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82章 混进会场

正文 第0182章 混进会场

    崔正瑶还是顺手拿出了一把花雨伞,二人相拥着,走出了家门。

    “凤鸣,我要打伞,有伞才能遮挡风雨。”

    崔正瑶撑开伞时,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正瑶,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嘛,我们在最后辞别的时候,一定要眼里含着笑意吗?为什么你还要悄悄的哭泣呢?”

    孙凤鸣轻轻搂着妻子的肩头,在雨地里,用伞为妻子遮挡着天空中飘洒下来的细雨。

    “正瑶,你还是要抓紧离开南京,今夜就走,到香港去,那里有九哥和王亚瑛嫂子照顾你,你不走,我放心不下啊!”

    孙凤鸣心里很清楚,妻子为什么将早已商定的去香港的决定,又临时变卦了,他知道妻子不情愿与自己分手。

    孙凤鸣体会得到妻子的心情,她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这种痛苦绝别的分离。

    孙凤鸣安慰着崔正瑶,劝着她,最后见她依然站在雨地里,抽抽泣泣的哭着,他心里再也忍不住了,哽咽着紧紧拥抱着她。

    “正瑶,莫非你动摇了吗?你这样子,让我怎么忍心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听到丈夫的铮铮之言,崔正瑶急忙忍住了抽泣。

    她知道孙凤鸣为什么要放弃一个幸福小家庭,情愿铤而走险,也知道孙凤鸣死前死后都不会得到任何酬劳。

    她深爱着的这个男人,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理想,理智的去赴死!

    她更了解孙凤鸣的经历,十几岁就随父下关东,在“九一八事变”后,逃回了故乡江苏,他曾经在“一二八沪战”中,主动请求参加蔡廷锴的第十九路军抗日。

    自己的丈夫,正是通过那场血与火的洗礼,才锤炼为今天这视死如归的心态。

    崔正瑶很清楚,丈夫的这种大义之举,是任何女人的柔情都难以改变的,她正是深爱着丈夫的这种性格,自然也不想改变他的大志。

    想到这里,崔正瑶含着泪水说:“凤鸣,去吧,我理解你的心,你这样做是值得的,一个男人纵然可以无为的苟活在世上,但是,我不喜欢那种没有抱负的男人。”

    “谢谢你,正瑶。”孙凤鸣忘情地紧紧拥抱着妻子,在雨中狂吻着她。

    “正瑶,有你的理解就足够了。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你必须尽快离开南京,马上到香港去!这样我才能心无杂念地去完成我的任务!

    “好,听你的,我现在就走!”崔正瑶深情地望着孙凤鸣答应着。

    第二天天还没亮,孙凤鸣亲自把妻子送上驶往上海的火车。

    火车临行时,孙凤鸣再三催促妻子说:“正瑶,在上海你可千万别停留,越快越好地去香港吧!”

    ……

    11月1日是个非常特别的日子,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召开。

    孙凤鸣总算盼到了这一天。

    清早起来以后,孙凤鸣换上了催正瑶给自己买的,那件最喜欢的灰色西装,他在镜子前面又郑重地系上一条催正瑶为他买的红色领带。

    接下来,孙凤鸣便开始认真检查起今天出席民党中央六中全会的记者采访证。

    在民党中宣部特批的记者采访证件上,除了盖着一枚钢印,还盖着中宣部的腥红大印章,这个证件来之不易啊!

