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93章 办理手续

正文 第0193章 办理手续

    冯晨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因为昨晚一直照顾曹老太太,始终没有睡好,谁知这一睡,竟然睡到两点多一点。

    冯晨猛然从睡梦中醒过来,想起两点钟马春水还在南京路上的爱侬咖啡馆等着见自己,冯晨慌忙起床,顾不得洗脸朝着外面走去。

    匆匆赶到爱侬咖啡馆,朝着里面望了眼,还好,马春水仍然静静坐在靠窗的一处位置上,慢慢地品着咖啡。

    “对不起,春水同志,我中午睡过了。”冯晨来到马春水对面坐下,歉意地说道。

    “我还以为出现什么特殊事情了呢,准备等到三点钟,如果你再不来,我就会离开的。”马春水满脸严肃地说。

    “真是遇到了一个特殊情况。”

    “哦?什么情况?”马春水警惕地直了直身子。

    冯晨简要地把昨天遇到曹老太太的事情,给马春水讲述了一遍。

    “曹幼珊?这可是青帮为数不多的几位大字辈大佬之一啊,你可要好好抓住这层关系,将来会有用处的。”听完冯晨的讲述,马春水立即眼睛一亮。

    “可我始终认为,我们要同封建帮会这些人划清界限,不能深交。”冯晨说。

    “错!冯晨同志,你说的划清界限是肯定的,但鉴于上海这个地方,地下斗争形势的复杂性,青帮势力又长期盘踞在这里,我们要学会利用这些势力啊!”

    马春水端起咖啡杯,呡了一口,接着说:“青帮里面鱼龙混杂,但底层帮众,也多是穷苦人出身,我们也应该发动引导这些人革命。”

    “春水同志,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冯晨点了点头说。

    “冯晨同志,我昨天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马春水问。

    “我反复考虑了,如果组织上暂时不给我安排工作,我就接受你的建议,再次去日本留学去。”冯晨觉得这是现在唯一的出路。

    见冯晨答应了,马春水从身上掏出一个小袋子,递给冯晨说:“那好,这是我自己积攒的50块大洋,送给你做路费吧,不要嫌少了。”

    “春水同志,我怎么能用你的钱?”冯晨推让着。

    “你要还把我当同志看,就赶快把钱收起来吧。”马春水把装着银元的小袋子,硬塞进冯晨手中。

    “好,我收下,谢谢春水同志!”冯晨接过银元,装进衣服口袋中。

    “冯晨同志,无论你到哪儿,都要时刻牢记着你是一名党员,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至于你再次到日本留学的事情,我会及时给组织上汇报备案。”马春水纯纯嘱咐着。

    “春水同志,你的话我记住了,我办好手续,离开上海前,想再一次见见你,可以吗?”马春水的关心,让冯晨心里充满了感激。

    “可以,到时候你让赵守义同志联系我,如果办理手续需要我帮忙,你也尽管让赵守义同志来找我。”马春水爽快地答应着。

    同马春水分别,离开南京路上爱侬咖啡馆,冯晨拦了辆黄包车,吩咐车夫,朝着日本驻上海领事馆拉去。

    到了领事馆大门口,冯晨上前,用日语同站岗的一名士兵打着招呼:“你好!我叫冯晨,是吉田义男的朋友,找他有事。”

    “对不起,吉田君前段时间已经回国。”那名士兵上下打量了一眼冯晨。

    “那松尾君在吗?”冯晨问。

    “稍等。”那名士兵转身走进了值班室。

    不一会,松尾太郎从楼上匆匆下来,迎上前来,热情地握着冯晨的手说:“冯桑,欢迎,欢迎,请上去坐。”

    冯晨随着松尾太郎,来到领事馆三楼的办公室,松尾让着冯晨在沙发上坐下,接着给冯晨倒了杯茶水,放在茶几上。

    “冯桑,上个星期,平冈长官来电报,还在询问你的近况。”

    松尾太郎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在冯晨对面坐下。

    “哦?多谢平冈老师关心。”冯晨说。

    “冯桑,你什么时间回上海来的?”

