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15章 招蜂引蝶

正文 第0215章 招蜂引蝶

    王亚樵从码头上返回太平山的别墅,郑抱真、余亚农、余立奎等人全部已经到了。

    “九哥,外面风声很紧,我过来的时候,还甩掉了一个尾巴。”王亚樵一脚踏进客厅中,郑抱真便急切地汇报说。

    “我在码头的时候,也被人跟踪了,多亏共党的姜珊小姐出手相助,差一点我就赶不回来了。”王亚樵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温开水,大口大口的喝着。

    “九哥,车站、码头、机场盘查得这么严,我们该如何走?”余亚农问道。

    “呵呵,这个不用大家过多操心,我前段时间已经有所准备,花重金在尖沙咀那里联系了一个能坐20多人的小机船,我们准备一下,马上到尖沙咀去。”王亚樵微微笑了笑,环顾了一眼众人。

    “九哥,我有个想法,不知九哥同意吗?”余立奎望着王亚樵,似乎有什么心事。

    “立奎,你说。”王亚樵示意着余立奎。

    “我想守在尖沙咀的茂昌粮行,我们这个粮行一直生意不错,另外就是,我可以在香港给大家再经营个落脚点。”余立奎回答说。

    “立奎,戴笠的人跟疯了一样查找我们,留在香港危险。”王亚樵没有立即答应。

    “九哥,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戴笠想抓的人是你,如果他知道你去广西了,肯定会把香港这边的人撤走。”余立奎坚持着说。

    “立奎,你留下,那婉君呢?咋办?”王亚樵问。

    “我也留下。”余立奎身边的余婉君说。

    其实,余婉君同余立奎虽然都姓余,但两人相好多年,前不久,在王亚樵的撮合下,两人终于结婚了,从表面上看,余立奎要求留下,余婉君也陪着留下来,这在情理之中。

    但实际上,余立奎请求留下来,是在余婉君的鼓动下才做出的决定。

    这里面还有个大家不清楚的原委。

    余婉君是个非常喜欢浪漫,水性杨花,欲望又特别强的女人,这个女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跳舞,同俊男交往。

    王亚樵一生杀富济贫,行侠仗义,但他有一个致命的死穴,那就是贪恋女色。

    余婉君最初算是王亚樵的红粉知己,但最后还是听从了王亚樵的安排,嫁给了余立奎,但余婉君同王亚樵之间始终藕断丝连。

    可是就在几天前的一个夜晚,余婉君在九龙半岛的皇后舞厅中邂逅了一位男子,这才让余婉君决定留在香港,不随王亚樵去广西。

    那天晚上,余婉君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到皇后歌厅,孤身一人,默默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四处搜寻着她心目中的美男子。

    “小姐,可以请您跳支舞吗?”正在余婉君左顾右盼时,忽然从身后飘来一个甜甜的男人的声音。

    那男人说的是地地道道的南京话。

    在香港这个到处充满着难懂的粤语城市里,突然听到让余婉君从小就熟悉的南京话,使得她的心里顿时一喜。

    朝着那男人望去,余婉君心里又是一惊,她发现,在一明一暗闪耀着的灯光里,站着一位身穿雪白西装,身材高挑的俊美男子。

    这男人正是余婉君心目中喜欢的形象,在梦中常常出现的男子模样。

    看年龄,这个男人似乎还比她小个一两岁的样子,

    男子浑身透着成熟劲,身板也显得硬朗而矫健。

    特别是,余婉君的眼睛与那男人含情脉脉的大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下相遇时,心脏蓦然间快速地跳动起来。

    余婉君当时二话不说,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然后主动挽着那男人的手,两人相依着,滑向无数红男绿女舞动着的舞池。

    “小姐,您舞步好轻盈呀!”

