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04章 看不懂你

正文 第0204章 看不懂你

    顾家荣离开后,冯晚来到冯晨跟前坐下,伸手拿起茶几上的那叠美元,在手上掂了掂,偏着头疑惑地望着冯晨。

    “哥,这个姓顾的是什么人,一下子送你这么多钱?”

    “你刚才没听他说?这是杜先生送的。”冯晨眼皮子翻了下,瞅了眼冯晚。

    “杜先生?哪个杜先生?总不会是上海滩大闻人杜月笙吧。”冯晚伸了伸舌头。

    “恭喜你答对了,这钱就是杜月笙送的。”冯晨淡淡地说。

    “什么?杜月笙送你钱?他干嘛送你钱?”

    冯晚吃惊不小,一蹦,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瞪大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定定望着冯晨。

    “刚才那个荣叔,是杜月笙的司机兼保镖。”冯晨说。

    “哥!你没听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冯晚指了指那叠美元。

    “我说冯晚,你真能扯!我是杜月笙的师叔,要去日本留学了,他孝敬我一万美金也是应该的嘛。”

    冯晨拿起那叠美元,顺手抽出一半,潇洒地递给冯晚说:“拿上,明天同你嫂子一道,去买衣服。”

    “不用,这钱不干净!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就成了杜月笙的师叔了?”冯晚把冯晨拿着钱递过来的手挡了回去。

    “钱又没错,爱用不用。”见冯晚不肯接,冯晨顺手把手中的美元丢在桌上。

    “说,你是不是加入青帮了?”冯晚咬着嘴唇一脸认真地盯着冯晨问道

    “再次恭喜你,你又答对了。”冯晨说。

    “啊!”

    冯晚着实吃了一惊,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你不是……那边的人吗?”冯晚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圈。

    对于冯晚这样涉世不深的少女来说,人应该就是非黑即白,不是好人便是坏人,不是朋友便是敌人,恩怨分明。

    “好了,你们两个去睡觉吧,小孩子知道的事情多了不好!”

    冯晨不想再逗自己这个天真烂漫,如一张白纸般的妹妹。

    “不行!你不给我说清楚,我今天就不睡觉。”冯晚耍起了小姐脾气。

    “听着,我到日本留学以后,在上海有什么人欺负你们,你直接去杜公馆找杜月笙去,就说你是冯晨的妹妹,他一定会帮你们的。”冯晨认真地说道。

    “才不呢!我们天天除了上学就是在家里,又不到处跑,只要他们不欺负我们,还有谁会欺负我们?”冯晚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我是认真的,你们两个姑娘家,这上海滩又鱼龙混杂,我还真不放心。”冯晨关心地望了望冯晚和景淑洁。

    “我真看不懂你!”冯晚呶着嘴巴,走进了卧室。

    ……

    第二天早饭后,顾家荣的车子准时来到冯晨家门口。

    顾家荣停好车子,进屋,帮着冯晨把行李搬到车上,说是行李,也就是一个旅行箱装着换洗衣服和日用品。

    一切收拾停当,冯晨拉开车子副驾位置的门,坐了上去。

    冯晚和景淑洁跟着出来,也拉开车子后门,先后上了车子。

    “冯晚,你们两个去学校,不必到码头送我。”冯晨扭过头说。

    “我和嫂子都请假了,把你送上船我们再去学校。”冯晚固执地说。

    “荣叔,开车吧。”冯晨没再说什么,转过身吩咐着顾家荣。

    顾家荣一脚油门,车子平稳地朝前驶去。

    “荣叔,我不在上海时,我妹妹她们,希望荣叔多多关照。”车子行驶中,冯晨朝前欠了欠身说。

    “那是自然,冯先生你放心好了,要是你回来,发现令妹他们少一根头发,你尽管拿我是问。”顾家荣的口气充满着霸气。

    车子很快来到黄浦江码头,在候船室门前停下。

    冯晨刚刚下车,一眼便看见站在候船室门口的赵守义和赵雪梅,父女二人正在朝着冯晨们这里张望着。

    冯晨下车,大步上前,来到赵守义跟前打着招呼:“赵老师,雪梅师妹。”

