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203章 拜师仪式

正文 第0203章 拜师仪式

    在关帝庙门口,冯晨在一个叫张朝山的引见师带领下,走到门前站定。

    过了一会,引见师张朝山上前,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关帝庙里面便有人高声问道:“来者何人?

    引见师张朝山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我是张朝山,特来赶香堂。”

    引见师张朝山回答的话语,都是青帮约定俗成的切口。

    按青帮的规矩,在开香堂仪式中,任何人都不能答错一个字。

    接下来,依然是这种切口的问答。

    只听里面的人继续问道:“此地抱香而上,你可有三帮九代?”

    张朝山答道:“有!”

    里面又问:“你带钱来了吗?”

    张朝山又答:“129文,内有一文小钱。”

    一切都对答如流,一字不错。

    庙门“吱呀”一声敞开,引见师张朝山把冯晨领到神案之前。

    神案上摆着17位祖师的牌位,正当中的一位是:“敕封供上达下摩祖师之禅位。”

    神案前,曹幼珊穿着长袍,端坐在一张靠背椅上,他的两旁并排坐着前来赶香堂的其他前辈。

    张啸林、杜月笙依次站在下面。

    接着,有人端来一盆水,从曹幼珊开始,按着辈分的长幼,一一净手。

    净完手之后,又有人端上来一大碗海水,从曹幼珊开始,依次传下去,一人一口,喝时嘴巴不许碰到碗边。

    这是斋戒。

    斋戒完毕后,抱香师走出行列,高声念道:

    历代祖师下山来,

    红毡铺地步莲台;

    普渡弟子帮中进,

    万朵莲花遍地开。

    这是请祖诗。

    在抱香师念诗的过程中,冯晨开始在各位祖师牌位前磕头烧香,这时,关帝庙的门紧紧关闭,抱香师宣布:“本命师参祖!”

    所谓“本命师”,就是新人要参拜的师父,也就是曹幼珊。

    此语刚落,曹幼珊离座就位,面向神案,先默默念了一首冯晨一个字都没听明白的诗,然后自报家门道:“我曹幼珊,山东蓬莱人士,报名上香。”

    曹幼珊报完之后,连着磕了三个头。

    在曹幼珊的背后,所有在场的人,纷纷如法炮制向着神案磕头。

    接下来,冯晨跟随着引见师张朝山参拜本命师,之后又参拜在场的本门爷叔。

    参拜完毕,冯晨又把预先准备的拜师帖和贽敬呈递上去。

    拜师帖是一幅红纸,正面当中一行字写着:“曹老夫子。”

    右边写着曹幼珊的三代简历,自己的姓名、年龄、籍贯,左边由引见师张朝山领先签押,附写上了年、月、日。

    在拜师帖的反面写着一句誓词:“一祖流传,万世千秋,水往东流,永不回顾!”

    冯晨递上拜师帖之后,赞礼师分给各人三支香,冯晨捧香下跪,恭听传道师介绍帮内历史。

    介绍完毕,曹幼珊望着跪在那里的冯晨问道:“你进帮,出于情愿,还是人劝?”

    冯晨大声答道:“出于情愿!”

    其实冯晨心里暗暗好笑,自己进帮拜师,还不是顾家荣劝的?

    曹幼珊的问话,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不过这些都是拜师时的程序性问话。

    正在冯晨脑子开小差时,曹幼珊接着大声喝道:“既是自愿,要听明白,本青帮不请不带,不来不怪,来者受戒,进帮容易出帮难,千金买不进,万金买不出!”

    冯晨连声回答:“是,是!”

    接下来,是拜师仪式的最后一步,只听曹幼珊威严地喊道:“小师傅受礼!”

