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91章 街头扶老

正文 第0191章 街头扶老

    “先生,你也喜欢托尔斯泰的书?”

    “不,我只是喜欢《战争与和平》。”

    第二天下午两点钟,冯晨准时出现在南京路上的爱侬咖啡馆里。

    一进门,便看到一位身着灰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面前放着本《战争与和平》的中年男人,面朝咖啡馆门口方向坐着。

    冯晨径直上前,在那中年男人的对面坐下,神态自若地对上了暗语。

    那中年男人,招了招手,服务生立即端了杯咖啡过来,放在冯晨面前,然后向着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你好,冯晨同志,我叫马春水。”服务生离开后,中年男人首先开口自我介绍道。

    “马春水同志,谢谢你能抽出时间来见我。”冯晨感激地望了眼马春水。

    “冯晨同志,不要客气,见你是应该的,我们毕竟是同志嘛。”马春水说。

    “我的事情,组织上是怎么安排的?”冯晨急切的问道。

    “赵守义给我谈了你的情况后,我便把你的事情,给特科领导汇报了,组织上认为,目前还没有适合你做的工作。”马春水解释说。

    “我明白了,组织上还是不信任我。”冯晨没了刚刚见到马春水时的高兴劲了。

    “其实我很想帮助你,可是……”马春水欲言又止。

    “我理解,马春水同志,我不怪你。”冯晨说。

    “你的组织关系虽然在特科,但你是受安志达同志直接领导的,你的另外一个入党介绍人,郑良才同志又牺牲了,所以……”马春水显得也很为难。

    “唉,春水同志,知道吗?五年前,就是在这家咖啡馆里,我的入党介绍人安志达同志和郑良才同志,他们代表组织,正式接受我成为党的一员。”冯晨叹了口气说。

    “冯晨同志,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马春水劝解着。

    “我盼着组织上早日给我安排工作。”冯晨说。

    “冯晨同志,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愿意听吗?”马春水确实想帮助冯晨。

    “什么建议?”冯晨问。

    “现在中日形势日趋紧张,日本亡我中华之心昭然若揭,你在日本留过学,又精通日语,你是否可以再次东渡日本求学,顺便了解一下日本国内的动向,取得一些日本方面的战略目标。”马春水说出了他的想法。

    “这是组织上的决定吗?”冯晨问。

    “不,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马春水说。

    “如果我再次去留学,岂不是同组织上脱离关系了吗?”冯晨但心地问道。

    “我可以为你证明,你再次到日本留学,不是你个人的行为。”马春水说。

    “春水同志,让我先考虑考虑,我明天这个时间再回答你怎么样?”冯晨没有立即接受这样的建议。

    “行,明天同一时间,我会在这里等你,我觉得你再次留日是最好的选择。”马春水把杯中的咖啡喝完,站起来说道。

    “我会慎重考虑你的这个建议的。”冯晨也站了起来。

    ……

    离开爱侬咖啡馆,冯晨心里五味杂陈。

    再次去日本留学,有这个必要吗?

    马春水真是代表着他个人的建议?

    他为什么让自己去日本?

    组织上为什么不给自己分配工作?

    冯晨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顺着南京路上的人行道朝前走着,突然,前面不远处,一位住着拐杖的老太太跌倒在人行道上。

    冯晨看到后,慌忙上前蹲下,把老太太扶起,问道:“老太太,跌伤了吗?”

    “小伙子,我……脚……,可能拐到了,疼,站不起来,帮帮我。”老太太额头上冒着虚汗,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望着冯晨喘着气说。

    冯晨发现,老奶奶大概有八十岁左右,一双三寸小脚,冯晨轻轻碰了下老人家的右脚,老太太立马喊疼。

    冯晨分析,老太太估计是右小腿骨折了。

    “老太太,你可能是骨折了,我背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说着话,冯晨小心地背起老太太,来到前面不远处一家名叫“济世”的诊所。

    “医生,快检查一下,老太太是不是骨折了?”

    走进诊所,冯晨把老太太轻轻放在一张空病床上躺下,招呼着一位正在配药的中年医生过来检查。

    那医生经过仔细检查后说道:“小伙子,你奶奶右小腿确实骨折了,老年人骨质疏松,稍不注意便会骨折的,她这种情况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那好,你先给老太太处理一下,老人家疼得难受。”冯晨说。

    医生去忙着准备去了,冯晨这才在老太太的身边坐下,问道:“老太太,你家住在哪儿?这么大年龄了,怎么一个人出来?”

    “小伙子,你是好人呀,我平时出来走走,都是家里的佣人王妈陪着,今天王妈有事回家了,我一个人在家闷得慌,就自己走出来了,没想到拐了脚,老不中用了。”

    经过医生的简单处理,老太太痛疼减轻不少,说话也流利多了。

    “我就在刚才摔跤那地方不远处的弄堂里面住,你要忙的话,你去忙吧小伙子,我一会让医生联系王妈来接我就行。”老太太慈眉善目,善解人意。

    “老太太,我不忙,医生说你要住院,我马上把你送到牛惠林骨科医院去,那里是专业治疗骨伤的。”冯晨拉着老太太的手说。

    “那好,就麻烦你了小伙子。”老太太不再推让。

    医生简单包扎完毕,冯晨到诊所门外,喊来了两辆黄包车,在车夫的帮助下,把老太太抱到其中的一辆黄包车上,冯晨坐上另一辆,送老太太到牛惠林骨科医院。

    在牛惠林骨科医院,把老太太安顿好,冯晨这才想着联系老太太的家人。

    “老人家,把你家的详细住址告诉我,我去联系你家人。”

    “小伙子,我这里有家中的电话号码。”老太太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冯晨。

    “我喜欢到外面瞎转,儿子怕我走丢,特意把家里的号码写下,让我装在身上。”

    冯晨拿着纸条,来到医生的办公室,拿过电话,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可是,电话铃声响了半天,没有人接听。

    冯晨只有转回病房里,坐到老太太身边,问道:“老人家,电话我打了,家里怎么没人接听?”

    “哦?小伙子,王妈可能家里事情还没处理完,没回来,我儿子最近去了天津也没在上海,你过一会再联系吧。”老太太很是无奈。

    “老人家,要不我这会先出去,给你老买点吃的,晚上我就在这里先陪着你吧。”冯晨安慰着老太太。

    “那就麻烦你了。”老太太也没推辞。

    冯晨起身,到牛大夫办公室里交代了几句,出门来到医院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掏出两快大洋,让店老板顿了一只土鸡子。

    接着冯晨又点了两样小菜,要了一碗黄酒,慢慢喝着,想着心事。

    今天遇到的这个老太太,看样子身份不凡,行为举止不像一般家庭中的老人。

    她究竟是谁家的老人呢?

    不管她是谁家的老人,在没联系到她家人前,一定要把老人家照顾好。

    看到老太太那慈眉善眼的模样,冯晨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外婆,自己的外婆留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便是这个模样。

    要是外婆还在,估计跟这老太太差不多吧。

    冯晨胡乱想着,当老板把鸡汤炖好以后,冯晨也吃得差不多了。

    端着鸡汤从小餐馆里出来,外面已经华灯初照,冯晨无心欣赏大上海繁华的夜景,匆匆赶往牛惠林医院。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