

    “怎么会这样?”吉田义男不解地望着冯晨问道。

    “呵呵,吉田君,你们大日本不也是有这样的警察吗?”冯晨笑着反问道。

    “我就不明白,你把美元递过去,我们就成记者了?那还要证件干嘛?”吉田义男嘟哝了一句。

    “呵呵,吉田君,其实人家警察说的也对,一般人能用美元吗?也就四外跑的记者才喜欢用美元。”冯晨开始脱衣准备睡觉。

    “冯桑,明天我们怎么行动?还是分开单独活动吗?”吉田义男也开始脱着衣服。

    “明天我们一起到南宁去。”冯晨说。

    ……

    第二天早饭刚刚过后,王亚樵便坐着李济深的车子,来到梧州,带上冯晨和吉田义男朝着南宁驶去。

    “冯老弟,我这次去南宁,还要领取这个月的生活费。”车子行驶中,副驾位置上坐着的王亚樵,扭过头说道。

    “呵呵,李宗仁给你批的500大洋,够用吗?”冯晨问。

    “勉强可以,李济深将军每月还接济一些。”王亚樵回答说。

    “九光兄,昨天在你那里,有件事情没顾得告诉你,你知不知道余立奎余司令被复兴社的特务抓了?”冯晨心里想,这件事情王亚樵肯定早该知道了。

    “什么?立奎兄弟被抓了?什么时候?”王亚樵听到这个消息时很是吃惊,扭过头望着冯晨问道。

    “就在你离开香港的当天晚上。”冯晨回答说。

    “冯老弟,你开什么玩笑?你听谁说的?前几天我们还收到立奎老弟的电报,他在电报中说,他在香港一切安好。”王亚樵还是不愿相信余立奎已经被抓。

    “九光兄,我没和你开玩笑,是复兴社的王新衡亲口告诉我,余大哥被抓的当天就被送到了南京,秘密关押着。”冯晨说。

    “不对呀,我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收到立奎兄弟报平安的电报,怎么会被抓呢?”王亚樵还是有点不相信冯晨的话。

    “立奎是怎么暴露的?”沉默了一会,王亚樵抬眼望了望冯晨问。

    “你走的当天晚上,余婉君去了皇后舞厅,在跳舞时认识了复兴社的特务陈志平,结果陈志平带人跟踪余婉君到茂昌粮行,经过就是这样。”冯晨把自己知道的全告诉了王亚樵。

    “婉君?唉,真后悔当初没听亚英的话啊!”王亚樵象泄气的皮球,颓然靠在副驾位置上的椅背上,沉默着不再说话。

    王亚樵一生行侠仗义,英雄豪爽,唯独就是难过美人关!

    “冯老弟,那你知道婉君的下落吗?她是否也被抓了?”车子又行驶了一段距离,沉默着的王亚樵,突然转身问道。

    “听王新衡告诉我,余大哥被抓以后,余婉君同那个陈志平打得火热,九光兄,你们一定要注意,戴笠已经掌握了你的行踪。”冯晨提醒着王亚樵。

    “就是余婉君不说,戴笠也应该清楚我在广西,他戴笠在南京、上海胡作非为,难道他还干来广西找我不成?”王亚樵很是不以为然。

    “九光兄,还是小心为妙,你清楚的,复兴社的人可是无孔不入啊!”冯晨再次提醒道。

    “我记住冯老弟的话了,我会注意的。”说过,王亚樵再次靠到椅背上沉默着。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