    孙凤鸣又认真检查起另一件必备物品,就是记者用的一台照像机。

    把照相机的皮盒子打开之后,里面并没有像机,而是装着一支银色的进口左轮手枪。

    这把左轮手枪,是华英豪特意从香港带过来的,可以装六发子弹,这枪枪体短小,但在三十米之内,是足可以致人于死地的。

    检查完一应物品,孙凤鸣心情平静如水,临出门时,又特意擦了擦脚上的皮鞋,带着赴死的决心,来到民党中央党部大礼堂。

    在大礼堂的入口,孙凤鸣很快就发现,今天会场的气氛潇杀紧张,礼堂内外增加了几十名荷枪实弹的宪兵,同时还有复兴社和调查科的便衣特工们,不时在礼堂内外来回穿梭着。

    气氛让人压抑和紧张,在五中全会的时候,孙凤鸣暗中携带着的那只装有勃郎宁手枪的相机,曾经坦然地走进这座大礼堂内,当时根本没有宪兵执勤。

    可是,今天孙凤鸣发现民党好象对记者们有所警觉。

    他刚跨进礼堂大门,便有几道岗哨检查着他手里的记者采访证件,孙凤鸣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因为证件并非假造。

    当孙凤鸣进入大礼堂的最后一关时,他的心里怦怦狂跳了许久,因为守在那里的几个戴礼帽的便衣特务,当场把他手里那只装有手枪的照像机盒子给收了过去。

    特务们的态度冷峻无情。

    “先生,我是记者,没有像机怎么行呀?!”孙凤鸣想和便衣特务们交涉,可是无人理睬他的抗议。

    孙凤鸣左右看了看,这才发现,特务们搜走的并不止他一人的像机,而是所有进入礼堂的记者们,都要把相机交出来。

    孙凤鸣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下来。

    孙凤鸣来到记者席上,心里异常焦急。

    怎么办?

    没有枪如何刺杀?

    这时,蒋介石和民党大员们,相继登上主席台了,汪精卫开始致开幕词。

    此时,记者席上的孙凤鸣仍然魂不守舍,他一直在想着,如何才能把装着手枪的照相机盒子拿回来。

    正在孙凤鸣焦急时,开幕式便草草结束了。

    孙凤鸣发现,开幕式结束以后,那些民党中委和候补中委们,都开始离开席位,向大礼堂外面走去。

    这时,便衣特务们,开始让记者们过去领取照相机,孙凤鸣顺利地领取了自己的照像机盒子,随着其他记者们出了礼堂的大门。

    他出来一看,发现在晴和暮秋的阳光下,大礼堂门前已经摆好了五排座席,每个座位上都张贴着名单。

    民党中委们都依次来到属于他们的位置上坐下,摆出接受摄影师拍照的架式。

    孙凤鸣极力在人群中寻找着蒋介石的身影,可是他失望了,蒋介石没有出现,中间那个写着蒋主席的位置上,空空如也。

    蒋介石为什么不来参加照像呢?刚才还端坐在主席台上的蒋介石,此时为何忽然不见了踪影?

    孙凤鸣心里顿时感到深深的失望。

    为了进入这个戒备森严的地方,晨光通讯社的几位兄弟花了多少心血呀,还有远在香港的九哥,他日夜在期盼着刺杀成功,可是蒋介石没有出现。

    如果由于蒋介石的突然不到场,失去今天的刺杀良机,那么,今后又如何面对远在香港的王亚樵,如何面对华英豪和正在翘望着他的晨光通讯社同仁们?

    孙凤鸣又想起了相亲相爱的妻子崔正瑶,她此刻大概已到香港了吧?如果她在报上见不到蒋介石被刺倒在血泊里的新闻,她会怎么想?会怎么看自己?

    如果她发现,自己只是空跑了一趟香港,而丈夫的那些豪言壮语,到头来都是无法兑现的空话时,那么她又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呢?

    突然,照相的现场里响起了一阵不满的牢骚声。

    孙凤鸣朝着那边望过去,发现是一些站在那里,耐着性子等候蒋介石的民党中委们,因为蒋介石的迟迟不来,他们才在那里牢骚着。

    孙凤鸣同那些等待着照相的中委们一样,心里期盼着蒋介石快点出来照相。

    蒋介石始终没有出现。

    但在大家的期盼中,另外一个人走了出来。

    他就是衣冠楚楚的汪精卫!

    看到汪精卫独自一人从大礼堂内走出来,孙凤鸣彻底失望了,因为他清楚,如果蒋介石出来照像的话,那么汪精卫就不会一个人讪讪地出来了。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