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07章 这人复杂

正文 第0207章 这人复杂

    那个背影,冯晨在一二八事变时经常见到,太熟悉不过了。

    川岛芳子?

    她怎么也在船上?

    从上海登船时怎么没有看见她?

    这个在冯晨心目中销声匿迹几年的女人,怎么突然又冒了出来?

    迟疑了一下,冯晨低声对尾崎秀实说:“川岛芳子。”

    “噢?在哪儿?”尾崎秀实问。

    “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冯晨指了指穿着紫色旗袍,靠着轮船栏杆,面朝大海的那个女人的背影。

    “走,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尾崎秀实说。

    冯晨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川岛芳子走去:“这不是金小姐吗?”

    “哦?冯先生,尾崎先生?”川岛芳子听到声音,回过头来。

    旗袍、墨镜,嘴唇微微挂着笑意。

    “听说芳子小姐不是在满洲国任安国军司令吗?怎么在这趟轮船上?”尾崎秀实上下打量着川岛芳子问道。

    “奇怪吗?”川岛芳子摘下墨镜,挑逗性地看了眼尾崎秀实。

    “呵呵,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记者嘛,对什么事情都比较好奇。”尾崎秀实笑了笑。

    “冯先生,我也好奇,你到日本干嘛?拜访平冈龙一?”川岛芳子同冯晨打起招呼。

    “留学。”

    “哈哈哈,冯先生还需要留学吗?”川岛芳子大笑着。

    “很可笑吗?金小姐。”冯晨不知道川岛芳子为何大笑。

    “我只是纳闷,像冯先生这样的日本通,还有必要再次留学吗?”川岛芳子收住笑容,妩媚地看了眼冯晨。

    “那金小姐呢?到日本找你养父去?”冯晨有意刺激了一下川岛芳子。

    “冯先生不会也是去日本任干爹的吧!”川岛芳子反唇相讥。

    “金小姐,怎么没见到田中隆吉少佐呀。”冯晨知道,川岛芳子一直同田中隆吉姘居。

    “是谁找我呀?!”

    此时,身后传来了田中隆吉的一声问话声。

    冯晨和尾崎秀实几乎同时转身,发现田中隆吉正同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留着日本仁丹胡子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冯桑,你好啊!”田中隆吉上前,同冯晨打着招呼。

    田中隆吉旁边的那男人,则是上前握着尾崎秀实的手,同尾崎秀实寒暄着。

    大家在甲板上站着,彼此也没什么话聊,寒暄了几句,尾崎秀实说:“冯先生,甲板上风大,我们还是回船舱里吧。”

    冯晨点了点头,随着尾崎秀实回到了308房间。

    “尾崎先生,刚才同田中隆吉一起的那男人使谁?”在房间床上坐下,冯晨好奇地问了一句。

    “怎么?冯先生不认识那人?”尾崎秀实也在自己的床铺上坐下。

    “不认识。”冯晨说。

    “这个人叫里里见甫,满洲国通社记者。”尾崎秀实介绍说。

    “国通社记者?”冯晨知道这个“国通社”是受日本人掌控的,伪满洲国的宣传机构。

    “是的,这个里见甫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李鸣。”尾崎秀实回答道。

    “看来这人背景有点复杂。”冯晨说。

    “是的,这个人同军方关系密切。”尾崎秀实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他既然同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混迹在一起,肯定同日本军方关系不一般。”冯晨分析道。

    “呵呵,我是在佩服冯先生的观察和分析能力。”

    尾崎秀实微微笑着,接下来,给冯晨详细讲述了里见甫这个人的一些事情。

    里见甫一八九六年生于日本福冈县。

    一九一三年二月孙中山访问福冈时,里见甫曾为他表演过柔道,这是里见甫跟中国发生关系之始。

    一九一三年秋,里见甫到上海,就读于东亚同文书院。

    四年后毕业,里见甫通过东亚同文书院院长根津一的介绍,赴四川省特种贸易会社的新利洋行供职。

    然而,此时恰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萧条期,商品滞销、经济萎缩,里见甫实在经营不下去,他干脆辞职,离开了新利洋行。

