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94章 难受酒宴

正文 第0194章 难受酒宴

    大华酒店二楼餐的厅豪华包房内,当顾家荣让着冯晨进去时,冯晨一下子愣住了。

    包厢里尽是青帮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在冯晨的心目中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除曹幼珊、杜月笙之外,黄金荣、季云卿、陈世昌这些人都在。

    见冯晨进门以后,傻愣愣地站在那里,曹幼珊忙上前,拉着冯晨的胳膊,郑重给众人介绍着说:“这就是冯先生,家母多亏了冯先生帮助,才不至于耽误了腿伤。”

    “诸位先生好,曹先生如此说,让小辈不甚恐慌,街上遇到了,举手之劳的事情,曹先生如此礼遇,让冯某人实在承受不起。”冯晨双手抱拳,向包厢中的各位青帮大佬拱手施礼。

    青帮自建帮之初,就崇尚侠义、孝道,帮众最注重义气和孝道,若有哪位弟子不孝,必被逐出帮外。

    众人站着寒暄完毕,杜月笙说:“大家还是就坐吧。”

    “好,我们就坐开席!”曹幼珊让着冯晨坐主宾位置。

    冯晨扫了眼众人,忙双手抱拳说:“各位先生都是长辈,这个位置晚辈不能坐。”

    “冯先生,今天你是主宾,再说了,你不是我青帮中人,就不要讲究那么多了,这个位置非你莫属。”旁边的杜月笙上前,把冯晨拉到主宾位置上。

    冯晨勉强坐下,心里想,都说杜月笙这个人礼贤下士,看来果不其然啊!

    冯晨坐定后,其他人则按青帮中的辈分大小依次坐下,黄金荣则大落落地坐到了曹幼珊的上首。

    冯晨坐在那里,很是不自然,额头一阵阵冒着虚汗。

    虽然冯晨混迹上海多年,但平时同这些人根本没有过接触,平时也就是听听别人讲述一下这些人的花边新闻而已,根本没想到会同他们同桌吃饭。

    发现冯晨有点不太自然,坐在他旁边的杜月笙,偏过头微微笑着说:“冯先生,不必拘束,冯先生的为人,其实我们都有耳闻。”

    “呵呵,杜先生,我也就是一介书生,诸位大佬如此款待,我哪有不紧张拘束之理?”冯晨冲着杜月笙笑了笑说。

    “我可是听说,一二八事变时,冯先生曾经深入虎穴,为我十九路军刺探情报,可敬可佩!”杜月笙看来是有意想结交冯晨。

    “现在开始喝酒,有什么话酒后再聊。”当服务生把每人面前的酒杯中的酒斟满以后,黄金荣大大咧咧地端起酒碗,率先大声吆喝着。

    众人纷纷站起,端起酒杯共同碰了下,把酒干了。

    ……

    曹幼珊的感谢酒宴,冯晨在心里暗暗用两个字形容:“难受!”

    全桌坐的都是些上海滩黑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同这些人之间又没多少共同语言,再加上张啸林、黄金荣两人几杯酒下肚,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更让冯晨心里不爽。

    倒是杜月笙,始终对待冯晨彬彬有礼,很是尊重。

    冯晨不由得在心目中对杜月笙这个人产生了几分好感。

    以前,对杜月笙的了解,都是从华英豪和王亚樵口中听到的,可一旦接触这个人,冯晨在心中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酒宴一直闹到九点多散场,冯晨喝得酩酊大醉,杜月笙安排自己的司机顾家荣,送冯晨回家。

    车子行驶在路上,顾家荣说:“冯先生,杜先生让我问一下,你是否愿意到杜先生的公司里做事。”

    “哦,荣叔,请你转告杜先生,多谢了!只是我最近要去日本留学,将来回来后,再麻烦杜先生不迟。”冯晨靠着副驾上的椅背,微闭着双眼说道。

    “冯先生,今天上午你离开后,我听曹老太太一直嚷嚷着,说是同你有缘,想认你做孙子,不知冯先生愿意吗?”顾家荣双手握着方向盘,慢悠悠地开着车子。

    “唉,看到曹老太太,我就想到我的外婆,老太太慈眉善目的,其实我在心目中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奶奶了。”冯晨伸出双手搓了搓发烫的脸颊。

    “那冯先生何不趁机拜曹老爷为师呢?我可是听说,曹老爷准备再收个关门弟子。”顾家荣貌似很随意地说道。

    拜曹幼珊为师?

