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98章 三长两短

正文 第0198章 三长两短

    冯晨一夜无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回想着这几年来的地下工作经历,在内心深处检讨着自己的所做作为。

    特别是罗伦斯的那件案子牵连到自己,一直让冯晨心里很懊恼!

    也许是太顺风顺水的缘故,让自己低估了地下斗争的残酷性。

    也许是自己的斗争经验欠缺,才会很容易就暴露了身份。

    还有一层,自己是不是把身后的背景看得太重要了,情报工作,不能仅靠背景!

    自己还是弱了些啊!

    想要战胜敌人,唯有自己强大起来才可以。

    另外,就是自己太注重同志们怎么看自己了。

    地下工作本身就是“白皮红心”,只要自己的心是红色的,只要自己对得起同志,对得起党,同志们即便误解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伍豪同志离开上海时,谆谆告诫自己的话语再次在耳边响起:

    “冯晨同志,战斗在隐蔽战线上,处处充满着危机,你首先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只有好好地活着,你才能更好的为党工作,更好的同敌人战斗!在遇到危险时,你要时刻牢记着,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伍豪首长是对自己寄予了厚望,坚决不能让伍豪首长失望。

    伍豪首长说的对,党的利益高于一切!

    为了党的利益,自己干嘛还要纠结同志们怎么看自己呢?

    干嘛还要纠结同志们误会自己?

    干嘛还在心中患得患失?

    只要有利于党,无愧于自己的信仰,其他的都不重要!

    想到这里,冯晨心里感觉一阵轻松,彻底放下了心中的包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冯晨摸出怀表看了看,已将近九点钟。

    慌忙起来,到了楼下,看到客厅的桌子上,放着杯豆浆和两根油条,妹妹冯晚和未婚妻景淑洁已经到校去了。

    冯晨简单洗漱了一下,到客厅中,端起豆浆喝了口,豆浆还是温热的。

    在桌旁坐下来,三下五去二地把两根油条吃了,豆浆喝完,这才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

    刚刚拿起衣架上的外套,“笃、笃、笃”,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冯晨打开房门,见是老师赵守义站在门口。

    “赵老师,快屋里请。”冯晨把赵守义让进了家中。

    “马春水同志,一大早找到我,让我告诉你,中央同意了你到日本留学去。”

    “春水同志提没提我组织关系的事情?”

    “组织关系的事,春水同志没说,他只是说,为了安全,你走的时候,他就不再送你了。”赵守义如实把马春水的话转告给冯晨。

    冯晨让着赵守义在沙发上坐下,给他倒了杯茶水,放到茶几上问:“赵老师,你对我这次到日本去留学有什么建议?”

    “守住自己的本心,永远记住你是个中国人!”赵守义说。

    “我会记住赵老师这句话的。”冯晨点了点头。

    “随着环境的改变,人都是会变化的,老师希望你的心永远不要变,不要让老师失望!”赵守义淳淳告诫着。

    “老师,我到日本后,会经常给你写信的。”冯晨说。

    “信你就不必写了,中日之间关系复杂,免得自找麻烦。”赵守义摆了摆手拒绝了。

    “我听老师的。”冯晨再次点了点头。

    “噢,对了,这是10块大洋,你带上用,俗话说的好,穷家富路。”赵守义从身上掏出用手帕包着的10块大洋,放到茶几上。

    “赵老师,钱我不能收,松尾太郎告诉过我,日本外务省办的这个特别新闻班,每月都有补助,不用花钱的。”

    冯晨眼睛湿湿的,拿起茶几上手帕包着的大洋,递给赵守义说:“你同雪梅师妹,日子过得也不宽裕,钱你还是装上吧。”

    “这是我和你雪梅师妹的一点小心意,你别嫌少,在国外艰难。”赵守义推让着。

    “赵老师,你和雪梅师妹的心意我领了,钱你还是装起来吧。”

    正在两人你来我往推让着,门外又响起了三长两短的敲门声,节奏是那么地熟悉。

    华英豪?

    冯晨马上明白,门外是华英豪来了,三长两短敲门声,这个暗号,是冯晨同华英豪之间独有的联络方式。

    “老师,你先坐着,又来客人了。”冯晨同赵守义打了声招呼,起身走过去开门。

    门打开后,只见外面站着一位,拄着拐杖,头上带着顶礼帽的白胡子老头,冯晨很清楚,这是化了妆的华英豪。

    “哦?家里有客人?”华英豪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冯晨家的客厅,低声问道。

    “不是别人,他是我的老师赵守义,同我一样的人。”冯晨说。

    “冯晨,你来客了,我就不打扰了,我这会回图书馆还有事情。”

    赵守义见到外面的老人敲开房门,站着却不进屋,知道这人找冯晨一定有重要事情,只是觉得自己在这里不便,所以很识趣地便起身告辞。

    “那好,赵老师,你慢走,我走前,一定抽出时间去看你。”

    送走赵守义,冯晨把华英豪让进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上。

    “华兄,你怎么还在上海?”冯晨关切地问道。

    “我昨夜才从香港回来的,那天同你见过面后,我便到香港去了。”华英豪把礼帽摘了下来,放到茶几说。

    “呵呵,华兄,你的化妆术是越来越高明了,刚才赵老师一点没有发觉,你竟然是个年轻人。”冯晨看着华英豪的样子,微微笑了笑。

    “不能开口说话,一说话便露馅,所以我在外面都是装聋作哑的。”华英豪把头上的假发也取了下来。

    “华兄,到香港见到九光兄了?”冯晨问。

    “见到了,我今天冒险来找你,就是想请你帮忙,联系一下你们的人,九哥这次已经同意,让我同抱真、亚农先一步到陕北去,九哥准备先到广西,机会合适时,也去陕北。”华英豪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华兄,上次见你的第二天,我见到了安志达同志,我把你们的请求告诉了他,安志达答应,他到陕北后一定会向上级汇报的。”

    “安志达在上海?”

    “他只是路过,已经离开到陕北去了。”

    “哦,冯老弟,我们等不及了,戴笠的人现在正四处搜寻我们,我急需见到你们组织上的领导人。”

    “那我去日本前一定帮你联系上,知道你是这件事,刚才我就不应该让赵老师走的。”

    “赵老师也是你们党的人?”

    “嗯,是的,今天下午我带你先见见赵老师,让他出面帮你联系我们的组织,至于我,星期一就要离开上海到日本去了。”

    “到日本?你去日本干嘛?”

    “留学。”

    “你不是在日本留学过一次吗?还去?”

    “嗯,华兄,九光兄你们是怎么商量的?”冯晨岔开了话题。

    “说起来话长,不过这次我到香港,见到九哥后,他终于算是听了兄弟们的劝,同意我们大家集体投奔共党。”

    “噢?九光兄这次怎么这样痛快?他同意投奔共产党?”

    “唉,一言难尽,他只是让我们几位先过去,他还要到广西去,这里面的原委,你听我慢慢详细告诉你。”

    华英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冯晨没有催问,起身给华英豪倒了杯茶水递过去,华英豪接过杯子喝了两口茶,这才慢慢地给冯晨讲述起,这次在香港劝解王亚樵投奔共产党的过程。

    冯晨那天偶遇华英豪时,华英豪正准备着前往香港,去见王亚樵,两人见完面,华英豪当夜化妆就离开了上海。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