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18章 泄露行踪

正文 第0218章 泄露行踪

    饭后,陈志平借口有事情,离开了,余婉君则回到茂昌粮行继续休息。

    躺在床上,冷静下来以后,余婉君才有点担心和后怕。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原来却是复兴社的特工。

    陈志平究竟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在利用自己?

    昨夜余立奎被抓,真的不是陈志平跟踪自己以后,才发现的余立奎?

    陈志平说了,他们早就盯上了茂昌粮行,立奎被抓应该不是我的原因。

    余婉君自己安慰着自己。

    不行,一定要把立奎被复兴社特务抓住的事情,告诉王亚樵。

    可是怎么才能联系上王亚樵呢?他现在正在去广西梧州的路途上,无法联系呀。

    思前想后,余婉君无法入睡。

    想了想,余婉君起身,准备发封电报,把余立奎被捕的事情,告诉广西的李济深将军,余婉君认为,只要李济深知道余立奎被捕的事情,王亚樵到了后自然就知道了。

    余婉君在抽屉中翻出李济深在广西梧州的住址,来到茂昌粮行附近的邮局,给李济深发了一封电报。

    电报内容为:“余立奎被抓,请转告王亚樵。”

    落款为余婉君。

    余婉君没想到,她的这封电报,彻底泄露了王亚樵的行踪。

    茂昌粮行附近的几个邮局,早已被陈志平暗中派人监控起来了,余婉君发完电报离开后,陈志平的手下,离开拿着电报底稿,给陈志平汇报。

    “陈组长,余婉君给广西的李济深发了封电报。”

    “哦?快给我看看。”

    陈志平的手下,忙把电报底稿递给了陈志平。

    陈志平仔细看了看,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你们继续给我盯紧了姓余的那娘们,我立刻去给戴长官汇报。”

    陈志平拿着电报底稿,立即来到维多利亚湾戴笠住的大酒店里,戴笠正同王新衡在谈论着远在日本留学的冯晨。

    见陈志平慌慌忙忙进来了,戴笠望了眼问:“有情况?”

    “是的,戴长官,王亚樵的下落查明了,他去广西梧州了。”陈志平恭敬地把手中的电报底稿递给了戴笠。

    “余婉君会不会去广西投奔王亚樵?”戴笠看了看电报底稿,抬起头望着陈志平问道。

    “余立奎被我们抓住以后,余婉君在香港就失去了生活来源,我想,只要她同王亚樵联系上,她一定会去投奔他的。”陈志平回答说。

    “嗯,有道理。”戴笠点了点头。

    “戴长官,你看我们的人是否停止清查?”一旁的王新衡问道。

    “把人都撤了吧,王亚樵已经出逃,再清查无意义。”戴笠顺手把电报底稿丢在了茶几上。

    “戴长官,余婉君怎么办?是否把她抓起来?”陈志平请示道。

    “不,我要放长线钓大鱼,志平,你要好好地同余婉君交往下去,稳住这个娘们,我们就用她做鱼饵,钓住王亚樵这条大鱼。”戴笠吩咐说。

    “是!”陈志平答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间。

    陈志平离开后,戴笠同王新衡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新衡,据可靠情报,冯晨参加的这个新闻培训班,是日本外务省培养高级间谍人员的培训班,你说说,冯晨是不做汉奸了?”

    “不会吧,戴长官,冯晨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不可能做汉奸的。”王新衡回答说。

    “看问题不能感情用事,我知道你和沈醉同冯晨关系不一般,但现在时局复杂,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戴笠分析道。

    “他怎么会再次去日本了?”王新衡也有点想不通。

    “新衡,中日全面战争已不可避免,只是早晚的事情,我有个想法,你最近化名去日本一趟,秘密见一见冯晨,探探他的底细,我们需要放颗钉子在日方内部啊!”戴笠锐利的目光盯着王新衡说。

    “戴长官莫非是想让冯晨在日本那边做卧底?”王新衡小心问道。

    “这就看你了,我们把王亚樵的事情解决以后,精力就要重点放在对付共产党和日本人上面来。”戴笠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

    “那我最近抽时间去日本一趟。”王新衡说。

    ……

    夜幕降临,余婉君望了望空荡荡的茂昌粮行,一股寂寞悲愁的心绪涌上心头。

    内心深处,她隐隐感觉到陈志平是在利用自己,可是他不愿意相信。

    余婉君在内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交往归交往,只谈男女之间的事情,千万别上了陈志平的当,他毕竟是戴笠的人。”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余婉君在内心里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我同陈志平之间,只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彼此需要。”

    想到这里,余婉君毅然穿好旗袍,提上了小包,然后款款地走出了茂昌粮行。

    金海湾舞场舞曲震荡。

    走进舞厅,在五彩缤纷的灯影里,余婉君发现陈志平微笑着,正从氤氲的烟雾中大步腾腾地向她走来。

    见到陈志平的笑容,余婉君把所有理智全抛在脑后。

    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个男人让余婉君欲罢不能!

    陈志平那魁梧健美的身影,时时让余婉君心里泛起爱的火花。

    当余婉君同陈志平亲昵地依偎在一起时,当脚踏着悠扬舞曲在舞池里飞快旋转时,余婉君才真切感受到从没体会过的幸福与快慰。

    “婉君,你……哭了?”

    正跳着舞,陈志平忽然发现,余婉君将头紧紧挨靠在他那宽大的胸膛上,从那双美丽迷茫的大眼睛里洒下了几滴泪水。

    “婉君,你是不是在想去了南京的余先生?”陈志平慌忙掏出手帕给余婉君擦拭着泪滴,安慰着她。

    “不,不,我根本不是想他。”余婉君破涕为笑了。

    “婉君,莫非你心里还有别人?”陈志平楼了楼余婉君的腰肢。

    “志平,我现在心里早就没有了任何人,如果说有的话,也不是他余立奎,因为我和他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余婉君朝着陈志平的怀里靠了靠。

    “志平,你说,一个女人如果仅仅只有那种名义上的丈夫而没有实质上的感情,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说着话,泪水象断线的珠子,竟又扑簌簌的沿着余婉君洁白的面颊滑落下来。

    “婉君,我理解你的心情。”陈志平用力楼了楼余婉君。

    当一支舞曲结束后,陈志平亲昵地挽着余婉君,来到一片灯光的暗影里坐定,两人相依在那里,良久不言不语。

    陈志平这个情场老手清楚,女人都是情绪化的动物,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沉默和悄悄爱抚更能感化余婉君了。

    “我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

    此时的余婉君,对陈志平仅有的一点戒意也消失了,开始对他讲着自己当年如何从安徽故乡出来读书,如何认识王亚樵,又如何违心的嫁给余立奎。

    说到伤心之处,余婉君泪若雨下,听得陈志平唏嘘不已。

    “婉君,你也不用过多伤心,我听说王亚樵一生最是仗义,他要知道你现在孤身一人在香港的话,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陈志平趁机把话题引到王亚樵身上。

    “唉,你这话倒是不假,可是去广西路途遥远,我一个弱女子……”余婉君彻底忘了身边的这个男人是复兴社的特务。

    “婉君,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先跟我去南京,合适时间,我会送你去广西的。”陈志平把余婉君朝着自己的怀抱中楼了楼。

    “看来只有这样了。”余婉君彻底放下了防备之心。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