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84章 医院审讯

正文 第0184章 医院审讯

    看过报纸,王亚樵心里又惊又慌,全然没有半点兴奋和欣喜的情绪。

    王亚樵虽然从报上得知,华英豪他们的晨光通讯社的确已经行动了,可是,报上只是提到蒋介石亲自护送汪精卫去医院。

    蒋介石为什么没有中枪?

    王亚樵拿起报纸又仔细看了一遍,这才注意到“随后赶到合影现场的蒋中正先生,亲自把受伤的汪兆铭先生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这句话。

    难道老蒋当时没在合影现场?

    为什么?是不是华英豪他们走漏了消息?

    蒋介石没被刺杀,王亚樵的心情感到异常的失落!

    汪精卫虽然也是民党要人,在对日本的妥协过程中同老蒋异曲同工,甚至他比老蒋更加的亲日、媚日,可是,他毕竟是民党第二号人物,不是王亚樵等人酝酿多年的刺杀目标。

    如何向西南反蒋派的那些将领们交代?

    况且这个汪精卫同西南派的李济深关系一直不错,西南派那些人会不会怪罪自己错杀了汪精卫?

    虽然这个汪精卫该杀!

    王亚樵坐在家中心乱如麻。

    孙凤鸣行刺后身中两枪,是不是仍然活着?孙凤鸣会不会出卖我?他会不会供出西南反对派暗中策划行刺蒋介石的内幕?

    华英豪他们三人和孙凤鸣的妻子现在何处?是否也遭到了不幸?

    所有这一切,都让王亚樵异常焦虑和担心!

    “世发,你辛苦一趟,把抱真他们几个找来。”王亚樵起身,吩咐着坐在一旁,一言没发的司机赵世发说。

    “好的。”赵世发答应着,走出了公寓。

    王亚樵伫立在窗前,眺望着远方,心绪纷乱如麻,一颗心早已飞到了南京。

    他很后悔这次没有亲自去南京,这次刺杀失败,蒋介石以后会更加警惕,若要再想刺杀他会更难。

    蒋光头命不该绝吗?

    不一会,郑抱真、余立奎、许志远几位亲信赶了过来,王亚樵的妻子王亚英买完菜也回来了。

    “大家都过来了,多余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搞清南京行刺案的来龙去脉。”王亚樵望了望众人说。

    “九哥,要不我还是派人到南京去侦查一下情况吧。”郑抱真建议道。

    “我现在就是担心英豪他们,还有凤鸣的妻子正瑶弟妹不是说来香港嘛,怎么到现在还没见人影?”余立奎说。

    “九哥,让我去南京和上海一趟吧,。如果华哥他们还没有被逮捕,我们就该设法协助他们尽快转移到香港来。”

    之前,许志远由于一直负责同华英豪他们联络,所以主动要求,带人前往南京和上海去探听情况,接应华英豪等人。

    “九光,我觉得志远兄弟说的对,你就让志远去接应一下英豪他们吧。”王亚英望了眼王亚樵说。

    “好吧,那就辛苦志远跑一趟。”王亚樵点了点头同意了。

    ……

    在许志远离开后,香港各大报纸,开始连篇累牍地刊登“南京刺汪案”的内幕和相关信息了,一些小报,更是添油加醋,演义八卦。

    王亚樵每天第一时间,都会买来各种报纸,了解发生在南京的血案经过。

    他终于从这些报刊上,了解到一些片言只语的信息:

    “11月1日上午10时,民党中央全会结束后,蒋介石因为担心外面的人太多,加之他数次遇刺,所以就格外小心,刚好头天又偶遇风寒,身体不适。

    所以,会议结束,蒋介石便躲进中央党部一间办公室里休息。

    可是,汪精卫却跑过来找老蒋,邀请他前去和委员们共同摄影,蒋介石以身患重感冒为借口,说:“兆铭兄,我有点感冒发烧,还是由你代劳去和大家拍张照片吧?”

