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伪装之王正文 第0175章 提前释放

正文 第0175章 提前释放

    追悼会后,冯晨又见到了方晓曼,方晓曼见到冯晨同样很开心。

    方晓曼如今接替了冯晨,担任干社情报股股长。

    “股长,你……”方晓曼不知道说什么好。

    “晓曼,几个月没见,你还好吗?”冯晨问。

    “还好,只是情报股没有你在,冷清多了,还有就是上海区的苏成德,老是找我们情报股的不是,这个人坏透了!”方晓曼说。

    “晓曼,吴局长走了,以后在社会局里行事低调点。”冯晨关心地提醒着方晓曼。

    “我不打算在干社干下去了,自从局座病了以后,那里面的人都排挤我。”

    方晓曼是吴文雄从武汉带到上海的,在这个一切看背景的世道,没有吴文雄这个靠山了,方晓曼的日子不好过,这很正常。

    “你不在干社干,准备到哪儿?国民政府里面,哪儿都一样啊!”冯晨感叹着说。

    “有次复兴社的王新衡遇到我,他说只要我愿意,可以到他们复兴社去,沈醉那里的后勤上缺个会计。”冯晓曼说。

    “你真过去的话,岂不是把徐恩曾徐长官得罪了?”

    “调查科少了我方晓曼一人,照常运转,再说了,我在徐长官的心目中没有你在他心目中的那种位置,他不会在乎的。”

    “也好,你到复兴社去,最起码王新衡、沈醉看着我的薄面,不会欺负你的。”

    “我真羡慕人家寻真,你看看人家到总部去了,很快便提为电讯科副科长,看来还是要努力多学点技能。”方晓曼说。

    “晓曼,你在股长面前说我什么?”杨寻真看到方晓曼同冯晨聊得挺投机,也赶过来凑热闹来了。

    “杨长官好呀!”方晓曼打趣道。

    “晓曼你真是的,笑话我啊,什么长官呀,我不就是个搞技术的嘛。”杨寻真上前拍打了一下方晓曼说。

    三人站着聊了一阵,这才相互道别离开。

    在上海待了两天,处理完吴文雄的后事,冯晨便乘船,回到武汉的反省院。

    五月份的武汉,天气渐暖。

    在苏明正的斡旋下,加上吴文雄临终前,给蒋介石和陈立夫的信件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五月中旬,冯晨被提前从反省院里释放了。

    接到释放通知后,冯晨来到国民革命军武汉行辕,见到了表哥苏明正。

    “释放通知接到了?”

    “今天接到的。”

    “今后怎么打算?”

    “没考虑。”

    “你年龄也不小了,我觉得你应该到南京去,姑妈、表弟、表妹,还有景淑洁都在那里,我给陈立夫写封信,让他帮你安排个差事,你同景淑洁也应该结婚了。”苏明正建议道。

    “我还是想到上海去。”冯晨说。

    “去上海?吴文雄去世了,你回到上海,以后没人罩着你,能干下去吗?”

    “以前不认识吴文雄,我在上海不是照样生活的很好吗?”

    “唉,表弟啊!我知道你是想回去找你的组织,可是你没想想?上海的共党地下组织全部被破获了,就连红军,也被赶到了陕北那个不毛之地,你怎么还不醒悟啊!”

    “表哥,我过来只是告诉你一声,我明早离开武汉,回上海去。”冯晨岔开了话题,他不想同表哥在这个事情上争执。

    “现在国际、国内局势动荡,日本军国主义扩张野心不减,忘我中华之心不死,你要找个正经差事,为党国效劳。”苏明正说。

    “党国?你现在看看这个党国是什么样子?官员腐败,军阀割据,委员长又不思抗日,一味剿灭红军,这样的党国还有前途可言吗?!”

