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12章 争取九光

正文 第0212章 争取九光

    “冯桑?!”

    看到影佐祯昭身后的冯晨,平冈龙一惊奇地喊了一声。

    “平刚老师好,犬养君好,吉田君好!”冯晨点着头,同办公室的几个人一一打着招呼。

    “影佐中佐,你怎么同冯桑在一起?”平冈龙一神态严肃地盯着影佐祯昭问道。

    “呵呵,平冈长官,冯先生在火车上行李被盗,无法证明身份,冯先生告诉乘警说,他是受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邀请,前来大日本留学的,结果乘警平野四郎便联系上了我。”影佐祯昭不紧不慢的回答说。

    “冯桑,是这样吗?”平冈龙一望了望冯晨问。

    “是的,老师。”冯晨回答说。

    回答着平冈龙一的问话,冯晨心里想着,这个影佐祯昭真是不简单,明明满嘴说的是谎话,可是仔细一推敲,他说的仿佛又都是实话。

    在火车上,乘警川口正阳确实告诉过冯晨,他的行李没见了,冯晨也确实说过,自己是受大日本驻上海领事馆的邀请,前来日本留学的。

    “行李找到了吗?”平冈龙一问。

    “找到了,马上平野四郎就送过来。”影佐祯昭回答道。

    “没事就好,大家都回吧。”平冈龙一挥了挥手。

    犬养健、影佐祯昭、吉田义男先后退出了办公室。

    “冯桑,真是影佐祯昭说的这样吗?此事同田中隆吉没有一点关系?”

    当办公室只剩下平冈龙一和冯晨两人时,平冈龙一再次打量着冯晨问:“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吧?”

    “老师,事情确实是影佐祯昭说的这样,不过,影佐祯昭没说,他还问了我半个多小时的话。”冯晨回答说。

    “噢?他都问些什么?”平冈龙一问道。

    “他问我知不知道,早稻田大学的这个新闻培训班,是培训高级情报人员的。”冯晨望了望平冈龙一。

    “哦,冯桑,对不起,事先我没让松尾太郎告诉你,这个特别新闻班,的确是为外务省培训高级情报人员的。”平冈龙一显得很是歉意。

    “老师,恐怕我不适合吧,搞情报……?况且我之前在民党调查科的干社干过,别人会用另一种眼光看我的。”冯晨推脱着。

    “在干社干过,你是不是也告诉影佐祯昭了?”平冈龙一问。

    “是的,影佐祯昭问我,我毫不隐瞒地告诉了他。”冯晨回答道。

    “这样也好!看来今天的事情,是影佐祯昭在暗中秘密审查你。”平冈龙一说。

    “审查我?既然不相信我,干嘛还让我参加这个培训班?”冯晨有点生气。

    “冯桑,关键是老师信任你,老师需要你!我要在上海建立起真正属于我的情报网络。”平冈龙一上前拍了拍冯晨的肩膀。

    “我怕干不好,我怕辜负了老师的期望!”冯晨一副诚恳的样子。

    “冯桑,放开手脚跟着老师干吧,我看好你!明天我会亲自送你去早稻田大学。”平冈龙一用鼓励的眼神望着冯晨说。

    ……

    在冯晨到达日本东京的这天,马春水接到上级的命令,安排人员,把藏匿在上海多日的华英豪,秘密护送出上海,前往陕北苏区。

    马春水把华英豪等人的现状和要求革命的意愿,通过电台上报了中共中央联络部,李克农在接到电报后,立刻给周副主席进行了汇报。

    “周副主席,上海来电,王亚樵的铁血锄奸团团长华英豪,请求带着锄奸团成员,到陕北来,投奔我们。”

    “噢?华英豪?前不久刺杀汪精卫的华英豪?”周副主席显得很是关心。

    “是的,就是这个华英豪。”李克农回答说。

    “他是怎么联系上马春水同志的?”周副主席问。

    “冯晨同志离开上海前,把华英豪引见给了马春水同志。”李克农回答道。

    “冯晨同志今天应该到达东京了吧?”周副主席关切地问道。

    “他前天出发的,顺利的话,现在应该在东京了。”李克农说。

    “立即给上海回电,让马春水同志派人,务必把华英豪安全送出上海,护送到陕北来。”周副主席吩咐道。

    “是!”