    受礼完毕后,拜师仪式就算是完成了。

    最后,曹幼珊给冯晨讲起青帮帮规及帮内各种切口、暗号、动作、手势。

    讲完帮内的切口规矩,曹幼珊又严肃嘱咐说:“冯晨,你掌握了这些,无论走到什么码头,只要青帮人在,亮出牌号,就能得到帮助,但如用错,被视为冒充,也会招来杀身之祸,今后你就是‘通’字辈的人了,要熟记切口,好自为之。”

    自此,冯晨名义上算是青帮成员了,按辈分同张啸林同辈,还是杜月笙的师叔。

    拜师仪式结束,接着便是在关帝庙内大摆筵席。

    一众参加拜师仪式的成员,都放开肚皮吃喝,这其实也是青帮入门仪式传下来的规矩习惯,一直沿用。

    大家端着酒碗,纷纷上前给冯晨道贺着,不一会冯晨便喝的酩酊大醉。

    冯晨醉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宴席结束的,当醒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胃里仍然翻江倒海,头依然晕乎乎的,冯晨勉强起来,倒了杯开水喝了,接着继续倒到床上接着睡觉。

    一直睡到晚上妹妹冯晚和未婚妻景淑洁回家来,冯晨还没有起床。

    景淑洁在厨房里给冯晨做鸡蛋面糊,冯晚到楼上卧室去喊冯晨起床。

    “哥,快起床,嫂子在给你做吃的,昨晚同什么人在一起,喝得那么醉?”

    “我是怎么回来的?”

    “最近老找你的那个姓顾的把你送回来的。”

    “哦,今天星期几了?”冯晨忽然想起,星期一还要去日本。

    “星期天,明天你就要走了,你的衣物什么的,我和嫂子已经帮你整理好了,你快起来吃点东西,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冯晚回答说。

    “星期天?”

    冯晨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本来打算今天再去见见马春水的,看来是不行了。

    喝酒真误事!

    冯晨三下五去二,快速穿上衣服,到洗漱间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景淑洁做的鸡蛋面糊也好,给冯晨端了一碗过来。

    “趁热吃点,这样胃里好受些。”

    “嗯,好吧。”冯晨抬眼望了望景淑洁。

    景淑洁每次在冯晨面前都显得小心翼翼的,这让冯晨很郁闷。

    冯晨的这个未婚妻,是妈妈做主定的亲事,性格方面基本上随着自己的母亲苏怡贤,话不多,温柔有内涵,骨子里还有股倔强劲。

    其实冯晨很喜欢景淑洁这样的性格,大概从小受妈妈影响吧。

    一碗鸡蛋面糊下肚,冯晨真的感觉胃里好受多了。

    看到冯晨很快把一碗吃完,景淑洁上前,接过空碗问:“再来一碗?”

    “可以了,你和冯晚你们吃吧。”冯晨摆了摆手。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冯晚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外站着的顾家荣问:“你哥怎么样?”

    “刚起来,在客厅中。”冯晚闪身,把顾家荣让进了屋内。

    “荣叔,快请坐。”冯晨起身同顾家荣打着招呼。

    “呵呵,冯先生,以后你不能这样叫我了。”顾家荣笑了笑在冯晨跟前坐下。

    “为什么?”冯晨问。

    “我和杜先生同辈,按规矩我该叫你一声师叔。”顾家荣郑重其事地说道。

    “哈哈,荣叔,我叫顺口了,又不是在帮里,哪有那么多规矩?以后我就叫你荣叔,你继续叫我冯先生好了。”

    冯晨大笑了两声,心里暗暗想着,喝醉一场酒值得,竟然莫名其妙地比杜月笙还高了一辈,可笑啊!

    “冯先生,杜先生听说你明天要走,让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

    说着话,顾家荣从身上掏出一叠崭新的美元,放在茶几上。

    “荣叔,你这是……?”冯晨望着顾家荣问。

    “冯先生,从昨天仪式结束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杜先生说,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一万美金你带上用。”

    “这……?荣叔……,这不好吧。”冯晨把茶几上的那叠美元,推到了顾家荣的面前。

    “冯先生,你不必客气,杜先生说了,你在日本要是有用钱的地方,尽管打电报回来告诉他。”顾家荣又把那叠美元推到冯晨面前。

    “那好,荣叔代我向杜先生问好。”冯晨不再推辞了。

    “明天早上,我开车子过来,送冯先生到码头上去。”

    顾家荣见目的已经达到,便起身告辞。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