    “好了,表弟,我不同你争论了,我把信先写好,你带到身上,万一需要时,你就直接去找陈立夫去。”

    带着表哥苏明正给陈立夫写的信,冯晨从国民革命军武汉行辕出来,打算到前花楼街去找方晓勇去。

    在潘武阳牺牲后,康正发现之前的凤祥银楼这个交通站没有暴露,在他离开武汉一段时间候,又通知恢复了这个地下交通站点。

    来到前花楼街的凤祥银楼店内,方晓勇一副掌柜打扮的模样,同伙计小李子一道,正在柜台内招呼着客人。

    看到冯晨进来了,方晓勇故意高声同冯晨打着招呼:“冯先生,你的货回来了,我们到后边验货去。”

    说完,方晓勇带着冯晨,来到店铺后面的房间里。

    “冯晨同志,你今天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了?”方晓勇给冯晨倒了茶水放到桌上问道。

    “晓勇,我被提前释放了。”冯晨说。

    “释放了?好事啊!”

    “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明天准备回上海去,尽快回去找党组织去。”

    “现在上海的地下工作由康正同志负责,只怕你回去后……”方晓勇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的事情当面也给康正同志解释了,再说了,我又没被开出党籍!”冯晨说。

    “要是志达同志在就好了,也不知道志达同志现在在哪儿?”方晓勇说。

    “我这次送吴文雄的灵柩去上海,遇到了杨寻真同志,杨寻真同志告诉我,我被捕后不久,安志达同志曾经到过上海一趟,见了杨寻真同志。”

    “噢?你这次到上海,见到晓曼没?她现在怎么样?”方晓勇问。

    “见到了,我被捕后,晓曼现在接我的手,是干社情报股股长,不过,她好像不想再在那里干了。”冯晨回答说。

    “她一个姑娘家,离开那个特务窝也好!”方晓勇说。

    “可是,她告诉我,她准备到复兴社去。”

    “什么?复兴社?戴笠那里?”方晓勇从坐着的椅子上,一蹦站了起来,望着冯晨,情绪激动地问道。

    “复兴社后勤处缺个会计,王新衡、沈醉想让晓曼去他们那里担任会计。”

    “还是个特务窝!她怎么就不知道加入我们的组织呢?”方晓勇一直在为自己的这个妹妹担心着。

    “晓勇,你不要想多了,人各有命,即便你们是亲兄妹,她要自己没有那个意愿,我们也不能把她强拉进组织,你说是吗?”

    “唉!我就是担心她啊!”方晓勇叹了口气。

    “晓勇,见到张智勇同志后,请你代我向他问好,我这次回上海后,不知道我们今后还能不能再见面。”

    “哦,忘了告诉你,张智勇同志已经被组织上派到上海工作去了,也许你回上海后,你们很快会见面的。”

    “智勇同志到上海了?”冯晨问。

    “是的,上海那边的党组织需要恢复重建,需要人。”方晓勇回答说。

    “康正同志把智勇同志带过去的?”冯晨问。

    “不是的,是张智勇同志自己要求的,开始康正同志没有答应,后来智勇同志说,他在武汉身份敏感,不便于工作,康正同志这才答应他去上海。”

    “上海比武汉更复杂啊!”冯晨说。

    “冯晨同志,你明天是坐火车还是乘轮船?”方晓勇问。

    “我买的是轮船票。”

    “那好,明天早上我到码头去送你。”

    “晓勇,不必了,明天反省院的黄金宝会送我,再说了,复兴社湖北站的毛人凤,一直在监视着我的动向,今天来这里,我就绕了几圈子,发现没人跟踪后才同你联系的。”

    “那好,祝你一路顺风,尽早回到组织的怀抱!”方晓勇握着冯晨的手说。

    从前花楼街的凤祥银楼回到反省院,已近中午,冯晨直接来到了黄金宝的办公室里。

    “冯老弟,我正在到处找你呢,中午在大中华酒店订了一桌酒席,给你践行,我们现在就过去吃饭去。”

    看到冯晨进来了,黄金宝丢下手中的文件迎上前来,拉着冯晨就朝外面走去……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无敌修仙升级系统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极品圣帝飞剑问道神级唐僧闹西游矜荣