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08章 笔名李鸣

正文 第0208章 笔名李鸣

    冯晨为何如此关注里见甫的事情呢?

    这是因为,冯晨自从加入组织,接触情报工作后,对在中国活动的日本人特别敏感,冯晨始终认为,做新闻的人同搞情报的人是永远密不可分的。

    在冯晨看来,中日全面战争一触即发,多深入了解一些,这些多年来活跃于中国大江南北的日本记者们,对掌握日本的战略动向非常有用。

    冯晨刚刚把茶水给尾崎秀实泡好,尾崎秀实上卫生间转了回来。

    尾崎秀实端起茶杯子,坐到床上喝了两口,继续开始给冯晨讲着里见甫的事情。

    奉天的关东军,给里见甫在关东军第4课里,设了个办公桌,让里见甫与另外三位同僚共同承担起了军中的宣传工作。

    而此前,里见甫当记者时,完成的那份“中国社会世论形成方式”的研究报告,也获得了军部高层的首肯,由此他博得了日本军方的信任。

    里见甫在关东军第4课里干得非常卖力!

    在此期间,他不但结识了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等,众多出身于日本旧知识分子的军人。

    此外他还结识了第4课课长松井太久郎、以及该课的少佐参谋臼田宽三、矢崎勘十、平田正判、池田纯久等人,4课上尉参谋横山、井八津次等人也时常光顾他的办公室。

    里见甫一边工作,一边同这些军人们侃侃而谈,心情十分惬意。

    当时,关东军第4课的主要任务,就是亲手创建满州国通讯社,也就是国通。

    三十年代初,“一国一社制”正成为引领世界通讯界的潮流,为此,日本陆军省次长小矶国昭也提交了,改革日本通讯体制的议案。

    可是,官方的联合通讯社和民办的电报通讯社却认为:统一之举为时尚早,切勿冒然行事;又因两社在组织结构及办社立场上意见相佐,故而致使日本国内两社统一受阻。

    九一八事变后,日方决定首先统一满州国的通讯体制。

    为此,日本联合通讯社的岩永裕吉建议,取满州国的“国”字为头、简称“国通”,这个建议,经时任关东军参谋长的板垣征四郎裁决后,开始筹建“国通社”。

    一开始,这个“国通”社的社长,是准备让高柳保太郎预备役中将担任的。

    这位高柳保太郎是何许人?

    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那次臭名昭著的“西伯利亚出兵”时的日本派遣军参谋长,日本陆军大学第13期毕业生。

    这时,同里见甫关系密切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想了想,认为:“干吗还要另外找人呢,里见甫不挺好吗”。

    本庄繁知道,里见甫有个不像日本人的毛病,散漫,坐不住,隔一阵就得挪地方,他就把里见甫找来问道:“我让你负责国通社,你不会突然撂挑子走人吧?”

    “司令官安排的事情,我怎么能撂挑子走人?”

    这次里见甫居然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本庄繁就定下来让里见甫来干。

    但是,里见甫当时只有36岁,按日本人的习惯,好像当社长太年轻了点,于是本庄繁就让社长位置空缺着,由里见甫担任“国通”的“主干事”,实际上行使的是社长的职权。

    另外,时任日本外务省情报部长的白鸟敏夫,曾经就满洲国通社成立,与日本陆军省军务局中国班的班长铃木贞一中佐进行了磋商。

    在情报部长白鸟敏夫的授意下,该部的须磨弥吉郎书记官,奉命赶赴奉天,就满洲国通社的设置、其他通讯社的合并等,同关东军协商。

    其实,当年在北平时期,里见甫与须磨弥吉郎就是故友,所以在他们会面时,彼此毫无拘束,双方坦诚地亮出了观点,一拍即合。

    其后,里见甫向关东军总部汇报了会谈结果,为了顺利合并其他通讯社,本庄繁司令官指示,由关东军第4课重新拟定统一草案。

    拟定出的新的统一草案,贯彻的仍是日本军方的意志。

    因为关东军第4课的任务,就是亲手创建并掌控‘国通’,所以只按军方的命令行事,根本不采纳外界的任何意见。

    也就是说,一旦该方案获准后,全部交给关东军去实施。

    然而,要真正实施统一这个方案,阻力非常大,关键问题是.这个方案要获得日本国内联合与电通两大通讯社的承认。

    只要其中的一方不予以配合,此统一方案也就无法实施。

    虽说仅在满州实行“一国一社制”,但日本国内的联合与电通两社是否赞成?尤其是电通能否理解?当时都存在着很大的悬念。

    满州事变爆发后,日本国内各个新闻社,均将重点集中到了满州,联合与电通两大通讯社,也都为此逐步扩大了各自的机构及人员。

    果不其然,里见甫制订的草案,提交上去后,便产生了由谁来加以归纳、整理及最终定稿的一系列问题。

    当时的日本陆军省和外务省,忙于筹建满洲国,都无暇顾及此事。而关东军司令部的第4课更是处于人手不足的紧张状态。

    突然有一天,主抓“一国一社制”工作的臼田少佐突然对里见甫说:“你也来参加这项工作吧!”

    “臼田君,我一直是记者,让我参加这项工作不好吧。”里见甫推脱着。

    “里见君,你虽然是记者,在我们看来,你同国内的两大通讯社之间素无瓜葛,很适合公正地抓这项工作。”臼田少佐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臼田君既然这样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吧。”里见甫心里想,草案既己提交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在关东军的支持下,满洲“国通通讯社”的创立,竟顺利得意乎寻常,与此同时,里见甫也开始在新闻界中名声鹊起。

    不仅如此,日本国内的“联合”与“电通”两大通讯社,也借“国通通讯社”发展之机,展开了积极的合作。

    在1935年,“联合”与“电通”两大通讯社,最终合并成了“同盟通讯社”。

    从根本上来说,满洲的“国通”只是一个地方通讯社,国际上没人承认“满洲国”,按说“国通”不应该有什么大的国际影响。

    但是,早在1933年5月“国通”和路透社签订了一个合作协定,一下子让“国通”成了有国际知名度的通讯社。

    里见甫创立“国通”之举,更加深了日本军方对他的赏识。

    日本军方开始把一些隐蔽的特殊任务交给他处理,例如满州国成立伊始,军方让他搞的哈尔滨大观园的宣抚工作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中共地下党组织、马占山的便衣队、民党的cc团、朝鲜人的鸦片贩卖者等,都混居在大观园内,使得那里的治安极度恶化,简直变成了反满抗日活动的根据地。

    在关东军司令部第4课的指示下,里见甫携同军方,开始对哈尔滨大观园这条娱乐街展开了宣抚工作。

    里见甫不仅亲自坐镇“大观园”,而且还充当了整个行动的总指挥。

    尽管此次宣抚工作,最终并未取得辉煌成就,但里见甫的指挥才能却受到了军方的高度评价,这也为后来军方重用他奠定了基础。

    此外“国通”成立后,里见甫先请大矢信彦担当了该社的首任总编局长,当“国通”走入正轨后,他又把该职位转给了松方三郎。

    里见甫本人,转移到了天津,并在天津创办起了华文报纸《庸报》。

    其实《庸报》也是受控于关东军第4课,是一份面向中国读者的刊物,其目的是为了对抗上海的《大公报》,里见甫在《庸报》上用的笔名为李呜。

    也就是在天津期间,里见甫结识了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