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7章 偶遇华兄

正文 第0177章 偶遇华兄

    赵守义虽然当面严厉批评了冯晨,但作为冯晨的老师,他对冯晨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心里很清楚,冯晨的那则声明,肯定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写的。

    冯晨离开后,赵守义拿起冯晨留下来的那两封信件,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心里想,冯晨不去找陈立夫,这就充分说明了,他心里还在想着组织。

    怎么办?帮他还是不帮?

    赵守义陷入两难境地。

    即便帮冯晨找到组织,可是组织上会接受他吗?

    很多同志对冯晨都有误解。

    不帮他?

    那么冯晨会不会真正投向敌人?

    正在赵守义苦思冥想时,女儿赵雪梅回来了。

    “爸,今天没去图书馆?你坐在家里想什么?”

    “冯晨刚才来了。”赵守义说。

    “师哥回来了?他被释放了?”赵雪梅兴奋地问道。

    “嗯,提前释放回来了。”赵守义回答说。

    “这是好事呀,你怎么愁眉苦脸的。”赵雪梅拉了把椅子坐到赵守义身边。

    “是好事啊,可是他让我帮他联系组织上,你说说我该怎么给组织上汇报?”赵守义瞟了眼坐在身边的女儿说。

    “这有什么为难的?你如实给上级汇报嘛,就说师哥他提前被释放回来了。师哥本来就是组织上的人,回来找组织天经地义呀。”

    “雪梅,你还年轻,好多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要知道组织上现在的负责人不是安志达同志,要是安志达同志在就好办了。”

    “爸,是不是因为师哥被捕后发表的那篇声明有问题?”冰雪聪慧的赵雪梅,总算弄清楚了父亲犹豫的原因。

    “那篇声明坏事的很,同志们误解特别大。”赵守义说。

    “可师哥没有出卖同志,没有出卖组织呀!”赵雪梅替冯晨辩解着。

    “虽然没有出卖组织,没有出卖同志,但那篇公开声明足以说明冯晨的立场有问题,最起码是立场不够坚定。”

    “那你也要帮帮他啊,先给组织上汇报,让组织来决定吧。”赵雪梅恳求道。

    ……

    从赵守义那里离开,冯晨漫无边际地在大街上游荡着,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就连自己的恩师也不相信自己了。

    以后的路究竟该怎么走?

    去见陈立夫?

    绝对不能去,见了陈立夫不就等于真正叛党了吗?

    找安志达同志去,只有安志达同志会相信自己,可安志达又在哪儿呢?

    一足失成千古恨,可恶的声明!

    此时,冯晨非常非常后悔,当初自己写下的那则不明不白的生命,难道拥蒋抗日的想法真的错了吗?

    现在中国最主要的事情,难道不是对付日本人吗?

    恍惚中,冯晨一头撞到对面走过来的一位老人身上。

    “你是怎么走路的?你……”

    老人手拄拐杖,满头银发,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老花眼镜,但声音是如此的熟悉。

    冯晨望了眼老人,似曾相识,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忙道歉道:“老爹,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事情,撞得很吗?”

    “冯老弟是我。”老人摘下眼镜,再次开口道。

    “华……”冯晨总算认出了老人是谁。

    对面的老人,竟然是化了妆的华英豪。

    “华兄,你……?”冯晨上下打量着纯粹一副老头打扮的华英豪,迟疑着问道。

    “冯老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走。”

    华英豪从新把眼镜戴上,住着拐杖,在前面带路,两人拐进前面一个弄堂里,七拐八拐地来到一栋小楼跟前,华英豪打开房门,两人进入了房间。

    “华兄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你不开口说话,我还真认不出你来。”房门关上后,冯晨再次打量了一眼华英豪说。

    “唉,冯老弟,一言难尽啊,我们分别这一年多来,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去年11月份,刺杀汪精卫的案子你知道吗?”

    “当时我在反省院,从报纸上看到过这则新闻,报纸上不是说,是我们党的地下组织成员刺杀的吗?”

