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95章 青帮访日

正文 第0195章 青帮访日

    说起曹幼珊这个大弟子常玉青,冯晨虽然不认识,但还是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臭事。

    曹老太太骂的很对,常玉青就是一个铁杆汉奸,在东北帮着日本人,干了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

    这人太臭名昭著了!

    人高马大的常玉青,出生于江苏北部,曾为上海日商东华毛巾厂里的工头。

    1932年5月,“一·二八”事变后,常玉青与另一位叫胡立夫的人,坑壑一气,在上海闸北地区组织亲日的“市民维持会”,为侵华日军窃取情报。

    为此,胡立夫被华英豪的铁血锄奸团暗杀。

    常玉清害怕,不敢滞留上海,这才远遁大连。

    常玉青到大连后,一住就是几年,渐渐在大连当地青帮中混得风生水起。

    常玉青能在大连青帮中出人头地,师傅曹幼珊的青帮关系帮助了他。

    常玉青跑到大连后,王亚樵曾公开扬言,要到大连追杀他,后因为种种事情缠绕,铁血锄奸团的人才没有追到大连去。

    此次,常玉青潜回上海,是因为他了解到王亚樵、华英豪等人,被戴笠复兴社的人追得躲到了香港,他才借口看望曹老太太,偷偷回到上海来。

    常玉青这个汉奸,曾参与了1933年的青帮访日团,是访日团里的主要成员。

    1933年3月,一个名为酒井荣藏的日本浪人,在沈阳成立了“大满洲国正义团”。

    酒井野心勃勃,试图借助青帮的关系网扩大组织,一时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大满洲国正义团”呼吁各地青帮响应其号召,同沈阳青帮祖宪庭、长春青帮吕万滨以及“全满总代表”冯谏民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所谓“合作关系”,其实只是“大满洲国正义团”利用青帮的幌子,而“大满洲国正义团”成员之所以加入青帮,不过是吸收利用青帮的手段而已。

    另外,酒井荣藏也就是看中了青帮人多势众,势力遍布大江南北,他可以利用这层关系,窃取对日有利的情报。

    正是基于这种关系,几个月后“大满洲国正义团”成员,游说关东军,青帮访日团的一幕闹剧才得以上演。

    青帮代表访日,同一个名叫宫地久卫的日本人关系特别大。

    原来,宫地久卫曾在日本本土骑兵部队里任过团长,退伍后,先后担任过“东京社会事业协会融和部长”、“中央融和事业协会理事”等职,专门从事安置日本“部落民”的工作。

    何为日本“部落民”?

    日本德川幕府时代,等级森严,从事屠宰业、皮革业等所谓贱业者和乞丐游民被视为贱民,前者被辱称秽多,后者被辱称非人。

    这些人被排斥在士农工商四民等级之外,聚居在条件恶劣的官府指定区域,身份、职业世袭,严禁与平民通婚,形成特殊的“部落”。

    在日本,“部落民”是备受社会和政治歧视的族群,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在实现近代民族国家整合的目标后,“部落民”的际遇并未改变。

    在日本侵占东北后,军部决定将大批“部落民”移住东北,日本担心在日本受歧视的“部落民”,移民东北后也会遭到中国民众的歧视,于是,委托宫地到东北调查其可能性。

    其时,日本关东军在推进占领东北计划的同时,正在考虑如何整合中国社会的问题。

    伪满“五族协和”意识形态鼓吹者橘朴,建议关东军当局学习上海租界的做法,通过保护和改革青帮,既可控制工人,又可对付盗匪、流氓。

    比橘朴更进一步,《支那的秘密结社与慈善结社》的作者末光高义则认为,可以将青帮改组为“政党”,因此,宫地久卫初到东北调查,就将目光投向了青帮。

    宫地久卫到东北后,先后结识了两个日本人。

    一个是鹫崎研太,鹫崎毕业于上海东亚同文书院,任职于伪满洲国治安警察部门。

    通过鹫崎,宫地又认识了平野武七,平野系日本大陆浪人,青帮会会员,“大满洲国正义团”成员。

    结果,鹫崎和平野通过宫地游说关东军,很快得到了青帮“合法”活动的许可,结成了名为“清静兴民同志会”的青帮组织。

    这几个日本人的目的,是要整合东北青帮帮众,与“大满洲国正义团”连为一体。

    就这样,在东北军阀张作霖统治时期,没有合法地位的青帮,在日本统治下却获得了合法地位。

    而且,关东军总部还在这几名日本人的游说下,同意资助青帮组团访问日本,让青帮代表接受日本帝国殖民教育,期以将来日满提携。

    但是,青帮访日团在日本滞留10天后,于7月11日,突然被勒令解散,不得在东京自由活动,访日团一行人,只得分作几批返回东北。

    隆重的欢迎仪式开始后不久,何以竟如此匆匆收场?

    关于其中原委,据说是因为一个叫吉井清春的人,利用青帮访日团从事沽名钓誉活动,而鹫崎、平野等又私自挪用关东军支付的经费约1500元。

    但是,真正原因似乎并不在此!

    日本陆军和海军方面,显然又得到了其他方面的报告,发现关东军极力推荐、并视为宗教团体的访日团,竟是中国历史上声名不佳的秘密结社组织青帮。

    这下笑话闹大了。

    于是,日本政府,只好借口几个给代表团作向导的日本人行为不检,而下令解散代表团。

    青帮访日团,成为一个闹剧!

    作为访日团的主要成员,常玉青的汉奸嘴脸也彻底暴露无遗。

    所以,曹老太太见到常玉青,根本不给他好脸色看。

    “唉,儿子,你要再收徒弟,一定收我大孙子这样的好人,可千万别再收常玉青那种货色了,丢人啊!”老太太叹了口气,声音变得和缓一些说道。

    “妈,我听你的!”曹幼珊说。

    曹幼珊把老太太的意思理解为,老太太想让他收冯晨为弟子,可是,青帮中的规矩,加入青帮,必须自愿,不能强迫。

    所以曹幼珊也不便开口,要求冯晨拜自己为师。

    ……

    上午看过曹老太太,冯晨谢绝了曹幼珊的挽留,来到江湾,在复旦大学图书馆里,找到了老师赵守义。

    赵守义把冯晨带到图书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里,给冯晨倒了杯茶水,这才问道:“见到马春水同志了?”

    “嗯,见到了。”

    “他是怎么给你安排工作的?”

    “没有安排。”

    “没有安排?”

    “是的。”

    “那你是如何打算的?”

    “马春水同志建议,让我再次到日本留学,也好了解一下日本的国内动向。”

    “是组织这样安排的?”

    “不,马春水同志说,这是他个人的建议,不过,他会把我再次到日本留学这件事情,给组织上详细汇报。”

    “这样也好,离开上海这个是非之地一段时间,对你有好处。”

    “老师,你也这样认为?”

    “是的,看形势,中日全面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你到日本去,也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多掌握些日本人的战略动向有好处。”

    “老师,我今天还想再见见马春水同志。”

    “哦?有事情?”

    “是的,青帮的曹幼珊想收我做徒弟,这件事情必须给马春水同志汇报。”

    “曹幼珊收你做徒弟?你怎么认识他的?”

    冯晨接着把遇到曹老太太跌倒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详细告诉了赵守义。

    “看来这件事情,还真需要马春水同志点头,否则,你将来又说不清楚,青帮毕竟是个封建帮会啊!”听了冯晨的叙述,赵守义不无担忧地点了点头说。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