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81章 风萧萧兮

正文 第0181章 风萧萧兮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当年荆轲刺秦王时的悲壮情怀,在晨光通讯社华英豪四个人心目中再次浮现。

    民党六中全会召开的前一天,晨光通讯社的窗外,下起了蒙蒙细雨,华英豪四人相对而坐,心潮澎湃!

    “好吧,既然凤鸣老弟如此坚决,我们索性今晚在一起喝个送行酒吧,权当我们晨光社在刺杀老蒋前的最后一次集会吧。”

    沉默了半天,华英豪深邃的目光在其他三人脸上依次望了望,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四人来到晨光通讯社附近,一家靠着江边的小酒馆,点了几样特色小菜,要了两斤绍兴老酒,凝重地为孙凤鸣壮行。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酒菜很快上来,可是桌上无人动箸。

    孙凤鸣望了望大家,起身把每个人面前的小酒碗里斟满酒,首先端起一碗,豪气冲天地说:“兄弟们,我们共同饮了这碗酒,二十年后,我孙凤鸣还是一条好汉!”

    孙凤鸣仰起头,一口气把碗中酒全干了。

    “凤鸣,你还记得荆柯临行时的那首诗吗?”华英豪凝望着小酒馆窗外,细雨朦胧中的长江水,同样仰起头把酒干了。

    窗外的秋雨沙沙地下着,四个人的心情似窗外的秋雨,悲壮中透着丝丝哀伤,秋雨落到屋檐上,为室内添加了一道萧杀的气氛。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嘘气兮成白虹。

    放下酒碗,孙凤鸣望着暮色中滔滔长江水,苍凉悲壮地唱起了《易水歌》,当年荆轲去刺杀秦王时的豪迈悲壮情怀,和不完成任务誓不回还的坚定意志,激励着四人。

    孙凤鸣的心情异常复杂,他知道此去的严重后果是什么,也知道无论对蒋介石行刺是否成功,他都会在民党中央全会上开枪。

    大家很明白,只要孙凤鸣的枪一响,接着而来的必然将面对众枪齐射,他纵然身躯如铁,也将会被乱枪打成筛子。

    同样,枪声一响,华英豪、贺坡光和张玉华三人也不能幸免,他们将要遭到民党军警的无穷追捕或枪杀。

    后果是华英豪早就预见到的!

    在计划行动之前,华英豪已将四人的家眷都作了相应安排,从南京迁往远乡僻村或敌特在事后无法追捕的城市去了。

    华英豪特别对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作了远避灾祸的特殊安排。

    晨光通讯社里仅存的一点经费,华英豪拿出来,大部分都分派给几位即将远行的家眷们作了路费盘缠。

    华英豪对崔正瑶女士的安排是,让她尽快在孙凤鸣行事前夕,乘客轮离开南京,经上海前往香港暂避,到香港以后,由王亚樵的人负责接待。

    当这一切都得到最后安排后,华英豪才决定在江边的小酒馆为孙凤鸣壮行!

    酒后,四人站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任凭冰冷的雨水敲打在脸上,面对着滔滔江水,心里都有说不出来的离情别绪。

    “这家小酒店,就是当年九哥刺杀陈调元的地方。”

    华英豪声音低沉地开口介绍着。

    “那时,九哥的暗杀生涯刚刚起步,谁知陈调元这个投机将军,当时竟然逃过一劫,让张秋白做了替死鬼!没想到事隔七年,我们四人又在此处踏上征程。”

    “这次杀不了蒋光头,临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孙凤鸣仰望着黑暗中的夜空悠悠说道。

    “一定要把老蒋杀了!”华英豪隐隐有点担心。

    华英豪知道他和孙凤鸣等人,很快会面临一场天蹋地陷般的政治大劫,心头感到有座大山,正无情地向他们压了下来,期盼与担心压得他仿佛透不过气来。

    “兄弟们放心吧,我会让你们感到自豪的!”孙凤鸣豪气冲天地说。

    “凤鸣,我们相信你!”华英豪三人上前紧紧地拥抱着孙凤鸣。

    孙凤鸣在与大家作别之前,没有过多的豪言壮语,只是缓缓地说:“兄弟们,前次在庐山和民党五中全会上的刺杀,都是这次行动的预演,死我一个人,算不了什么!”