    辞职后回到日本的里见甫,无法找到合适工作,他便身着短衫浪迹于打工者行列。

    为了生存,里见甫甚至一度还干过,给饭馆送餐的差事。

    在这段时间内,里见甫亲身体验了,社会底层的那种贫民窟式的生活,恰在此时,里见甫与同期学友宇治直藏不期而遇。

    在宇治直藏的帮助下,里见甫再次重返中国,来到了北平发展。

    只身来到北平的里见甫,无事可做,他在东亚同文书院第8期毕业生,时任朝日新闻社驻北平记者的大西斋处,暂时当了一段食客。

    后来,里见甫又在东亚同文书院第9期毕业生,时任每日新闻社驻北平记者,波多野乾一等人的帮助下,进入了天津的京津日日新闻社。

    虽然这个日日新闻社,只是一个连同社长在内仅为三人的小报社,但里见甫总算是迈出了新闻记者生涯的第一步。

    当时,日日新闻报社的中野江汉、橘朴等都是被称之为老北平的日方资深记者。

    在这些人的熏陶下,里见甫很快便在“中国社会世论形成方式”的研究上,具有了独树一帜的见解。

    两年后,里见甫辞去了京津日日新闻社的事务,移居北平独自创立了北京新闻社。

    在此期间内,里见甫通过采访,感受到了中国动荡的现实。

    1923年5月临城火车大劫案,土匪孙美瑶劫了票车,最早赶到现场去采访的外国记者就是里见甫。

    当时年轻的里见甫,还是一个有着自由主义思想的青年知识分子,甚至可以说对军国主义和军方很反感。

    里见甫到那时为止和日本军方没有任何交集。

    里见甫家里几代都是日本海军军人,按理说,里见甫应该去海军学校学习才对,可是里见天生对数理化不感兴趣。

    在几次海军学校招生中,里见甫的数理化都无法通过,对数理化要求极高的日本海军学校拒绝招录他,这样他才来到了东亚同文书院学习。

    里见甫第一次和日本军人打交道,应该是在1922年5月份,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他在军粮城采访张作霖,见到了张作霖的顾问本庄繁中佐。

    里见甫同本庄繁一见如故,彼此印象都很不错。

    同时,里见甫还采访了直奉战争中的吴佩孚,还同郭沫若成了朋友。

    二十年代中期,在中国的日本记者中,身穿长衫,能说一口流畅的中国话的人,就只有里见甫一个。

    那时期,日本陆军有关中国军阀们的情报,几乎都是来自于里见甫的报道。

    1928年五三济南惨案发生以后,里见甫经过杉山元介绍,给日本军部当翻译,认识了处理后事的建川美次少将,原田熊吉少佐,田中隆吉大尉。

    1928年6月,里见甫又成功地采访了北伐胜利,身穿军装进北京的蒋介石。

    期间,里见甫还出席了,中山先生的灵柩从北平西郊碧云寺移送南京的仪式。

    随后,他又只身前往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并且以满铁驻南京事务所代办的身份,兼任起了,向南京政府推销铁道车辆器材的工作。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武汉政变,里见甫赶赴武汉采访之中,竟收集了两大柳条箱的武汉政府及中国工农红军张帖的布告和传单。

    1931年9月18日,中国东北发生了满铁线路爆炸事件,也就是九一八事变,里见甫奉满铁大连总部之命,迅速北上奉天。

    从此,里见甫的人生轨迹,也由此发生了重大转折。

    尾崎秀实讲道这里戛然而止,望了眼听得入神的冯晨,笑着说:“呵呵,冯先生,你赶紧给我泡杯茶水,我上个卫生间,回来接着给你讲。”

    “好,好,你赶紧去。”冯晨答应着起身开始给尾崎秀实泡茶。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