    “给,这是雪梅昨晚给你炒的葵花籽,你带着路上吃。”赵守义把手中拿着的一个纸袋子,递给了冯晨。

    “谢谢师妹!”冯晨接过了纸袋。

    “雪梅姐!”冯晚走过来,亲热地挎着赵雪梅的胳膊。

    赵雪梅的一双眼睛,却是始终在景淑洁的脸上,来回地打量着。

    “哦,雪梅姐,这是我淑洁姐。”冯晚给赵雪梅介绍着景淑洁。

    “真漂亮!”赵雪梅嘟囔了一句。

    大家来到候车室里,闲聊了一阵,很快,到日本的客轮开始检票了。

    同送行的冯晚、景淑洁、赵守义、赵雪梅、顾家荣等人一一告别,冯晨拎着简单的旅行箱检票登上了客船。

    松尾太郎给冯晨买的是头等舱,头等舱在客轮的中层。

    冯晨来到头等舱的308房间门口,只见另外一位同屋的乘客,正背对着冯晨在整理着床铺。

    当冯晨跨进房间时,那位客人扭过头来,很随意地看了冯晨一眼。

    “尾崎君?”同房间的乘客,竟然是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尾崎秀实。

    “冯先生?”尾崎秀实用疑问的眼神望着冯晨。

    “尾崎君这是回国?”冯晨把旅行箱放下后问道。

    “是的,我在你们中国华北地区,采访了几个月,前几天通讯社通知我回国述职。”尾崎秀实回答说。

    “真没想到啊,能和尾崎先生同乘一条船,而且还在同一个包房里,缘分呀!”冯晨意味深长地望着尾崎秀实,话中有话。

    “冯先生不是……?怎么又要到日本去?”尾崎秀实迟疑着问道。

    “哦,我被提前从反省院里释放了,出来后,在上海也没事情做,干脆再次去你们日本留学去。”冯晨回答说。

    “能同冯先生一个房间真好,我们可以相互切磋切磋棋艺了。”尾崎秀实从放在床上的旅行箱中,拿出了一副围棋。

    “呵呵,尾崎先生想的真是周到,行走还带着副围棋。”冯晨微微笑了笑说。

    “常年东奔西跑,就这点爱好,有人陪着下的时候,就下几盘,没人下的时候,自己就打谱。”尾崎秀实把围棋放到房间床头柜上。

    两人闲聊着,客船鸣了三声长长的笛音,慢慢驶离码头。

    其实,冯晨对尾崎秀实还是比较熟悉和相当了解的,所以同尾崎秀实之间的聊天,也显得很是随意。

    尾崎秀实1901年生于东京,在年龄上,整整比冯晨大了10岁。

    从1928年开始,尾崎秀实任日本《朝日新闻》常驻上海特派员,期间,他与中国左翼文化人士交往频繁,同鲁迅之间交往甚密。

    这些实际上都是表面现象,自从1932年,那次冯晨在瓦尔莎西菜馆,遇到尾崎秀实从左尔格办公室里出来,冯晨便在心里猜测,尾崎秀实应该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身份。

    轮船驶出了长江口,慢慢加大了速度,尾崎秀实靠在床铺上问:“冯先生,不知你对中日局势怎么看?”

    冯晨不明白,为什么尾崎秀实会突然问出一个这样敏感的话题。

    他是想试探自己?还是有别的其他什么意思?

    想着,冯晨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你们日本占领我国东北后,又在华北地区弄了个什么华北五省自治,吞并我国的野心路人皆知,我看不久的将来,中日会有一场全面战争。”

    “我很赞成冯先生的分析,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尾崎秀实坐直了身子,接着说:“如果我们日本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不仅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同样也会给我们日本人民带来浩劫的,我是坚决反对这场战争的。”

    “尾崎君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冯晨赞赏地点了点头说。

    “其实我也很爱我的国家,但我的内心,异常痛恨军国主义。”尾崎秀实真诚地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