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17章 酒后失口

正文 第0217章 酒后失口

    余婉君依然沉浸在同陈志平昨夜亲热时的甜蜜回忆中,还没有意识到已经发生了大事,喊了几声,没见人应声,便又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九点多钟,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再次把余婉君闹醒。

    余婉君懒洋洋地穿着睡衣起来,走到卧室外,拿起电话听筒,里面传来陈志平那带着磁性的声音:“余太太,这会在忙什么?”

    “陈先生?我刚才又梦到你了,正在想你呢。”余婉君声音发嗲的回答说。

    “噢?呵呵,我也在想你呀,要不,我这会过去找你,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怎么样?”电话中传来陈志平的坏笑声。

    余婉君这时脑子里总算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告诉过陈志平这里的电话号码,他怎么把电话打到了这里?

    头脑中疑问着,余婉君问了句:“陈先生,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号码?”

    “噢,忘告诉你了,这个电话号码,是从你家余先生那里知道的。”电话那端的陈志平回答说。

    “立奎?他这会在哪儿?你怎么认识他?”余婉君此时才有点警觉。

    “看来你们昨晚没住在一起?”陈志平问。

    “立奎了?你让他接电话。”余婉君说。

    “呵呵,对不起余小姐,你家先生接不了电话了,他这会到南京去了。”电话那端传来陈志平的轻笑声。

    “到南京?他到南京干嘛?”余婉君问得很白痴。

    “戴笠戴长官,请他去南京做客。”陈志平说。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余婉君迟疑了一下,总算明白过来了。

    “余太太,我是正在想你的人。”陈志平说。

    余婉君颓然丢下了话筒,一屁股坐在地上,电话听筒里,陈志平的声音一直在叫喊着:“余小姐,你怎么了?快说话呀!”

    镇静了一下,余婉君起身,把听筒放到电话机上,这才情绪低落地坐到沙发上。

    陈志平原来是复兴社的特务?

    看来余立奎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了,怎么办?

    马上离开这里?

    可是到哪儿去?

    一时之欢,竟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正在余婉君不知如何是好时,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

    望了望电话机,余婉君懒洋洋起身拿起了话筒,电话还是陈志平打的。

    “婉君,你听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至于说你家先生,他是王亚樵的死党,即便是昨夜抓不到他,早晚有一天我们也会抓住他的。”陈志平那带着磁性的男中音,搅得余婉君心烦意乱。

    “婉君,昨晚我们……,我一直在回味,现在又想你了……”陈志平腔调变得异常温柔,富有吸引力。

    “请你放尊重一点!”余婉君的心跳动了一下,忽然间心情变得格外轻松舒畅,声音发颤地说道。

    嘴上这么说,可余婉君的脑海中,再次浮现着陈志平那风度翩翩、英俊帅气的身影,还有两人在一起时,那种从未体验过的兴奋与快感。

    陈志平俊美的外表,强健的力度,温文尔雅的谈吐,从昨夜开始,已经在余婉君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子。

    “我真的很想你!你等着,我去尖沙咀找你。”陈志平说道。

    放下电话,余婉娜脑海里一片空白,慢慢平静下来,这才考虑着后果。

    余立奎被戴笠的人抓住了,王亚樵又远去广西,今后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

    靠陈志平?

    可能吗?

    自己同陈志平之间也就是露水鸳鸯,一时承欢而异,他会为自己负责吗?会管自己吗?

    早知道是这样,就该随同王亚樵到广西去。

    余立奎被抓了,只有王亚樵会管自己。

    王亚樵这个人,余婉君非常了解,他是不会轻易丢下自己不管的。

    正在余婉君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汽车刹车的声音。

    余婉君连忙起身,双手不忘拢了拢头发,扭动着腰肢走了出去。

    门外,陈志平依然是白色西装,潇洒地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来。

    “婉君,你还好吧?”陈志平脸上露着迷人的笑容,走上前来,关心地问了句。

    “唉……,好什么?从此以后要独守空房了。”余婉君叹了口气。

    “我陪你呀!”陈志平上前轻轻搂住余婉君的腰肢说。

    从见到陈志平的那一刻起,余婉君心中的怨气全无,当陈志平的手搂着她的腰肢时,她整个人又开始发软了。

    二人相拥着跨进房间中,余婉君还不忘回身把房门关上。

    转过身,两人靠着房门,情不自禁地又热吻起来。

    “婉君,昨晚在黑暗中,我还没仔细欣赏欣赏你,现在我要一览无余。”陈志平轻轻咬着余婉君的耳垂,低声说道。

    “嗯哼……”余婉君再也不能自制,软绵绵地缠绕着陈志平。

    陈志平弯下腰,抱起余婉君,朝着卧室走去……

    直到中午,陈志平和余婉君才从床上起来,打扫战场。

    收拾一番后,余婉君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望着陈志平说:“志平,我来给你炒几个南京的小菜吃。”

    “婉君,你也累了,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吃吧,吃完饭后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带你到金海湾舞场跳舞去。”陈志平上前楼了楼余婉君,温柔地说道。

    余婉君此时彻底忘记了余立奎刚刚被捕,忘记了自己今后该如何生计,忘记了面前的陈志平是个什么人,整个人沉浸在快乐中。

    陈志平牵着余婉君的小手,两人来到粮行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后,点了四个菜,要了一瓶葡萄酒,陈志平把两个高脚杯里斟满酒,端起杯子说:“婉君,感谢上苍让我认识你。”

    “我也是,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余婉君端起另外一杯酒,同陈志平碰了碰杯子,轻轻呡了一口。

    “婉君,你知道王亚樵到哪儿了?”陈志平呷了口酒,放下杯子问。

    “志平,我们不谈这些好吗?反正他不在香港了,你们是抓不住他的。”余婉君不愿透露王亚樵的去向。

    “好吧,我不问了,只是王亚樵不在香港了,我们就会撤退回去,我真的舍不得你呀,你是个让男人无法忘怀的女人。”陈志平说着甜言蜜语。

    “你回南京了,我怎么办?”余婉君问。

    “要不,你同我一起到南京去,你出面做做余立奎的工作,只要他协助我们抓到王亚樵,我们可以对他既往不咎的。”陈志平承诺道。

    “你们别白费功夫了,立奎死都不会和你们合作的,王亚樵对我有恩,我也不会出卖他的,我同你这样子,感觉非常对不起他。”余婉君再次端起酒杯,大大喝了一气。

    “那好吧,我不强求你!”陈志平说。

    “志平,王亚樵要是知道我同你勾勾搭搭的,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即便王亚樵不追究我,他老婆王亚瑛也会的。”余婉君不无担忧地说。

    “他现在不在香港了,怎么会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再说了,昨晚我们抓余立奎,根本不是跟踪你才发现的,其实,茂昌粮行我们盯了很久了。”陈志平宽慰着余婉君。

    “算了,顺其自然吧,谁让我特别喜欢你呢。”余婉君端起酒杯,把酒全干了。

    “我也特别喜欢你,同你那个的时候,特别的快乐享受!”陈志平拿起酒瓶,给余婉君的杯子中又斟满了酒。

    “唉,多亏九哥昨晚离开了。”余婉君叹了口气。

    “王亚樵是昨夜离开香港的?走旱路还是水路?”陈志平精神一震,盯着余婉君问道。

    “我说过,我不会告诉你的。”余婉君自知刚才失口。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