    冯晨心里一激灵,摆了摆头,大脑清醒了不少。

    拜曹幼珊为师,自己岂不是加入青帮了?

    加入黑帮,这么大的事,组织上不同意,是万万不能做的,青帮势力再大,毕竟是一个封建帮会,他们的宗旨,同自己的信仰相差太远了。

    半天没有听到冯晨开腔,顾家荣以为冯晨在心里默许了。

    “冯先生,说实话,在大上海,无论做什么事情,如果没有青红帮罩着,那是做不长久的,曹老爷那么器重你,可不要错失良机啊!”

    其实,杜月笙的这个司机顾家荣,本来不是个话多的人,这个人除了担任杜月笙的专职司机外,还是杜月笙的贴身保镖。

    今天顾家荣的话,实际上是杜月笙私下授意顾家荣,趁着酒后,探探冯晨心中的想法,杜月笙私下调查过冯晨的背景,确实存在着相结交他的意思。

    杜月笙历来喜欢帮助落魄而又有前途的人,这便是杜月笙会做人的特别地方。

    还有一层意思,杜月笙了解到,冯晨同王亚樵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更想到利用冯晨这层关系,揭开同王亚樵之间多年的矛盾。

    至于说曹幼珊,此人是个大孝子,母亲的话他一点也不敢违背,曹老太太确实当着曹幼珊、杜月笙的面,提起想认冯晨做干孙子。

    ……

    冯晨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出门在外边商店里买了几份老年人爱吃的糕点礼品,前往牛惠林骨科医院去看望曹老太太。

    到了医院病房,曹老太太正靠在床上,同佣人王妈聊着天。

    见冯晨进来了,老太太笑着招呼道:“大孙子,刚才我还在同王妈说你,你来看我,我就非常开心了,还买东西干啥?”

    “奶奶,这些东西不值钱,是孙子的一点心意。”说着话,冯晨把手中邻着的糕点,递给了王妈,然后在床边坐下。

    “大孙子,你今天来的正好,奶奶我正想同你商量件事情。”曹老太太拉着冯晨的手说。

    “嗯,你说,什么事情?”冯晨问。

    “我想认你做干孙子,不知道你愿意吗?”老太太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冯晨。

    “奶奶,那我可是高攀了。”冯晨说。

    “你说的什么话呀,你是奶奶命中的贵人,我老太太信这个,有你这个大孙子,我还会多活几年。”

    正同老太太聊着,曹幼珊身后跟着两个人走进了病房。

    其中一位人高马大,四十多岁的男人,手中邻着大包小包礼物,走到病床前,把礼物放在床头柜上说:“奶奶,听说你骨折了,我专程从大连赶过来看望你。”

    “出去!我没有你这个汉奸孙子!”曹老太太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呵斥道。

    “妈,玉青也是一片孝心。”旁边的曹幼珊劝说着。

    “什么孝心?!国都不要的人,他还有孝心?赶紧把你的东西拿走,别放在这里倒我胃口!”自从那男人进来,曹老太太一直没有好脸色。

    见老太太不高兴,曹幼珊对那男人使了个眼色,那人只有悻悻地把礼物拎上,出了病房。

    “这是我的大徒弟常玉青。”那男人出去后,曹幼珊给冯晨介绍说。

    “你怎么收了一个这样的徒弟?!把我们曹家的人丢完了!”病床上的曹老太太还在生着气。

    “妈,你消消气,别气坏身子了。”曹幼珊劝慰着老太太。

    “你让那个奸贼离我远点,我心情自然就好了,你收徒弟,咋不收我大孙子这样的?”老太太拉着冯晨的手,继续训斥着曹幼珊。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