    汪精卫见蒋介石不肯前去照像,只好亲自去主持这次拍照活动。

    孙凤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决计行刺汪精卫以报国人的,在孙凤鸣的枪声响过以后,张学良和张继两人当场将孙凤鸣扑倒在地上。

    没想到汪精卫的警卫们趁机一拥而上,对着孙凤鸣的身上连开了两枪。

    如果当时不是汪精卫的老婆陈壁君对侍从们大叫:“给我留下活口!”孙凤鸣当场肯定会被乱枪击毙而死了。

    蒋介石又一次从死神手中逃脱了!”

    王亚樵看到这些消息以后,心里万分悲愤和苦恼。

    王亚樵发现,孙凤鸣虽然九死一生,付出了生命的高昂代价,但是,他和民党西南反对派的将军们的夙愿,仍然没有实现。

    王亚樵为蒋介石的大难不死,感到心里异常的悲愤!

    此时,香港的各大报刊上,又接连刊登出有关戴笠的复兴社,正在上海和南京追捕晨光通讯社在逃人员和家属的消息。

    王亚樵最关心的是,孙凤鸣是否仍然活着。

    ……

    孙凤鸣中了两枪以后,在陈璧君一定要留下活口的要求下,被汪精卫的警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

    医院中,孙凤鸣伤情危重,频临垂死。

    蒋介石为了洗刷自己的嫌疑,立刻命令南京宪兵司令谷正伦、复兴社的戴笠、中央调查科特工总部的徐恩曾,带人在医院守护,孙凤鸣一旦醒来,即刻审问。

    孙凤鸣已经奄奄一息。

    可是,为让孙凤鸣供出幕后指使他行刺的要犯,戴笠下令医生以强心剂维持其生命。

    孙凤鸣在当天下午清醒了过来。

    戴笠迫不及待地在病床跟前,亲自开始审讯。

    “真名叫什么?”

    “孙凤鸣。”

    “你为什么要刺杀汪院长?”

    “因为他和老蒋一样是卖国贼。”

    “为什么这样说?”

    “难道戴先生不清楚?自从九一八以后,你看看,东北和华北现在在谁的手里?大半个中国还是我们的吗?”

    “既然你为九一八行刺,为什么到现在才开枪?”

    “因为这次会议是个绝好机会!”

    “你行刺的目标是哪几个中央要人?”

    “所有卖国贼都是我刺杀的对象!”

    “你们是什么组织?你们的行动是什么立场?”

    “我没组织,我完全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上。”

    “汪院长对国家有什么不对?”

    “他卖国……”

    孙凤鸣再次昏了过去,旁边的医生立即又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

    孙凤鸣再一次地睁开了眼睛,脸色煞白,瞪着眼睛望着低头询问的戴笠。

    “说,是什么人指使你行刺的?”戴笠继续问着。

    “没有人指使,是我的良心让我行刺的。”孙凤鸣回答说。

    “我们已经调查过,你曾经参加过王亚樵的铁血锄奸团,是不是?

    “那是几年前一二八抗战,我为了杀倭寇加入的。”

    “这次行动是不是王亚樵在幕后指挥的?”

    ‘“一二八抗战以后,我已经几年没见到过王先生了,这次刺杀完全是我本人的主张,同任何人都没有关糸!我好汉作事好汉当。”

    “你这样做考虑过后果吗?”

    “我就是想让所有卖国贼倒在我的枪口下,这就是后果。”

    “孙先生,你如果说出幕后指使者,我们不仅会全力抢救你,还会给予你重奖,也不再追究你和你家人的责任。”

    “没有人指使我……”

    孙凤鸣又一次昏了过去,医生慌忙又打了一针,可是,孙凤鸣再也没有醒过来。

    戴笠的复兴社特务们,在戴笠审讯孙凤鸣时,把晨光通讯社翻了个底朝天。

    可是,特务们失望了,晨光通讯社里的所有文件等物均已焚烧,没有留下一点点有价值的线索。

    王新衡、沈醉负责追查孙凤鸣的家人,同样是一无所获。

    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下落不明。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