    李克农答应着,准备转身离开。

    “慢,你马上通知安志达同志过来,我们在一起商量一下争取王亚樵的事情。”

    周副主席考虑着,华英豪现在积极投身革命,那么王亚樵是什么态度呢?怎么没有王亚樵的消息?

    不一会,安志达随着李克农一道过来了。

    “上海的电报发出去了?”周副主席问。

    “发出去了,上海回电,马上就护送华英豪离开上海。”李克农回答道。

    “你们两个坐下来,分析分析,华英豪既然过来了,王亚樵究竟是个什么想法?”周副主席指了指凳子,让李克农、安志达坐下。

    “据我了解,王亚樵对西南军阀的李宗仁、白崇禧还心存幻想,对投奔我党始终处在犹豫之中。”安志达在凳子上坐下回答说。

    “象王亚樵这类人,我们要积极争取他,他们一旦思想转变过来后,会成为坚定的革命者的。”周副主席用睿智的目光望了望李克农和安志达。

    “周副主席,那我马上电令香港地下组织,安排人员,立即同王亚樵接触,再晚,恐怕他就动身去广西了。”李克农建议说。

    “好!我同意你的意见!”

    周副主席站了起来,接着吩咐道:“克农同志,你让香港负责接触王亚樵的同志,以你的名义,给王亚樵带话,就说,我党对王亚樵先生,矢志抗日的精神深表赞赏,我们随时欢迎他到陕北来参加革命。”

    “就这些?”李克农望着周副主席问道。

    “给王亚樵三点建议,一是来陕北,二是加入我党上海地下锄奸组织,由他担任负责人,三是由我党帮助他重建铁血锄奸团。”周副主席思考了一下,提出了三点建议。

    ……

    第二天,香港太平山下的一家菜市场。

    王亚瑛刚刚买好菜准备回家,转身时,与一位端庄秀丽的小姐迎面相撞,篮子里的鸡蛋撞破了几只。

    那小姐见状连声说“对不起”,并掏出钱来要赔偿,王亚瑛推让着不要。

    那小姐拉着她的手轻声说:“快收下,里面有东西。”

    王亚瑛立刻会意,做出一副市会妇人的笑容,立刻把钱装进兜里转身走了。

    回到家里,王亚瑛将买菜时遇到的情况告诉了王亚樵,并从口袋里掏出钱,只见里面夹着一张小纸条。

    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娟秀的小字:“王先生,有人想见你,信得过的话,今晚九时,请到仁爱女子学校门口见面。”

    纸条下面没有落款。

    看过纸条,王亚樵感到很纳闷,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日本间谍?

    戴笠复兴社的特务?

    反复看了看纸条,王亚樵一时无从判断。

    去吧,自己单枪匹马,吉凶难测。

    不去吧,万一是暗道同仁前来联络,岂不失之于礼?

    反复考虑后,王亚樵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前往一试。

    决定后,下午六点多,王亚樵安上了飘胸的假胡须,头戴瓜皮帽,在长袍里藏好双枪,同王亚瑛分乘两辆黄包车,提前两小时赶到仁爱女子学校。

    在校门口斜对面的小餐馆里,王亚樵夫妇漫不经心地饮着酒,密切注视着校门口动静。

    天色渐晚,路上行人稀少,却始终不见神秘女人的踪影。

    王亚樵正在纳闷,餐馆内一位老妇,步履蹒跚地走过来,冲着王亚樵夫妇说:“先生,天色已晚,我要打烊了,你们结帐吧。”

    王亚樵高度警惕地把手伸进长袍里,紧紧握着枪柄。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