    华英豪、张玉华、贺坡光三人将孙凤鸣紧紧拥着,大家呜呜的哭了。

    他们三人和孙凤鸣的感情不能用言语表达,只能用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泪水,来流露自己的感情。

    他们四个人,自从与王亚樵结识以来,加入斧头帮后,从此就走上了一条时刻与死神相伴的危险之路。

    特别是华英豪,最近几年与孙凤鸣的相处中,让二人结下了生死与共的至诚感情,他眼里流着泪,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

    贺坡光、张玉华两人也对孙凤鸣即将赴死,从心里充满着无限的痛楚。

    四人站在密密麻麻的细雨中,相对无言,身上的衣服打湿了也浑然不觉。

    大家分别时,华英豪关心地再三叮嘱孙凤鸣说:“正瑶是否已经离开南京去香港了?你一定要劝她快快离开才对,走晚了会遭特务毒手的。”

    ……

    细雨未住,夜已深沉,秋风凛冽,孙凤鸣冒雨回到了家中。

    “正瑶,你怎么还在南京?咱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今天下午,你应该到上海乘坐去香港的轮船吗?”

    当孙凤鸣打开房门,客厅中灯光明亮,妻子崔正瑶穿着当年他们新婚时的旗袍,正端庄地坐在客厅中的椅子上,深情地望着浑身湿透走进们来的孙凤鸣。

    孙凤鸣和崔正瑶是在江苏的一家学校里读书时结识的,他们都是江苏人,但却是出生在两个县城。

    崔正瑶出生在仪征县一家书香门第,天生丽质,温柔可爱。

    在孙凤鸣同崔正瑶结识并成婚的这几年时间里,他发现自己这位有着传统美德的漂亮妻子,在心灵深处,同自己有着非常和谐的共鸣点,那就是彼此对民党和蒋介石的无比痛恨。

    崔正瑶特别对东三省的沦陷痛心疾首,当年她就是和孙凤鸣在一起参加爱国学生纪念“九一八”一周年的集会上结识的。

    那次,孙凤鸣大胆地跳上讲坛,大声疾呼的英武形象,在崔正瑶心灵深处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这成为他们日后彼此挚爱的感情基础。

    孙凤鸣也正因为崔正瑶的正义无私,才在心灵深处深深地痴爱着她。

    “不,我不想走了!”崔正瑶微笑着起身,走进卧室,去给孙凤鸣找干净的衣服。

    当即将赴死的孙凤鸣,见到妻子的微笑,他的心灵深处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拿着干净的衣服出来,崔正瑶微微笑着上前,温柔地说:“凤鸣,我不想走了,我想多陪陪你,多和你说说话,今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说着说着,崔正瑶笑颜如花的脸颊上热泪长流。

    “正瑶,你不必太感伤了,来世,我还会娶你为妻的!”孙凤鸣听了妻子的话,心头泛起阵阵酸楚和悲凉。

    孙凤鸣轻轻拥抱了一下爱妻,麻利地把干净衣服换上,尽量做出泰然自若的神情,乐观地笑了笑,然后牵着崔正瑶的手,相拥着坐到沙发上。

    “凤鸣,我想到外面走走。”崔正瑶靠着孙凤鸣的胸膛,仰望着孙凤鸣那张刚毅坚定的脸膛,温柔地说道。

    孙凤鸣记得,从前他和崔正瑶陷入爱河之时,最喜欢在细雨中漫步,两人打着雨伞,手牵着手,依偎着前行……

    这些场景,仿佛就是在昨天发生的,孙凤鸣强忍着滴血的心,笑了笑说:“正瑶,走,我们今天不打伞,去感受感受外面的风雨吧。”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