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05章 不是零售

正文 第0205章 不是零售

    当冯晨同尾崎秀实在开往日本的客轮上,谈论着中日形势时,常年干旱的陕北,难得下起了一场小雨。

    在瓦窑堡通往肤施(1937年后叫延安)的泥泞小道上,行进着一队人马。

    走在前面的一位男人,浓眉大眼,长髯飘拂,神采飞扬,三十七八岁的样子。

    他就是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人称“美髯公”的周副主席。

    紧随周副主席身后,是两位带着眼睛的男人。

    其中一位男人,身穿中山装,英武睿智,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显得气宇轩昂,他就是刚刚从莫斯科赶到陕北不久,冯晨的引路人安志达同志。

    另外一男人,同样穿着中山装,四方脸上架着一副圆形厚玻璃眼镜,他就是中共情报战线上著名的“龙潭三杰”之首、时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的李克农。

    周副主席一行,这次是应东北军少帅张学良之邀,以中共中央全权代表的身份,率李克农、安志达等,赶赴肤施同张学良举行联合抗日救国的密谈。

    提起此次密谈,不能不讲到一位东北军将领高福源。

    高福源,字少卿,祖籍河北盐山,1901年生于奉天省海城县。

    他自幼酷爱读书,曾就读于北京汇文中学,后考入北京大学,继而转入东北陆军讲武堂步兵科学习军事。

    毕业后,高福源开始了戎马生涯,历任东北军连长、参谋长、团副、教官、团长、少将旅长等职。

    1935年秋,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率东北军入陕“剿共”,高福源随六十七军进驻鄜县“剿共”第一线。

    10月22日夜,红十五军团向高福源的六一九团驻地榆林桥发起进攻,高福源的卫兵被击毙,高也受伤被俘。

    天亮后,战斗结束,高福源同两名被俘的营长,一起被押解到瓦窑堡。

    在瓦窑堡,高福源参加了红军办的俘虏学习班。

    党中央和红军十分关心被俘的东北军军官的生活和思想转变,高福源被俘时没有棉衣,红军就把在直罗镇战役中缴获的棉衣首先发给他一套。

    接下来,红军医务人员又给高福源治好了枪伤。

    在高福源被俘的几个月里,他亲眼看到了红军的互助友爱,勃勃生机;体会到红军对他的宽大政策和热情照顾。

    同时,毛伟人、周副主席、朱老总、博古等中共领导人亲自到学习班给他们讲课,宣传中共抗日主张和统一战线政策,这些使高福源深受教育。

    终于有一天,高福源忍不住了,突然提出要见红军负责人,说有要事相商。

    李克农来了,他是以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的身份来见高福源的。

    见面时,高福源很激动,他握着李克农的手,诚恳地说:

    “红军的一切主张、一切做法,我完全同意和十分钦佩。

    我相信,这些做法主张,不但我完全同意和十分佩服,东北军广大官兵,甚至张副司令知道了,也会同意,也会佩服,并且可能愿意在抗日的前提下同贵方合作。

    我现在的抗日热情很高,愿意自告奋勇去说服东北军和张副司令与红军联合抗日,不知你们能否相信我,敢不敢放我回去?”

    李克农当即表示:“高将军的这个建议,符合我党瓦窑堡会议精神,待我请示中央后,可以放你回去。”

    李克农很快把这一情况上报了中央,中央迅即批准了高福源的建议。

    随后,高福源只身赴甘泉,现身说法,宣传红军的俘虏政策及抗日主张,使城内的东北军官兵正确认识到共产党和红军。

    在面见张学良时,高福源更是慷慨陈词,力述中共“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主张和帮助东北军打回老家去的诚意。

    说到动情处,高福源不由得声泪俱下:“少帅,如果这样打下去,东北军将被消灭在内战中,少帅何以面对东北父老,何以面对先大元帅的亡灵!”

    高福源的一席话,令张学良大为感动,于是张学良派他再返陕北苏区,联系与中共代表商谈共同抗日事宜。

    1936年一月的一天,心情振奋的高福源奉命回到陕北苏区,把详细情况一一向李克农作了汇报,并请求红军派出代表去谈判。

    李克农很是高兴,立即领着高福源去见了毛伟人和周副主席。

    毛伟人当场拍板,任命李克农为中共中央全权代表,去同张学良和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会谈。

    月底,周副主席亲自安排,让李克农在洛川与张学良的代表王以哲进行了首次会晤,并就联合抗日问题初步交换了意见。

    未出半月,张学良又特地从南京经西安飞抵洛川,亲自会见李克农。

    张学良的和谈意思很真诚。

    一见面,张学良便大步上前,紧紧握着李克农的手,半开玩笑地说:“这次我是来做大买卖的,搞的是整销,不是零售。”

    说罢,张学良哈哈大笑起来。

    李克农反应异常机敏,见张学良身穿长衫,头带礼帽,持着手杖,一副商人模样,亦打趣地说:“张将军,莫非你解甲从商了不成?”

    李克农心里非常清楚,张学良想打的是一张大牌,他要和红军进行全方位的合作。

    会谈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

    李克农言语机警,游刃有余;张学良谈笑风生,潇洒自如。

    交谈中,张学良还诚恳表示,希望中共方面派全权代表共商抗日救国大计,最好能在毛主席或周副主席中推出一位再作一次会谈,会谈地点在肤施,时间由中共方面定。

    李克农带着张学良的抗日决心和要求,赶到晋西石楼,在红军前线指挥部向毛伟人等中央领导作了汇报。

    党中央当即作出决定,派周副主席为全权代表,李克农为随行赴肤施会晤张学良。

    在准备同张学良会谈前,五月初,刚好安志达从莫斯科回到陕北,在周副主席的建议下,随行人员又增加了安志达。

    行前,中共中央致电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并转张学良,告知周副主席等人的行期、联络地点,及此次会商的几个问题。

    电文如下:

    “甲,敝方代表周副主席偕李克农、安志达等于8日赴肤施,与张先生会商共同救国大计,定于7日由瓦窑堡启程,8日下午6时前到达肤施城东二十里之川口,以待张先生派人到川口引导入城;关于入城以后之安全,请张先生妥为布置。

    乙,双方会商之问题,敝方拟为:

    1、停止一切内战,全国军队不分红白,一致抗日救国问题;

    2、全国红军集中河北抵御日帝迈进问题;

    3、组织国防政府、抗日联军具体步骤及其政纲问题;

    4、联合苏联及派代表赴莫斯科问题;

    5、贵我双方订立互不侵犯及经济通商初步协定问题。

    丙,张先生有何提议,祈预告为盼。”

    8日,周副主席、李克农、安志达一行带着电台,于约定时间到达川口,等候张学良派人接引入城。

    谁知,天空忽然下起了雨,因天气恶劣,空气湿度大,收发报受到干扰,无法与对方取得联络,结果一直等到当晚10时仍未见来人接引。

    此时,张学良虽已飞抵洛川,也因联络中断,停在洛川等待消息。

    直到9日早上,天气转好,双方电台再度接通,张学良才冒着风雨亲架飞机,带着心腹大将王以哲和在其身边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刘鼎,由洛川飞抵肤施城。

    当晚8时,街面已十分宁静。

    周副主席一行,在对方代表的接引下,进入肤施城内。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