    “我前天才回来的,怎么?吉田君也调回国内了?”

    “没有,226兵变时,吉田君的外公,前内大臣牧野伸显差一点被激进分子杀害,吉田君接到消息后,请假赶回了国内。”

    “松尾君,我今天来是想问一下,去你们日本留学,现在手续好办吗?”

    “噢?谁准备去留学?你的家人还是朋友?”

    “我自己。”

    “你?”松尾太郎瞪着眼睛望着冯晨。

    “是呀,被释放以后,在家没事情做,想到你们国家继续深造去。”

    “哈哈,要是你自己,手续好办,我给平冈长官发封电报汇报下,手续很快会给你办好的,关键是你想到哪个大学去深造?”

    “早稻田大学吧。”

    “那行,我今晚便联系平冈长官,把你的想法告诉他。”

    冯晨隐隐感觉到,自己再次到日本留学,松尾太郎似乎特别的欢迎,也许平冈龙一早就有这个意思吧。

    “平冈老师不再回上海来了?”冯晨端起茶杯,呡了一口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最近国内人士变动频繁,不过,平冈长官的总领事职务还没有免,我想,他早晚会回来的。”松尾太郎回答说。

    “那好,松尾君,我不打扰你了,手续办好以后尽快告诉我。”

    冯晨不想多留,见事情已经办好,起身准备告辞,松尾太郎问道:“冯桑,手续办好以后,我到哪儿通知你?”

    “到我家里通知我吧,我这几天一直在家,松尾君应该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吧。”冯晨回答说。

    “冯桑还在仁爱弄堂住吗?”松尾太郎问。

    “是的,有消息后,麻烦松尾君告诉我。”

    冯晨同松尾太郎握了握手,下楼离开了日本住上海领事馆。

    在领事馆大门口,冯晨伸手拦了辆黄包车,吩咐车夫到仁爱弄堂。

    半个小时后,黄包车刚刚拐进仁爱弄堂,冯晨老远便看到一辆黑色别克小轿车,停在自己家的楼下。

    冯晨心里一惊,忙叫停了黄包车,把车费付过,让黄包车离开。

    冯晨闪身站到旁边杂货店的屋檐下,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认真观察一阵,见到没什么异样,这才缓步朝着车子跟前走去。

    刚到车子旁边,车门推开了,从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礼貌地说道:“冯先生,我是曹爷派来接你的,曹爷同其他几位大爷,已经在大华酒店里等你了。”

    “哦?你认识我?”冯晨迟疑了一下,望着那男人问道。

    “上午在牛惠林骨科医院,我见过冯先生。”那男人恭敬地回答说。

    “先生贵姓?”冯晨问。

    “我叫顾家荣,是杜先生的专职司机。”那男人回答说。

    “荣叔好,你稍等一下,我回家中换件衣服就出来。”冯晨冲着顾家荣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家里。

    在换衣服的时候,冯晨心里想,看来青帮的势力真是不小,自己上午从来没有告诉过曹幼珊、杜月笙他们,家在仁爱弄堂住,这些人竟然能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

    可怕啊!

    马春水同志说得对,要想在上海滩这个地方顺利开展地下工作,根本不能忽视青帮这一大势力。

    从楼上换好衣服下楼,妹妹冯晚同未婚妻景淑洁手挽着手回来了。

    “哥,外面的车子是等你的?”冯晚问。

    “嗯。”冯晨应了声。

    “你昨天晚上到哪儿去了?一夜未归,我和嫂子担心死了。”冯晚关心地望了眼冯晨。

    “有什么担心的?我又不是三岁孩子,还怕我丢了?”冯晨说。

    “今晚回来吗?”冯晚问。

    “不好说,别人请吃饭,回来估计会很晚,你们晚饭后早点休息。”说着话,冯晨已经跨出家门。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