    男人一边舞动,一边在余婉君的耳边轻轻赞美着,从男人口中哈出的热气,刺激得余婉君的耳朵痒痒的,差一点站立不稳。

    “先生,与您共舞,简直就是种意想不到的享受啊!”余婉君紧紧靠着那男人结实的胸膛,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姐,你身上的味道好迷人啊!”男人用力楼了楼余婉君的腰肢,轻轻说道。

    几句迷魂汤灌下,让余婉君这个女人梦游一般,浑身发软。

    接下来是一曲恰恰舞,在喧响如雷的舞曲声中,余婉君跳得香汗淋淋。

    经常出入舞厅的余婉君,平生从没有过这次跳得如此心情愉悦,动作潇洒,她在与这个英俊的男子翩翩起舞的时候,忽然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快慰。

    从前她和王亚樵等人都跳过舞,可那不是享受,而是不一般的难受。

    因为王亚樵这人,虽然也喜欢和女人在一起,但他只是出于从异性身上寻找满足与发泄,对于舞蹈这些东西,王亚樵从来都是逢场作戏。

    王亚樵根本不懂,通过跳舞能给对方以感情上的交流与享受,只是笨拙的随着舞曲在舞池里僵硬地走来走去,没有丝毫的浪漫与悠闲。

    这次余婉君忽然遇上了舞林高手,这男人留给余婉君的印象竟是那么的美好!

    论相貌,英俊潇洒,论舞姿,优雅迷人,余婉君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

    在余婉君的心目中,以前结识的男子,无一可与此人媲美,特别是跳舞时,那男人对她的暗暗挑逗与爱抚,让余婉君更是心情难耐,求之不得。

    这位陌生男子的风度和对余婉君适度的挑逗暗示,一直在撩拨着她那颗不安份的心。

    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一曲一曲地不停的跳着,毫不疲惫。

    当乐队奏出慢四舞曲的时候,舞厅里灯光暗了下来,那男人突然用力,把余婉君搂入怀中,余婉君哼了一声,整个人软绵绵的缠绕在那男人身上。

    一曲慢四跳下来,竟然让余婉君达到了兴奋的顶点,这是从没有过的奇妙感觉!

    两人一直跳到舞厅打烊,这才恋恋不舍的分手。

    “小姐,同你跳舞简直是太享受了,不知小姐贵姓?”临离开时,那男人含情脉脉地望着余婉君问道。

    “哦,我姓余,叫余婉君,先生贵姓?”余婉君声音发颤,用水汪汪的一双眼睛,回望着男人投过来的热烈目光。

    “噢,余小姐,我姓陈,叫陈志平,从南京来香港联系生意的。”那男人温柔地回答道。

    其实,这个陈志平是复兴社的特工,此次随戴笠到香港来追查王亚樵的下落。

    “不知陈先生要在香港待多久?”余婉君担心,就此一别,两人再也没机会见面。

    “我打算一个星期后回南京,余小姐要是有时间的话,后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再跳上几曲怎么样?”陈志平非常善解人意,他看出来了余婉君的不舍。

    “嗯,我后天晚上准时在这里等着陈先生,风雨无阻,不见不散。”余婉君显出一副求之不得的样子。

    分别后,陈志平的影子一直在余婉君的脑海打转,搅得余婉君坐卧不宁。

    当今天王亚樵安排许致远通知大家,准备撤退到广西时,余婉君的脑海里,还一直幻想着晚上与陈志平在皇后舞厅里的约会。

    思前想后,欲望战胜了理智,余婉君找到余立奎,鼓动着余立奎留下来,看守尖沙咀的茂昌粮行,这样,她自己也就可以冠冕堂皇地留下来。

    王亚樵见余立奎和余婉君坚持着要留下来,也就不再勉强,加上王亚瑛曾经多次在王亚樵耳边劝说,余婉君喜欢在外招蜂引蝶,这样非常危险。

    可是,王亚樵就是听不进去,他认为王亚瑛的劝说,是处于女人之间的吃醋,所以也就不以为然,没放在心上。

    收拾停当,天刚刚擦黑,20多人,分批趁着夜色,来到尖沙咀,乘上那艘早已经等候着的小机船,从香港秘密前往广西梧州。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