    “冯老弟,那是老蒋把屎盆子朝着共产党头上扣,案子实际上是我和凤鸣老弟做下的,本来是要刺杀老蒋的,谁知汪精卫当了替死鬼。”

    “啊!我出事前,你同九光兄不是已经到香港了吗?怎么又到南京……”

    冯晨实际上真的不清楚,轰动一时的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汪精卫被刺案,竟然是华英豪和孙凤鸣两人做下的。

    接下来华英豪给冯晨讲述了,在南京刺杀汪精卫的详细经过。

    自从去年戴笠派赵理君到香港绑架了王亚瑛,预谋刺杀王亚樵失败后,王亚樵便召集华英豪、孙凤鸣商量,准备再一次暗杀蒋介石。

    三人在王亚樵太平山的别墅中,商量了许多刺杀办法。

    “我们要吸取上次在庐山刺杀老蒋失败的教训,这次一定要百倍小心,一举成功!”王亚樵把刺杀蒋介石的希望,寄托在华英豪、孙凤鸣身上。

    “九哥,蒋介石现在的情况,和从前大不相同了,他不时更换身边的警卫人员,我们再用老办法刺蒋,恐怕是行不通的。”华英豪说道。

    “九哥,我们用炸弹如何?”孙凤鸣建议说。

    “不行不行。那次我们在上海北火车站上,不是吃过一回亏吗?连宋子文都不吃炸弹,更何况蒋光头呢?”王亚樵急忙摇了摇说。

    “九哥,蒋介石不是有假牙吗?”华英豪望着王亚樵问。

    “对呀,这个好多人都知道,刺杀他跟他真牙假牙有什么关系?”王亚樵没有明白华英豪的意思。

    “九哥,老蒋的假牙,几乎每天都要更换一次的,听说他的假牙,都是宋美龄请人专门在美国为他订制的呢。”

    华英豪提出个一个大胆的计划。

    “九哥,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既然老蒋有假牙,咱们为什么不可以在他的假牙上打打主意,做做文章呢?”

    “你是说,我们预先在一个假牙里,装好定时炸弹或者毒药,对吧?”王亚樵眼睛一亮盯着华英豪问道。

    “对!就是这样,这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老蒋炸死或毒死。”华英豪点了点头说。

    “英豪啊,在假牙里面装烈性炸药或装剧毒,这个办法的确绝妙,可是我认为还是不行啊。”王亚樵摇了摇头说。

    “哦?九哥,我觉得华哥的这个办法非常妙呀,怎么会不行呢?”孙凤鸣问。

    “在假牙中装上毒药或炸药简单,难的是如何能将这假牙,送到蒋的身边呢?你们要知道,他身边有那么多警卫,一付假牙要经多少人的手?”王亚樵否定了这个办法。

    “九哥,我们可不可以想办法收买老蒋身边的人?然后把老蒋的假牙换了。”孙凤鸣提议说。

    “凤鸣啊,我早就想收买老蒋身边的人,可是老蒋现在今非昔比了,他身边用的人,全部都是些死心塌地追随他的人,难以收买呀。”王亚樵摆了摆头。

    “九哥,那我们是不是考虑,从经常给老蒋检查身体的医生、护士身上下手,这些人可以经常接触到老蒋。”华英豪想了一会说。

    “还有一种人有机会接近老蒋。”孙凤鸣说。

    “什么人?”王亚樵问。

    “记者。”孙凤鸣说。

    “记者?”王亚樵望着孙凤鸣,不解地问了句。

    “是的,九哥,我想过了,记者是可以在特殊情况下走近老蒋的唯一正当职业了,因为记者要到老蒋的身边采访,拍照等。”孙凤鸣回答说。

    “对,记者我们还不用花钱收买,我们自己就完全可以充当记者!”华英豪附和着说。

    “对呀!之前我怎么没想到记者这个职业?”王亚樵眼睛一亮,拍了下手站了起来。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