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13章 固执己见

正文 第0213章 固执己见

    见王亚樵高度警惕,那老妇人上前一步,悄声说:“二位不必惊慌,有位小姐在此恭候你们已久,请二位跟我上楼吧。”

    王亚樵环顾了一下餐馆四周,凭着经验,感觉到对方布置得极为严密,只好疑惑地跟着老妇人上了二楼。

    枪,仍然紧紧攥在王亚樵手中。

    三人来到二楼西侧的一间房间内,只见老妇人摘掉头上的白色服务帽,披散出一头浓密的乌发,脱去外面破旧的老棉袄,内着一身合适、大方的浅色毛衣。

    接着,那老妇又在脸上擦抹了几下,扯掉几片东西,佝偻的腰杆挺直了,一个光彩照人的妙龄女子出现在王亚樵夫妇眼前。

    王亚瑛一下便认出来,她就是白天买菜时见到的那位小姐。

    那小姐冲王亚樵夫妇嫣然一笑,说:“让二位久等了,先认识一下,我叫姜珊,你们叫我姜小姐好了。”

    “姜小姐想必跟踪我们很久了吧。”王亚樵冷冷地说。

    “不,我昨天才知道先生的住处。”

    “你是什么人?”王亚瑛迫不及待地问。

    “至少你们夫妇可以相信我是好人,不是复兴社的特务,也不是汉奸,在抗日锄奸这个前提下,我们是同路人。”

    “你是共产党?”王亚樵问。

    姜珊笑了笑,没肯定,也没否定。

    接着,姜珊从身上取出一个信封交给王亚樵说:“有人托我将它交给你,请过目。”

    这是一封香港地下党负责人,根据李克农的意思,给王亚樵写的信件。

    信中称,远在陕北的周副主席等人,对王亚樵先生矢志抗日的精神深表赞赏,鉴于时下白色恐怖笼罩,故对王先生建议如下:

    “一是,请王先生来陕北;二是,若王先生加入我党上海地下锄奸组织,则由王先生担任负责人;三是,由我党帮助王先生重建铁血锄奸团。”

    信的末尾署名为“泽田”。

    “泽田是谁?怎么像是个日本人?”王亚樵读完信后,扶了扶眼镜,望着姜珊问道。

    “呵呵,王先生,泽田不仅是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你的安徽同乡,王先生想必听说过,十几年前,在芜湖中学有个组织学潮的学生叫李泽田,而今他的名字叫李克农。”姜珊微微笑了笑解释说。

    “李克农?你们是共党?”

    听到“李克农”三个字,王亚樵并不陌生了,这个中共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也曾是上海滩叱咤风云的人物。

    原来,上海地下党组织,始终在关注着王亚樵的抗日反蒋活动。

    曾经的负责人安志达、李克农他们,都认为王亚樵富有爱国心、正义感,疾恶如仇、杀富济贫,心向劳苦大众。

    李克农曾经说过:“王亚樵这个人,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杀个人,不过,他从来没杀过一个好人。”

    这些话,也传到过王亚樵的耳中。

    “你不怕我出卖你们吗?”王亚樵望着姜珊问。

    “呵呵,我们对王先生的人品是充分信赖的,王先生是个明白人,是敌是友,自然泾渭分明,断不会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姜珊微微笑着,望着王亚樵,接着说:“况且我同王先生夫妇是单线联系,即使发生什么变故,被捕被杀的也只是我一人,我以一个弱女子之躯,能让人看清王先生本质,岂不死得其所吗?”

    面对姜珊从容的神态,王亚樵心里暗暗惊叹,这个豆蔻年华的妙龄女子,竟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

    “姜小姐的奇胆侠骨,令王某人感佩!我很乐意与姜小姐为友,但无奈我王亚樵乃一介武夫,独往独来惯了,恐怕受不了别人的约束。”王亚樵深思了一会说。

    “呵呵,王先生,没有纪律,没有约束的集团或政党,能成什么气候?”姜珊始终面带笑容,望着王亚樵夫妇。

    “姜小姐,贵党如能同你这般清纯,我王九光或许能够动心。实不相瞒,贵觉名声进入我王九光耳中,全是些杀人越货,共产共妻之类。”王亚樵看了看姜珊说。

    “对不起,王先生,你信这些?民党特务不是也将王先生诬蔑为江洋大盗吗?先生如果对民党那些宣传信以为真,岂不是鱼目混珠吗?”姜珊皱了皱眉头,有些动容地说。

    “罢了!”

    王亚樵摆了摆手说:“姜小姐,咱们不提政治,今天你我相识也算有缘,我们交个朋友,今后姜小姐有什么需要我王九光出力的地方尽管吩咐。”

    “请王先生再仔细考虑一下信中的建议,王先生手中拿着的这封信,摊开了,是给你指明的一条光明之路,竖起来就是一堵不可逾越的墙。”姜珊仍不甘心,指着王亚樵手中的那封信,动情地说。

    “我既不摊开,也不竖起,权当没有此事。”王亚樵划了根火柴把信件烧了。

    “既然王先生如此,那我们也不能强求,只是王先生目前处境恶劣,我们筹集了一点经费,送给王先生聊表心意。”

    姜珊说完,拎出一只袖珍皮箱,递给王亚樵说:“王先生,这里面是四根金条和三千块银元,请王先生收下。

    “姜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王亚樵猛然起身,勃然变色。

    “呵呵,这些是我党,为王先生筹集的抗日费用,以后先生处境好转,可以偿还。”姜珊依然笑容可掬、神态自然地说道。

    “领情了,我王九光无功不受禄!”

    王亚樵硬梆梆地丢下一句话,朝着王亚瑛挥了挥手,然后双手抱拳,对着姜珊拱了拱手说:“姜小姐,我们告辞了!”

    王亚樵夫妇辞别姜珊,回到太平山的别墅里,心中颇不平静。

    “九光,共产党真心想交,何不深入接触一下。”王亚瑛劝说着王亚樵。

    “唉!亚瑛,咱们夫妻多年,你还不清楚我?共产党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可我这些年来自由散漫惯了,受不了他们的约束。”王亚樵叹了口气道。

    “那你是如何打算的?香港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再待下去了,再不离开,恐怕会有危险。”王亚瑛不无担心地说。

    “等致远和世发回来再说,我的想法是,我们还是先去广西梧州,在李济深将军那里暂避一下。”王亚樵仍然固执地坚持着要去广西。

    “九哥,戴笠亲自来香港了。”正在这时,许致远匆匆忙忙走了进来。

    “戴笠来香港了?”王亚樵吃了一惊。

    “是的,已经来了两天。”许致远回答说。

    “他来干什么?缉拿我?”王亚樵满脸杀气地问道。

    “我打听了一下,戴笠这次来,主要是同港英当局交涉,让港英当局出面协助复兴社的特务们,清查九哥的下落。”许致远一脸担忧地回答说。

    “九光,致远兄弟的这个消息要是真的话,我们一刻也不能在香港停留了,必须马上离开!”旁边的王亚瑛焦急地建议道。

    “我就不相信,天下之大,没有我王九光容身之地!”王亚樵仰头,盯着天花板,神态沧然地大声说道。

    “九光,其实姜小姐的建议,你应该再好好考虑一下。”王亚瑛再次劝说着。

    “亚瑛,你不要再劝我了,我意已决,咱们还是到广西梧州去!”王亚樵深情地望了眼王亚瑛。

    正在这个时候,别墅外面嘎然响起了停车声,车子停稳,赵世发推开车门,神色匆匆地走进了客厅里。

    “九哥,不好了!”赵世发刚刚跨进客厅,便大声说道。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